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目前分類:砍掉她的頭!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喂?」我接起手機、靖那邊的收訊似乎不太好,應該不是從房間打來的吧。「靖嗎?」
  「阿拿…」沙沙的雜訊聲傳來讓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模糊。「阿拿…」
  「怎麼了?肚子痛的話不是跟妳說去把子宮拿掉或著吃止痛藥嗎?別為了無聊的事找我。」都是這個神經病,害我接了這種無聊的電話。

  「好痛。」
  我只聽到她的聲音像是意識不清的呢喃一樣,電話就斷了。
  
  「真是。」痛昏了嗎?不會生理痛的我根本無法理解那種痛為什麼能促使一個人打這種無聊電話。「沒事打這種沒意義的電話幹什麼,我可沒理由去照顧她啊。」

  「你其實該過去的。」死神打了個喝欠。「不過不用急。」
  「你什麼意思…」

  OH OH!TROUBLE!OH OH!TROUBLE!
  OH OH!TROUBLE!OH OH!TROUBLE!
  屬於麻煩製造機靖的鈴聲又再度響了。

  「靖?妳到底要做什麼啦?」
  「…請問是『阿拿』嗎?」

  「是,你是哪位…?」不認識的聲音。

  「您好,請問您認識林芮靖嗎?」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神秘的接龍故事」


有參與或有看過的人應該都還記得這個故事吧v

給搞不清楚的人的事前準備(提示):

裡頭的人物全都是真人使用假名化身,這這個假名可能是他的暱稱、宿疾(?)、特徵、發生過的事或討厭喜歡的人事物,認識的人看名字一定猜的出來,不認識他們的人就當是在看一場鬧劇吧~個人認為這場鬧劇還挺有趣的…
這裡頭的關係其實真的很複雜,牽扯到裡面人們日常生活的點點,所以很難解釋,不過,看的懂得人就一定懂(踢)。
這篇是接龍故事,所以我會在每一段前著名是誰寫的以及使用該作者的專屬顏色ˇ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打混打混打混...

***


  坦白說,我並不是很想接這通電話。

  靖是我國高中甚至大學都同班但不特別熟的一個女孩子。
  出身於環境不錯的家庭,大大的眼睛、可愛的臉蛋、纖細的身材、黑邃的長髮、活潑大方的個性,以及隨和的笑容,做起事來非常的認真,很有自己的想法。
  靖的專長是跳舞,還有,失戀。
  沒錯,她的第二專長是失戀。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不對,你到底是誰?我拿下耳機,疑惑的看著他。「為什麼跟我長的一樣?」 

  他竟然換了一件很中世紀風格的西裝、帶著黑手套的雙手拿著黑色的手杖,不知道什麼時候染黑長長的頭髮還用黑絲帶打了個蝴蝶結綁成馬尾垂在左肩,悠閒的坐在我回家必經的小巷紅磚牆上

 

  「靠夭,你在說什麼笑話啊?」他轉轉手杖,不知道從哪拿出一片單眼鏡片帶上。「我就是你啊。」

 

  我的朋友裡有幾個有時候也會做這種打扮,不過都是在角色扮演時才會、動作也不會醜陋到我必須用醜陋來形容

  原來我穿西裝會像這樣啊,我一邊想著一邊覺得我穿會比較好看,至少我動作比較優雅

  「你是白痴嗎…」這種老式笑話也敢講,真希望我手上有把槍可以斃了他。

  「不是應該都要這樣回答劇情才能下去嗎?」他似乎也發現奇怪的地方。

  「我幫你叫救護車…」救火是119,警察是110,救護車該打什麼?嗯,還是請警察把他帶走好了…

  「開玩笑的啦─────」

  「不想要我叫警察的話,就乖乖說出你是誰、幹麻一直跟著我?」

  「我喔…」他兩手握住手杖的兩端。

  「我是死神。」然後被拉開的手杖裡,是一把閃著光芒的刀。

  …幹,死神?」我罵著跟他一樣的髒話,真希望麻辣女王裡面,男主角對茱莉亞羅伯茲說的那句『這裡是德州,每個人都有槍』其實是『這裡是台灣,每個人都有槍』。

  「靠,你的表情不相信的粉徹底耶。」自稱死神的人玩弄著抽出來的手杖刀。「你一定在心裡想著:這傢伙在唬濫三小?對吧?」

  「就算你學董月花裝可愛,我還是不相信啦!」我想的明明是『去死啦白痴』…連讀心術都沒有,就少給我沉浸在奇幻的世界裡!「你的鐮刀呢?斗篷呢?死神不都是陰森森的嘎嘎笑、長的跟骷髏還是戒靈催狂魔一樣的嗎?」

