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目前日期文章:200503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Le ciel obscur, la solitude qui nous donnent la peine.
灰暗的天色和孤寂讓我們感到傷痛,
Le coeur qui brise a cause qu'il n'y avait qu'une seule.
心碎,因我的孤單一人
L'amour est parti, il y a longtemps que j'etais une, c'est trop long.
愛遠離了,我已經孤單了好久,太久了..
C'etait incroyable que je peux vivre comme ca.
我可以這麼活著,是多麼難以置信…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她走過那個人為她創建的房間,走過掛著維幕的走廊,走過豪華的大廳,走過人們來去穿梭的中廊,走過高貴的王座,走過清涼溪水的小橋,走過景緻美麗的涼亭,走過先王的墓穴,走過故事中的石中劍,走過暸望塔,走過那在隱密樹蔭下的秘密實驗室。

  充耳不聞賢者蟲爺爺和浪人大哥所說的『他不會再回來了。』這句話,努力的走過所有地方尋找著。

  不斷不斷的尋找,從努力到放棄。

 

  最後,她只能在這裡,等待下去。

 

  等待了百年,卻依舊不知道等待時那種有什麼要從雙眼中衝出來的感覺是什麼。

 

  -----喀卡喀卡…

 

  她感到視線慢慢的清晰了起來,眼前是熟悉的暗藍色天花板。

 

  「誰若自以為虔誠,卻不箝制自己的唇舌,反而欺騙自己的心,這人的虔誠便是虛假的。各類的走獸、飛禽、爬蟲、水族,都可以馴服,且已被人類馴服了; 至於舌頭,卻沒有人能夠馴服,且是個不止息的惡物,滿含致死的毒汁。」男人的聲音,慢慢的、帶著智慧與冷靜這樣傳來。

 

  「媽啦,看在神的份上、閉嘴!」另一個人似乎發出了抱頭的哀鳴。

 

  「神職者說這什麼話啊…」約書亞。

  「你的神聽到會哭的…」康葉。

  「他已經哭到不想哭啦。」抱頭人回答。

 

  無庸置疑的,那四個人還沒走。

 

 

  

  可是她是怎麼醒過來的呢?

 

  『愛麗絲,妳還好嗎?』

  她這才察覺到,自己身旁的賢者蟲爺爺以及用膝枕著自己的浪人,正用關心的眼神看著她。

  「我沒事…」她眨眨雙眼起身。「可是這是怎麼回事…?」

 

  目前這種情況,她可以說是從來沒看過。

  人類們坐在較遠的一旁閒聊著,魔物們則彷彿完全沒看到他們一般,關心著自己。

 

  「那個啊。」浪人搔著沒有毛髮的頭皮,空洞的眼露出了”其實我也覺得莫名其妙”的眼神。

  「剛剛我們看見他們幾個人蹲在妳身邊,以為他們要攻擊妳。」賢者蟲咳了幾聲。「所以我們也發動了攻擊。」

  「可是那個騎士只是接住了我的刀,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反擊。」浪人瞄了一眼手上的刀。「接著,那個祭司在我們身上施予了加速術。」

  「我們只聽到騎士大叫著:曼德你這傢伙想殺了我嗎?什麼的,然後祭司燦爛的笑了一下,同時治療我們的傷口。」賢者蟲爺爺摸摸鬍子,用著不明所以的表情。「我這輩子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因為覺得奇怪,所以我們停止了攻擊。」    浪人繼續說。「騎士也退了下去,接著那個賢者突然走上前來,用我們的語言跟我們說話。」

  「你是指…」愛麗絲不可思議的睜大眼。「魔物的語言?」

  

  魔物的語言和人類的並不同,類似於心靈傳達一般、但是其中的邏輯和文法完全不同,加上魔物與人類並不會主動溝通交流,知悉魔物語言的人類在百年中可說是沒有,而愛麗絲自己會知曉這種語言,是因為當初那個人曾經研究過,並且將這種語言灌入系統裡面

