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Friday The 13th

隨性到極點這樣 

 

 

 

 

他大衣溼透、靴子浸水。

他渾身髒臭的即使是這樣的大雨,也沖不掉那股腐敗的味道。


他覺得自己噁心到方圓五百裡的人都會掩鼻逃走─為什麼不?他自己都想逃了。

 

爛工作、鳥天氣、他媽該死的寒流,好不容易入手的靴子被汙水染的變色,被砂石磨去了一整層表皮。

大衣口袋裡就算事先有用層層防水布包住、依舊被泡的閃著電光的MP3已經不能運作,即使沒開機也不斷的發出吱吱作響的聲音。

 

似乎是被打雷影響而跳了電,居住的街整條街一片灰暗,放眼看去從窗裡透出的是燭火的搖晃光影。

 

繞路去了平日常去的小餐館,門外卻掛了停止營業的牌子,摸摸口袋、卻發現什麼也沒有,繫在腰帶上連著錢包的鏈子早已斷掉,似乎是閃過某一刀的時候被砍斷的吧。

 

不知道哪邊的人家裡傳來收音機的廣播聲,講話聲斷斷續續的在雨中一點點的被打成碎片,然後他感到從早上開始猛跳著的眼皮又跳了起來。

 

啊啊,應景個鳥。

 

一邊說著,一邊把口袋裡僅剩那片浸滿水的口香糖塞進嘴裡,肚子發出了飢餓的咕嚕聲。越是走近,越是聽的清楚廣播放出的音樂,Gloomy Sunday,這主持人一點新意都沒有,至少也放放電影版本的配樂吧。

 

額際痛了起來,或許是淋了太多雨的關係,至於發冷又發癢很久的鼻頭他已經不想再揉,他嚼著口香糖,眼皮和肚子一搭一唱的吵鬧著,街角有什麼東西快速跑過;看來在到家前又要增加許多工作了。

 

糟透了,爛透了。吹起一個巨大的口香糖泡,然後被雨水沖破,連抹掉彈到臉上的橡皮殘渣都感覺狼狽到了極點。

琦麗葉今晚不在,冰箱裡只剩幾把蔬菜。

喜歡的餐廳沒開,以附近唯一一家有外送服務的店裡的超差態度來說,外送是天方夜譚,爛透了,真是爛透了。

 

靴子被磨損的部份似乎是越來越嚴重,雨水不斷從那邊滲進來,看來這雙鞋已經完全沒救了;剛剛經過那台車用似乎很想出車禍的速度開過,好不容易他才終於忍下開槍打爆輪胎的衝動、手卻還是動了、開槍了便也罷了,但車已經跑遠,只打中了尾燈,實在太讓人不爽。

鑰匙跟錢包一起不翼而飛,琦麗葉今晚不在家,另一個能給他開門的人已經不在了。

 

他打壞了門鎖,正對門口暖爐上照片裡的臉孔似乎是對此不滿的盯著他,他邊走邊脫下衣服丟在地上走進浴室,流出來的水溫忽冷忽熱。

 

 

糟透了,爛透了。他掩著面,在冷到極點又突然轉熱的水柱下暗暗罵著。

 

浴室外電話不識相的響起來、吵的要命,他需要安靜,一點也不想接。


啊啊,去他的黑色星期五。





---
演完了

感謝收看阿捏的雖小一天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