  「你老師咧,你以為在拍保險廣告嗎?」他不屑的挖著鼻孔,還把鼻屎黏在牆上。「法律有規定死神一定要穿那樣喔?哪一條法律你告訴我啊?死神是一種高尚而且自由的工作,也有衣服選擇權跟品味的好嗎?」

  …」我竟然被他鄙視了,心裡小小的受傷。「要說你是死神、我還說我上帝咧,拿出證據來啊!現在殺個人給我看看啊!」

 

  啪─────!!

 

  他竟然從牆上跳下來用動作片般的飛踢踢了我的臉

  「什麼叫做殺個人給你看看啊?」這是他今天第一次這麼生氣的表情。「人這種東西,不到年限是不能亂殺的,何況你殺啊殺的說的很爽啊!?請你給點職業尊重,這叫做超渡不叫做殺!」

  「你竟然踢我吃飯用的臉!!」超渡是人死了之後才叫做超渡吧!何況那不是佛家用的詞才對嗎?這樣亂用名詞你還敢自稱專業啊!?

  「隨便你說啦。」他把刀塞回手杖裡,然後掛在手肘上轉啊轉的,幼稚。「專業是表現出來的,不是說出來的。」

  「你還真敢講」歪打正著、一定是歪打正著,他大概只是很會猜別人在想什麼的神經病吧..

  「不是歪打正著喔,要得知你想法什麼的很簡單,只是想不想的問題而已。」

  「……」這傢伙是有特異功能的瘋子?

  「你怎麼這麼不相信別人啊?」他拿手杖敲我的頭。「你不是這麼現實的孩子才對吧?」

  「不是不信,是沒有證據。」我揉著發疼的頭,那上面腫了個包。「雖然我還挺喜歡那種幻想出來的世界,不過沒有證據就什麼也別想叫我相信。」

  「不是吧兄台,」他冷冷一笑。「每個生命都有天訂的日子,你真要我為了一個證明而殺害一個生命?想害我被記過啊。」

  「當我理虧,我姑且當作相信你行了吧?」我這個人最不喜歡否定別人的堅持了,何況順著他的意也沒有什麼不好,只要他不要再打我的頭。「你出現在我的面前,是代表我快要死了嗎?」

  「不是,你的命硬的很。」

  「那是為什麼

  「啊。」死神(自稱)突然皺起了眉頭輕呼一聲。

  「?」

  「你最好趕快接。」死神一臉嚴肅。

  「什麼東西?」我不解。

 

  OH OHTROUBLEOH OHTROUBLE

  OH OHTROUBLEOH OHTROUBLE

  我精挑細選用來拯救自己的,靖的專屬來電鈴聲。

  「快接。」他簡短的命令。

  不知道為什麼我乖乖的照做了。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放,所以賠罪放兩章ˇ


第十一章
轉舞

山,空虛莫名,草木皆眠之時風卻怒吼依舊,不減反增。
闕首先邁出車外,隨即又飛快的回到車上關上門。
不用問也知道,是冷吧?他整整風衣的領口,為自己出門前的先見之明慶幸。
「外面好冷喔。」闕搓著雙臂,解釋他的行為。
廢話,看也知道。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都忘了要繼續貼這沒人看的玩意了b