  

  「沒錯,他表達他們並沒有敵意,只是來這裡考察、問我們怎麼讓妳恢復,所以我們提出了不想受到攻擊就到那邊待著,直到我們離開為止的條件。」浪人眼光銳利的看向對方。「當然只要他們一有可疑的動作,我們就會繼續攻擊。」

  

  「請問我們可以過去看看嗎?」較遠的一處,闔上手中聖經停止傳教的賢者,用魔物的語言誠懇的一問。「沒有敵意,只是想關心一下…」

  「愛麗絲,妳說呢?」賢者蟲推推眼鏡。「他們真的沒有攻擊妳嗎?妳要讓他們過來嗎?」

  「他們沒有…」愛麗絲搖了搖頭。「可是,也請不要過來…」

 

  看到那位賢者的眼睛,會讓自己的系統變的好奇怪、好奇怪…愛麗絲直覺性的按住雙耳像是想阻隔什麼。

 

  在等到那個人之前,她希望自己能多運作一段時間。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一面就好,至少,讓她能笑著對他說:『你回來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還有,『我終於等到你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喀答。

 

  找不到的,那個人來不來呢?

 

 

  「愛麗絲!?」

  「怎麼會…!?不是才剛上完發條嗎!?」

  「可以讓我來嗎?」

 

 

「我很快就會回來。」

 

 

  印象中,那個人總是笑著吹著口哨,走過所有的地方?

 

***

 

 

我有一種無法收拾卻又可以立刻解決的感覺(汗)

賢者的名字依舊定不出來OTZ

因為最近接了某麻煩的東西,所以比較寫不出文

還請有在等的各位在等一等(毆死)

不過接著好像又有麻煩事要來了(遠)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七章
旋香

闕推門而出,揉揉仍帶著睏意的眼,打著呵欠,悠悠的走向浴室。

他想先洗個臉、刷個牙,再來好好計畫一下今天這難得的休假要怎麼過。
然後,他嚇到了。

被那個傢伙-----這個房子的主人嚇了一大跳。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扼光

方才下過雨,地面上仍然有點潮濕。
因被浸濕而顯灰白的牆透著斑駁、古老的味道。
不論過了幾年,這種景象永遠都不會消失。

水珠不斷自屋簷低落,或疏或密,積水成灘。
這只是潮濕的味道,參雜了陳年水泥、柏油、燒毀的電線、閃動的電光、空氣中各種化學作用和泥沙垃圾……各種雜質。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殘香

無法成眠。
他以指爬梳過睡亂的髮,似乎聞到了水的味道。
不論是指間、額上、一旁的皮箱或是吹起窗簾的風。
都殘留著水的味道。
彷彿被滲入。
清淡且濃烈。

***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沁水


總算覺得好過多了。
安靜,對,他還是比較喜歡一個人。
雖然那樣會有點孤單。
但,安靜,一個人,對他而言是最好的。
冰冷的感覺從靠在門上的背傳來,讓他發痛的頭舒服了一點。
他開始陷入沈眠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姊弟+(含標點101字)

「姊姊帶你出去玩喔~」十歲時的時候,她對弟弟這麼說。

「我帶你去玩。」二十歲時,她還是這麼說。

「來,我們去玩吧。」五十歲時,她依舊對著弟弟這麼說。

「咿…好…好……棒…喔…」而智力不足的弟弟,依舊只會流著口水這麼回答。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凝音

水的聲音,從耳旁傳來。
清脆,純淨。是自小以來印象中水該有的聲音。
滴答,滴答……
吵到他再也無法繼續睡下去。
他輕輕的睜開眼,溫暖的陽光自落地窗外灑進室內,白色的窗簾因沒有闔上的窗外吹來的風而微微的飄揚,虛渺的,像一縷幽魂正對他敞開懷抱。
白日的幽魂?嘲笑的,他覺得有此想法的自己很愚蠢。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旋舞

