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HUGO

 

 

  「我突然,睡不著了。」

  一手撐在下顎,亞克有點煩惱的這麼說。

 

  「……」聽著驚人發言的眾人,還沒從方才見到他進門卻發現現在該是他補眠最高峰的疑惑中自拔,接著又受到了這波轟炸。

 

  「酒保,請給我一杯酒。」吞下手邊艾維送來的蛋糕之後,泰瑞不失冷靜的向酒保這麼說。

 

  「請用。」不知何時習得快速倒酒技能LV10的酒保刷刷刷的,一眨眼間已經把一大杯啤酒放在他面前。

 

  泰瑞一把抓起酒杯,豪快的張大口一口氣喝光、接著頭往旁邊一偏,豪快的把口中酒一次吐出。「-----我呸,見鬼了!還是很難喝啊!」

  「那就奇怪了。」酒保雙手環胸而抱,一臉不可思議。

 

  「兩位別用這麼偏激的方式來以為自己在作夢好嗎。」揉著額際,亞克皺著眉一臉睡眠不足,眼下的黑眼圈顯得殺氣重重。

 

  「哪,開玩笑的?」艾維看來不為所動,但叉子上的奶油已經掉落回盤子裡。

  「我是會開玩笑的人嗎?」自知之明自知之明,他這個人超級有自知之明。

  「嗯,不是。」不愧是大場面(?)見識夠多的狠角色,判斷果決又明確。

 

 

 







嗯,就降ˇ(毆)
其實只是不知道要放在哪裡怎麼繼續但是想寫的片段這樣XD
完蛋了真的玩太瘋忘記怎麼打文畫圖OTZ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隻羊

 

你問我最近過的好不好,我回答然後點頭又傻笑

我過的真的很好,好到不知道為該煩惱的而煩惱

其實我真的很好,只不過偶爾會無故想哭想尖叫

其實我真的很好,但是我有個蓋子怎麼也找不到

雖然我真的很好,很抱歉你的理所當然卻做不到

找不到,做不到,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還在笑

有人看到我的蓋子嗎?我掉了一個蓋子

蓋子不見了,眼淚關不住不停的往下掉

蓋子不見了,我找不到以前的快樂微笑

我必須笑,不停的不停的笑免得你為我而擔擾

天氣好熱好熱讓人好煩燥,所說的話自己都莫名奇妙

我很好,我很好

只是什麼也做不到

只是什麼也不想要

只是想要的得不到

 

 

 

 

 

隨便你要撻伐或是嘲笑,反正我只是希望自己死掉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嗯,好久沒寫100字了b(怎麼每次的開頭都是這個?)
其實也不是忙,而是一直錯過寫的機會XD|||
前陣子寫多100字,變的很不會長篇,
這次寫慣了長篇,幸好沒變的不會縮字(笑)
那麼這次也請多指教ˇ



+卡片+(含標點111字)

「真是麻煩,為什麼滿年都要寫一次賀年卡?」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邊說著我愛你,一邊殺死你,是我畢生的夢想。」

纖細的指在頸間收緊了力道,她笑道。

 

 

「殺死我這種事,妳一直都在做。」

他閉上雙眼,輕聲說道、像是夢囈。

「可是,妳從來就不曾對我說過愛我。」

 

 

「吶、你在作夢。」

坦白、大膽、而直接,名為殘忍的刻意笑容。

「那麼,你想蠱惑誰呢?」

 

 

 

 

妳。

妳。

妳。

妳。

 

 

 

 

像是眨眼一樣不急不緩的,一世紀也拍不完的紀錄片鏡頭,鏡頭、搖晃、搖晃、不穩。

闔上的乾澀的許久未曾分開的雙唇,欲說欲傾訴的同時,失卻水分而緊緊相黏、太過固執著硬是要分離便會撕裂出傷口,他睜開閉上的眸。

 

 

要繼續下去嗎?」

她朦朧的黑眸在髮絲後那張細緻臉蛋上,飄邈迷濛。

雪白的肩頭上披著血紅的緞帶與黑柔髮絲的交錯、聞來是血與淚的腐敗臭味。

 

 

 

 

「呵妳在乎嗎?」

 

 

「不在乎。」

就是要她將他殺了然後生吃下腹,她也毫不在乎。

 

 

「妳的在乎在別的地方。」

喘息,在他的唇邊溢出,他毫不掩飾,沉重的聲響回蕩在房內。

 

 

「不是完全不在乎。」

她笑的純真,和所做著的污穢行為完全畫不上等號。

「只是比不上對於的在乎。」

她沉靜的眨了眨眼,說出他早已知道的事情。

 

 

「我想過要毀了他。」

他坦言。

 

 

「你不會也做不到。」

她笑著替他接話。

 

 

 

 

「妳不需要我了,讓我離開妳好嗎?」

他鼓起勇氣,提出這輩子唯一的請求。

 

 

「對不起。讓你不被需要。」

 

 

 

 

 

 

 

 

 

 

 

 

 

 

 

 

「嗯,我會想妳。妳可以不必想我。」

 

 

 

 

 

 

他向天空伸手。

 

 

 

 

 

 

 

 

卷伏在他身旁的黑貓被這舉動吵醒咪嗚的喵了一聲,爪抓向他肩。

 

 

 

 

做了個,討厭的夢。

 

 

敞開的窗吹進了風把窗簾吹的老高。

 

 

 

 

「你什麼時候跑進來的

揮手趕去那趁著窗戶大開溜至他身邊的貓。

 

 

 

 

「不過睡了三天而已啊

 

 

月曆上最後一個叉與電子鐘上的數字中間只有三格距離。

 

 

 

 

滴滴、答答,

滴滴、答答。

 

 

 

 

 

 

「等會到HUGO去吃點東西吧

 

 

摸摸飢餓的腹部,亞克這麼自言自語。

 

 

 

 

 

 

 

 

 

 

【E】



其實只是我無聊(笑)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