第十章
蝕音

他用手指捻了捻額前垂下的一段髮,感覺似乎有點長。
也許該考慮剪了。
彈了彈手上的菸,他吸了一口氣。
說真的,他並不喜歡抽煙,也沒有煙癮。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____Dr.Snow緩緩的前進,走向走廊盡頭依舊有著燈光的不安分病房。
他已經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這家醫院的營業了,他一直覺得時間根本就沒在流逝,牆上的日曆被撕去的頻率斷斷續續的,一次一張,一次五張,或著一次一個月。他身上的白袍穿了好幾年卻像新的一般乾淨挺直,地板乾淨的可以映出他倒影,他蹙眉的表情。他很煩惱,因為好像很多事都沒有變,時間是不是停頓了?他覺得他最後一次得到優良醫師獎狀是四年前的事了吧,四年,算是有段時間了,要想起誰入剛院也覺得有一段時間了,但奇怪的是,自從他開業開始,幾乎每個住院的病人到現在都未離開過…不是他們賴著不走,而是他們的病情從來沒有好過!
他當然很盡責的醫治他們,但為什麼目前痊癒出院的都是來門診的病人,卻從來沒有住院的病人呢?是否這跟他們染的怪病有所關聯?還是他太輕易的判斷讓他們入院自作孽?想到這裡,年輕的臉上顯出一種蒼老的嘆息。
____或著,這些傢伙根本是故意的嗎?
____他的腳步很輕很輕...剩下只有衣物摩擦的聲音,他無法阻止這可能洩漏他蹤跡的聲音,但他知道這聲音不會引起在裡頭人們的注意,他們是如此的驕傲自大,壓根不可能察覺到外頭的動靜。
____逃生門的綠燈閃爍著閃爍著已經半殘廢了好久,那個小人就是未曾走進過那一扇寫著「EXIT」的門逃出去過,步過那裡的同時他的白袍也多少染上一點慘澹的顏色。
____快了,他想。距離越來越近,那刻意壓抑但是還是很大聲的吵鬧聲不斷的自門縫溢出,他舔了舔嘴唇,打算來個出奇不意───那些傢伙就是學不乖,不這樣給他們衝擊是沒有效的。
____終於,他到了邪惡的大本營,301病房。
____誇張的戲虐聲似乎變本加厲,他握上金屬門把轉開,朝門內大吼───......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餐廳的落地窗總是無法乾淨。
  
  不但有手賤的情侶在上面畫愛心跟情侶傘、滿頭髮蠟的礦男怨女把頭靠在上面裝憂鬱、怕地震天垮的軟骨杞人們離不開玻璃如媽媽子宮般安心的感觸,半靠在上面,最討厭的就是3~14歲這年紀的死小孩,動不動就拿食物在上面亂畫、之前某教壞小孩的廣告甚至還給我在上面用口紅麥克筆亂寫。

  夏天,火熱的季節。周杰倫的舊歌『斷了的弦』因為跳針了所以不斷的重複著斷了斷了的,但這個再加上冷氣也澆熄不了店裡面成雙成隊的男女、男男、女女們十指交扣的熱情。
  我想到阿毛之前說的,想把情侶全踹到水晶宮去滾這件事,一邊思考要不要跟他合夥,一邊哀怨的擦著玻璃。

  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我用力再噴了一下穩潔。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九章
疑香

無風無雨更無星,何說雲?
壓制在今晚解禁,月不吝的綻放光芒。
殘葉漫榭一地無法拾起。
暗巷中的兩人沒有交談,只有一方遞過東西的動作,然後,分開。
之間不到五秒。
結束。

***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一年,那一天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

 

 

有人說,世界上有三個跟你長的一模一樣的人

 

而當其中的兩個人見了面,就有一方會遭受不幸,或著死亡

電影,小說,漫畫,電視節目不斷不斷重複著這樣的題材,甚至我寫下這篇雜記時,也是這樣的東西

其實我疑惑的是,那雙胞胎的話,不就有六個一樣長相的人嗎?那這其中如果又有雙胞胎,不就是個無止盡的迴圈?而且,雙胞胎這樣的話算不算兩個人碰面?所以說有些傳統裡雙胞胎不吉利就是這個典故嗎?雙胞胎的另一半算是在三個裡面、或外面?想到這些,我就不由得發自心裡的想吐槽,很多朋友總說我一定有某程度的妄想症跟反骨,可是不管怎麼說我覺得該是這樣的事情就該是這樣,不知道這算不算詭異的小市民正義呢……啊,不好意思扯題了。