男人匆忙的穿過暗巷。急亂的腳步迴盪著,那是被追殺者獨有的腳步聲。
以紅色噴漆描繪出的斗大字體在牆上警示著,知道再也沒有脫逃希望及力氣的男人無力的跌坐在地。一抹出現在巷口的黑影攫取了他的視線,正如以往的從容、緩緩的走近他。
「為什麼要殺我?」男人攀著牆的細縫,艱難的起身。
「有錢賺、我想。」他撥開前額垂下的髮,簡潔答道。
「你恨我嗎?我待你不好嗎?缺錢的話,我給你……」他不能接受,這些不構成理由。
「我不恨你、你待我很好、我不缺錢,爹地。」他一一回答,打算讓男人毫無疑問的死去。
「給我個真正的理由!」他看著五年前突然失蹤而今又出現的兒子。不明白他的一切是為什麼。
「嗯…沒有理由。」他一直都是這樣,是他父親不知道罷了。只是想而已,就像突然懷念起什麼而想再看一眼那樣只是個念頭、而且他忘記了原本有的的理由,所以就成了沒有理由,目前如此,也許他等下會想起、也許不會,誰知道呢?他一向健忘。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第一章

襲魅

 

暗灰的夜空佈滿了血腥濃重的化不開

帶點黏稠,溼熱的感覺令人渾身不適

他捻熄了手中的煙,這個城市已經充滿過多味道沒必要再增加任何一點-----更何況他方才才幫它加上了一點點血的味道

墨黑的風衣下擺被風吹出的麝香清幽和漸漸隱去的裊煙摻和著染上了他的髮

 

令人上癮及清醒的味道

 

他定睛的看著眼前已成屍體的目標沒有反應冷冷的,左胸上的彈孔仍流著他討厭的那種液體-----血……

結束了,他明白

視線,順著風射向他的身後

還有一抹淡淡的,若有似無的……清洌的味道

因職業所備的反射動作便是轉身

 

巷口站著一個少年

 

美麗的黑髮

說也奇怪,每次他工作之後,屍體總得擺上一兩天才會被人發現今天倒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被人撞見

有點驚訝,他一直都挑很隱祕的地方動手,像這種昏暗令人根本看不清眼前景物的地方,連狗都不會來為什麼少年會在這出現?

發覺到他疑惑的視線,少年轉身跑去

他依舊定立不動,他不興殺人滅口這套,雖然不夠專業只要不留下任何線索就可以替自己省不少麻煩何樂而不為?

 

看著少年的背影,手中的槍滑了一下

 

他沒有帶上防滑的手套,所以沒有紋路的手有些握不緊槍-----成為殺手的那一天,他熔去了自己的指紋

 

痛是很痛,不過他忘了那是怎樣的痛?

所以不再是痛

他不是沒有失手過他失手過一次,殺他師父的那一槍

只射中肺而不是心,那對他而言是很大的失敗

聳聳肩,今天的工作已經告一段落了沒必要在逗留於此

 

有一抹香襲來,從少年離去的方向

 

他決定回家給自己一個好眠

藍黑色的車身滑進了夜,也帶他回到了那不會有人為他掌燈的家

今夜過大的風撩起的沙令他再累再不情願也得去沖個澡,方轉開水龍頭他便想起了剛才的少年

因為味道,那清清洌洌的味道便是現下流過他胸膛上的,水的味道

 

少年的臉慘白的像沒有血色

 

水的味道還縈繞在他的身際

那是水的獨特香氣,很淡很淡,卻很好聞

 

聞過一次便不可能忘記

 

不知為何,他想起了無知便是一種幸福這句話

 

 

***

 

 

這是第幾次了?

自那天以後,一樣的速度和距離

每每他工作結束時便會有三秒的時間,水香滯留在他身後

 

然後和視線一起消失

腳步極輕極快的消失在將人吞噬的黑夜裡

 

又是那個看起來不像人類的少年

 

推斷已經有六次了,他『參他殺人的次數

其實他並不是很在乎被人看見他殺人,也不在乎少年看了第七次

不在乎

 

不在乎?那他的手此刻為何會按著他的肩?

