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籤】


  她一席素白、坐在黑暗的中央。睜眼無光亦無影,所在之處只有無窮盡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但她依然仰首看著上方,脂粉未施的清麗臉龐面白如紙,彷彿呼應她一身猶如喪衣的白紗。
  纖雅的十指交疊,與掌心合繞著一只籤,縱使在這無盡且毫無道理的深淵裡頭,看了千百回的她依舊知道那上頭寫著什麼。

  『十年修得共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

  在姻緣廟求得此籤後,她才提起勇氣、耗盡心力,得以接近救了她一命的恩人,並得以與之締結良緣。

  「然,我花費了五百年。」

  她輕嘆,望著一片沉默的黑暗,深深思念在雲層裡的山林。


  遠處,山中寺廟殘骸廢墟,傾倒的巨佛像前、青衣女子看著歪斜的招牌不屑的發出哧笑,青紗裙下繡鞋中的小腳快速的抬起步子,走過之處瞬間灰飛湮滅。

  昔日終年不停的齊聲佛號彷彿依舊隆隆作響,震耳欲聾,刺耳不已。

  她忘不了她的姐姐曾經說過在報完姐夫這一世的恩之後的打算。
  
  「然後,小青,我們回山裡。」

  那日的陽光於她,是百年來最溫暖的一次。
  許仙啊許仙,你造的孽。

  「等我。」她握緊粉拳。

  「然後,姐姐,我們回山裡。」
  回山裡那有著泥土芳香的紫竹林,讓法海繼續唸他的經,叫怯懦的許仙永鎮雷峰塔底。

 

***
上週一百字忘記寫,乾脆就直接加長寫短文了,中國風真難XD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