我從來不認為上述常常提到的,長相一樣際遇卻大不同這件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人的際遇機運跟命運基本上就受到很多影響,即使長的一樣環境也不同,環境相同也不會一樣,總之我就是這樣固執的謬論派。

 

  然後那天,我看見了,跟我一模一樣的人

  說實在的,一開始我根本沒有發現,畢竟我認人的能力比狗還差

  我不過是走在打工的途上,聽著MP3,一邊跟著哼,然後─────

  我聽到這一輩子所聽過最理所當然最慢條斯理的髒話

 

 

***

 

 

  「幹。」

 

  那一聲國罵落字清晰、語調分明、字正腔圓,彷彿那是個紳士正優雅的拉開女士的座椅說:請。

 

  我的音量開的很大,因為經過我身邊的人都會看我一眼,我知道。可是那一個字卻像是在我耳膜上自體鼓動般的接近。

  我抬頭,因為聲音是從右上方傳來的

 

  罵髒話的人,穿著亞曼尼的春季西裝挑染的髮左分脖子上綁了一條看起來很貴的絲巾,長相斯文帶點憂鬱的氣息,姑且算是可以跟我比,坐在一張好像是傳說中的天鵝絨布面的豪華躺椅上

 

  喔不,正確來說,他是側躺在那豪華的我快掉下巴的躺椅上,墊著看來很高級的抱枕才對

  而且那個躺椅在薄薄的商店街招牌上,看起來卻很穩固

 

  「這是哪家店的宣傳手法…」我張大了嘴,真希望他快把傳單灑下來給我讓我知道到底是哪家店、什麼店這麼失心瘋。

  「哈囉你好嗎~」服裝品味好到像牛郎也像同性戀(在這裡向全天下的同志們道歉,這絕對不是歧視,只是單純覺得同性戀品味好的比較多)的那個人發現我在看他,突然開口唱起了某個卡通的中文片頭,神似度讓我不禁猜想他是不是那個配音員。

 

  …」我露出鄙視的眼神,別想我會接衷心感謝

 

  「你看的見我?」他一手撐著頭,慢慢的用氣音說。「本來不想讓你注意到的啊…」

  「我還抓的住你咧…」現在不是晚上不是七月半,我們也不是沒戴安全帽被抓到的情侶,說這什麼鬼話,何況那麼顯眼的在那種地方誰會不注意他。

  「幹,你長的好帥喔。」他說。

  「謝謝喔…」帥就帥,幹什麼幹啊…我回答,然後就繼續上路。

 

  看了看手錶,穿過商店街招牌,我只想著打工快遲到了

 

  「期待,再相逢~」他還是繼續唱著他的哈囉你好嗎。

 

  為什麼不追問他?太太您別鬧了,我可不想被扯進奇怪的事情裡

 

 
***
突然想寫的題材大融合!!
文章裡充斥髒話一直是我的野望啊XD!!
(謎:因為你自己滿口髒話嗎...?)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八章
殘夜

他想起來了,他所遺忘的事。
那是微不足道、毫無意義的事。
他殺父親的原因。
很簡單。
他只是想知道殺他的時候,他會不會難過,會不會下不了手?
答案是他雖然會難過,卻下的了手。
畢竟……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七章
旋香

闕推門而出,揉揉仍帶著睏意的眼,打著呵欠,悠悠的走向浴室。

他想先洗個臉、刷個牙,再來好好計畫一下今天這難得的休假要怎麼過。
然後,他嚇到了。

被那個傢伙-----這個房子的主人嚇了一大跳。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扼光

方才下過雨,地面上仍然有點潮濕。
因被浸濕而顯灰白的牆透著斑駁、古老的味道。
不論過了幾年,這種景象永遠都不會消失。

水珠不斷自屋簷低落,或疏或密,積水成灘。
這只是潮濕的味道,參雜了陳年水泥、柏油、燒毀的電線、閃動的電光、空氣中各種化學作用和泥沙垃圾……各種雜質。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殘香