他追上了少年

你是殺手?緩緩轉過身的少年帶給他習慣黑夜的雙眼很大的視覺衝擊

黑褐色的瞳沒有一絲不安,反而在深處閃著一絲光芒漆黑的髮上有幾滴水珠自髮稍滴落,整個人就像剛從水裡撈出來般的由被水侵透而顯的透明的白衣看的出他的身軀非常的纖瘦,彷彿一掐即碎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少年的白衣格外亮眼

少年定睛的看著他

 

他的鼻腔裡充滿水的味道

 

少年均勻的呼吸聲此起彼落,顯示他是活著的

沒錯,你又是誰?幾番猶豫,放棄想立刻甩身走人的念頭,他鬆開在他肩上的手發問

 

我只是個迷路的人。」笑,很迷人也令人有種被拋入無底洞般無助的感覺

沒有人知道,他走了好久好久……卻怎麼也回不去

 

你一直跟著我的目的?他脫去防滑的手套,用光滑的掌碰觸他的臉

我想僱用你幫我殺一個人。」少年以手覆上他的手,感覺暖意沁入了皮膚

誰?他微笑感覺相同的涼意自手心及手背傳來,陪著水般凝柔的感覺

這個人。」他自懷中拿出一個牛皮紙袋,抽出一張略為泛黃,卻保存完整的家庭合照和紙條

 

一臉愉悅抱著母親的小男孩,以及被以紅筆劃上圈一樣笑著的慈祥父親

 

紙條上則寫著一切該有的資料,清清楚楚

他?有趣,這個人?

做不到嗎?」少年觀察對方的表情,看來有些遲疑及複雜

 

不,我接了。」他想殺這個人很久了

 

太好了。」少年移開了手,向後退了一步
「談談
酬勞吧?他將手套戴回,也向後退了一步

五千萬。」少年爽快的伸出五指

他不值五千萬五百萬。」那人連一毛也不值,五百萬只是先前的觀賞費和手續費

成交。」少年像是變魔術般從黑暗中拖出一只箱子丟給他。「訂金,事成之後我會一次付清。」

他打開箱子,兩百萬現金

「解決後我聯絡你或是……他抬頭,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少年不知何時已離去,只剩下水的香味和手中的重量證明一切不是夢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9年12月-----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痛+
(含標點共115字)

於此,曝屍荒野第50天。

禿鷹相互撕裂我的皮膚,拋吞我的眼珠。
分崩肌肉,離析筋骨、啃食心肺,扯噬腸胃。
大口啄吮腦漿,飲我頸裡的鮮血入喉。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P3.02

+迷彩+

  迷彩今年20歲,身高一百五、體重保密,台灣人、殺手界中最嬌小的女性,喜歡迷彩和動物,對煙味過敏,習慣使用的武器:刀,近身戰及遠距狙擊。冬天不接單。副業:產量極少的插畫家;本行:殺手。雇用價碼中等、不接達官顯要,失手紀錄零。
  

  下午四點。
  「咻碰。」服貼在陽台上一邊曬太陽,一邊拿起了裝有滅音器的槍,她像是兒戲一樣的配音。
  音尾一落,子彈快速的闖開目標的頭皮、鑽開頭蓋骨、在腦裡轉圈圈,夾著腦漿和血液,自後頸噴出。
  「怎麼就是會歪掉呢?」她嘟嘴。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含標點116字)

「我討厭雨天,好煩。」妳踩著地上的水漬踢起水滴,不停抱怨。
「嗯,喔。」我專注於自己的焦點,無心應答。
「你到底在看什麼這麼專心?」順著我的視線,妳低頭。

裙底風光一覽無遺。

「色狼!!」

「我真是愛死雨天了…」摸著臉上麻燙的掌印,我嘴角上揚。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