無法成眠。
他以指爬梳過睡亂的髮,似乎聞到了水的味道。
不論是指間、額上、一旁的皮箱或是吹起窗簾的風。
都殘留著水的味道。
彷彿被滲入。
清淡且濃烈。

***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沁水


總算覺得好過多了。
安靜,對,他還是比較喜歡一個人。
雖然那樣會有點孤單。
但,安靜,一個人,對他而言是最好的。
冰冷的感覺從靠在門上的背傳來,讓他發痛的頭舒服了一點。
他開始陷入沈眠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凝音

水的聲音,從耳旁傳來。
清脆,純淨。是自小以來印象中水該有的聲音。
滴答,滴答……
吵到他再也無法繼續睡下去。
他輕輕的睜開眼,溫暖的陽光自落地窗外灑進室內,白色的窗簾因沒有闔上的窗外吹來的風而微微的飄揚,虛渺的,像一縷幽魂正對他敞開懷抱。
白日的幽魂?嘲笑的,他覺得有此想法的自己很愚蠢。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旋舞

男人匆忙的穿過暗巷。急亂的腳步迴盪著,那是被追殺者獨有的腳步聲。
以紅色噴漆描繪出的斗大字體在牆上警示著,知道再也沒有脫逃希望及力氣的男人無力的跌坐在地。一抹出現在巷口的黑影攫取了他的視線,正如以往的從容、緩緩的走近他。
「為什麼要殺我?」男人攀著牆的細縫,艱難的起身。
「有錢賺、我想。」他撥開前額垂下的髮,簡潔答道。
「你恨我嗎?我待你不好嗎?缺錢的話,我給你……」他不能接受,這些不構成理由。
「我不恨你、你待我很好、我不缺錢,爹地。」他一一回答,打算讓男人毫無疑問的死去。
「給我個真正的理由!」他看著五年前突然失蹤而今又出現的兒子。不明白他的一切是為什麼。
「嗯…沒有理由。」他一直都是這樣,是他父親不知道罷了。只是想而已,就像突然懷念起什麼而想再看一眼那樣只是個念頭、而且他忘記了原本有的的理由,所以就成了沒有理由,目前如此,也許他等下會想起、也許不會,誰知道呢?他一向健忘。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第一章

襲魅

 

暗灰的夜空佈滿了血腥濃重的化不開

帶點黏稠,溼熱的感覺令人渾身不適

他捻熄了手中的煙,這個城市已經充滿過多味道沒必要再增加任何一點-----更何況他方才才幫它加上了一點點血的味道

墨黑的風衣下擺被風吹出的麝香清幽和漸漸隱去的裊煙摻和著染上了他的髮

 

令人上癮及清醒的味道

 

他定睛的看著眼前已成屍體的目標沒有反應冷冷的,左胸上的彈孔仍流著他討厭的那種液體-----血……

結束了,他明白

視線,順著風射向他的身後

還有一抹淡淡的,若有似無的……清洌的味道

因職業所備的反射動作便是轉身

 

巷口站著一個少年

 

美麗的黑髮

說也奇怪,每次他工作之後,屍體總得擺上一兩天才會被人發現今天倒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被人撞見

有點驚訝,他一直都挑很隱祕的地方動手,像這種昏暗令人根本看不清眼前景物的地方,連狗都不會來為什麼少年會在這出現?

發覺到他疑惑的視線,少年轉身跑去

他依舊定立不動,他不興殺人滅口這套,雖然不夠專業只要不留下任何線索就可以替自己省不少麻煩何樂而不為?

 

看著少年的背影,手中的槍滑了一下

 

他沒有帶上防滑的手套,所以沒有紋路的手有些握不緊槍-----成為殺手的那一天,他熔去了自己的指紋

 

痛是很痛,不過他忘了那是怎樣的痛?

所以不再是痛

他不是沒有失手過他失手過一次,殺他師父的那一槍

只射中肺而不是心,那對他而言是很大的失敗

聳聳肩,今天的工作已經告一段落了沒必要在逗留於此

 

有一抹香襲來,從少年離去的方向

 

他決定回家給自己一個好眠

藍黑色的車身滑進了夜,也帶他回到了那不會有人為他掌燈的家

今夜過大的風撩起的沙令他再累再不情願也得去沖個澡,方轉開水龍頭他便想起了剛才的少年

因為味道,那清清洌洌的味道便是現下流過他胸膛上的,水的味道

 

少年的臉慘白的像沒有血色

 

水的味道還縈繞在他的身際

那是水的獨特香氣,很淡很淡,卻很好聞

 

聞過一次便不可能忘記

 

不知為何,他想起了無知便是一種幸福這句話

 

 

***

 

 

這是第幾次了?

自那天以後,一樣的速度和距離

每每他工作結束時便會有三秒的時間,水香滯留在他身後

 

然後和視線一起消失

腳步極輕極快的消失在將人吞噬的黑夜裡

 

又是那個看起來不像人類的少年

 

推斷已經有六次了,他『參他殺人的次數

其實他並不是很在乎被人看見他殺人,也不在乎少年看了第七次

不在乎

 

不在乎?那他的手此刻為何會按著他的肩?

他追上了少年

你是殺手?緩緩轉過身的少年帶給他習慣黑夜的雙眼很大的視覺衝擊

黑褐色的瞳沒有一絲不安,反而在深處閃著一絲光芒漆黑的髮上有幾滴水珠自髮稍滴落,整個人就像剛從水裡撈出來般的由被水侵透而顯的透明的白衣看的出他的身軀非常的纖瘦,彷彿一掐即碎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少年的白衣格外亮眼

少年定睛的看著他

 

他的鼻腔裡充滿水的味道

 

少年均勻的呼吸聲此起彼落,顯示他是活著的

沒錯,你又是誰?幾番猶豫,放棄想立刻甩身走人的念頭,他鬆開在他肩上的手發問

 

我只是個迷路的人。」笑,很迷人也令人有種被拋入無底洞般無助的感覺

沒有人知道,他走了好久好久……卻怎麼也回不去

 

你一直跟著我的目的?他脫去防滑的手套,用光滑的掌碰觸他的臉

我想僱用你幫我殺一個人。」少年以手覆上他的手,感覺暖意沁入了皮膚

誰?他微笑感覺相同的涼意自手心及手背傳來,陪著水般凝柔的感覺

這個人。」他自懷中拿出一個牛皮紙袋,抽出一張略為泛黃,卻保存完整的家庭合照和紙條

 

一臉愉悅抱著母親的小男孩,以及被以紅筆劃上圈一樣笑著的慈祥父親

 

紙條上則寫著一切該有的資料,清清楚楚

他?有趣,這個人?

做不到嗎?」少年觀察對方的表情,看來有些遲疑及複雜

 

不,我接了。」他想殺這個人很久了

 

太好了。」少年移開了手,向後退了一步
「談談
酬勞吧?他將手套戴回,也向後退了一步

五千萬。」少年爽快的伸出五指

他不值五千萬五百萬。」那人連一毛也不值,五百萬只是先前的觀賞費和手續費

成交。」少年像是變魔術般從黑暗中拖出一只箱子丟給他。「訂金,事成之後我會一次付清。」

他打開箱子,兩百萬現金

「解決後我聯絡你或是……他抬頭,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少年不知何時已離去,只剩下水的香味和手中的重量證明一切不是夢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P3.02

+迷彩+

  迷彩今年20歲,身高一百五、體重保密,台灣人、殺手界中最嬌小的女性,喜歡迷彩和動物,對煙味過敏,習慣使用的武器:刀,近身戰及遠距狙擊。冬天不接單。副業:產量極少的插畫家;本行:殺手。雇用價碼中等、不接達官顯要,失手紀錄零。
  

  下午四點。
  「咻碰。」服貼在陽台上一邊曬太陽,一邊拿起了裝有滅音器的槍,她像是兒戲一樣的配音。
  音尾一落,子彈快速的闖開目標的頭皮、鑽開頭蓋骨、在腦裡轉圈圈,夾著腦漿和血液,自後頸噴出。
  「怎麼就是會歪掉呢?」她嘟嘴。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