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使用前注意:
*文筆貧乏(掩面)
*Lamento衍生,劇情以巴爾德線圓滿大結局為主,但沒有特定配對。
*真的要說的話配對是利克斯→修伊妄想文。
*原作劇情對話使用。
*篇名使用OST收錄音樂Nostalgia曲名,也是打字時的背景音樂。




【 Nostalaig 】



  『即使整個世界都要抹殺你,還有我,不會將你忘記。』


  ──聽的到,音樂聲。
  像羽毛般飄落。

  用指尖輕輕撥弄著、調音般三兩個小節彈出輕柔的音符,像是在確認著最適合的音調串成了一段曲子,伴上細哼般的歌聲,歌被唱了起來。

  很舒服、很懷念、很遙遠。

  在睜眼之前,就很明白的知道,並不是睡著了。
  即便如此,還是像睡醒般的緩慢張開雙眼。

  一點也不意外、可以說是預料中的那個畫面,就呈現在眼前。
  像很久以前就習慣的那樣,有著紅褐色長髮的貓就在他的眼前,微微垂著頭撥弄著琴弦,一根、一音,聲音叮叮咚咚的流轉著。
  他坐在落地窗前,自己則靠在正對面的柱子上,雙手在胸前交叉著,和以往午時酣眠起來的情景一樣。

  啊啊──。
  彷彿有誰為了嘆息深深的呼喊了出聲。

  大片的光自紅色的貓身後打落,卻沒有造成任何陰影,只是讓那顯得有點單薄的身影輪廓更加的模糊。周圍所有的事物都朦朧著,窗旁的柱沒有投出影,卻有著形象;堆放的書籍卷軸或是瓶罐雖然有顏色,卻也淺淡近白、包括他自己在內,視野內都被白色圍繞,仔細一看,其實並不是大片的白光,而是大量的白色光點在空間裡面充斥著。
  不是很寬廣的房間內堆放的物件、家具的配置,甚至藥草的味道都是再清楚不過的了,此處是熟悉的自己的房間──不,並不真的是自己的房間吧?
  空間內滿溢的光點正宣示著這件事。
  很熟悉、卻又好像是從沒聽過的聲音與歌,一點點的穿越光點傳遞了過來。

  「──修伊。」
  總覺得,吐出這個再熟悉也不過的名字時,有股難以形容的乾澀。

  「早安,利克斯。」
  紅色的貓兒,瞇起了眼微笑,綠而閃爍的雙眼直直的望向他,然後在看到凝視對象表情的那瞬間,微笑滲透進了苦味。
  「…做了什麼惡夢了嗎?」
  「惡夢嗎──」利克斯一手為難的壓上了側臉,皺起眉頭回答。「如果那只是做了惡夢,也太幸福了。」

  簡單的一語道破,很清楚很清楚所謂的真實狀況。

  「哈哈哈。」像是在映證自己所說的話,緊接著上一句的話尾沒有抑揚頓挫的笑了幾聲,利克斯保持著姿勢低下了頭。

  「事到如今,憎恨什麼的,力量什麼的、都無所謂了。」

  明明知道是毫無來由的憎恨,卻怎麼也擺脫不了那股憤怒;明明當初聽見了修伊的聲音,也知道那不是謊言,卻因為害怕哀傷帶來的苦痛、狠狠的把一切鎖進瘋狂。

  「明明知道、明明聽見了,卻還是被憤怒給奪去了理智。」

  並不是,想要憎恨的,只是不能原諒。
  不能原諒修伊的『背叛』、不能原諒認為修伊會背叛自己的自己──

  黑色的情緒高漲著,黑色的聲音在耳邊說著:『到我們這裡來』。
  然後他看見了死亡,森林的、修伊的。
  悲傷的憤怒與痛苦的哀働還有怨恨的狂喜湧進了心裡,帶著多年來只為自己活著時從未忍受過的苦痛和煎熬,怎麼也壓抑不下的這濃郁的感情讓他痛的打滾。
  那麼,他不要。
  如果必須要這樣痛苦的活下去,他不要那些多餘的感情。
  只要切除了感情,便不會再難過了吧?

  「利克斯。」和以往一樣親暱的叫喚,什麼時候開始的呢?竟然變的如此陌生。
  「那並不是你一個人的錯。」
  感覺到掩著面的手上被暖度蓋上,那是修伊覆上來的手,似乎想抓緊、卻又不敢出力的輕擺在上面。
  「如果不是我擅自闖入了你的生活,或許事情就不會演變成這樣。」修伊自責的小聲說著。「如果不是我,如今你應該仍舊在鍾愛的森林中研究著魔法吧──」
  「......」心裡面,隱藏在悲痛中小小的星光閃動了一下。不是的,他想這麼說,卻又開不了口,鼻子深處有種濃郁的酸痛徘迴起來。

  「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要記得你。」修伊的手微微的、比剛才多了一點力道。「即使如此,我還是感謝著能與你相遇。」

  像是哭泣般的低語。
  比誰都知道、比誰都相信,那些曾經體會過的溫柔,比什麼都真實。




  『你的孩子快出生了?』魔法師抱著大堆的書籍忙碌的奔走著,沒有空分神看旁邊一臉幸福的貓兒。
  『是呀,在那之前打算到空氣比較好的妻子的故鄉休養一陣子。』喜孜孜的、充滿幸福的修伊的臉孔。『等孩子出生的時候,利克斯也來吧。』

  魔法師皺了皺眉,他沒有打算離開這座森林。

  『不行嗎?地點就在離這片森林不遠的火樓而已。』看到對方的眼神,垂下的雙耳有點落寞。
  魔法師搖搖頭,放下手上的書籍,只從中保留了一本在手上。

  『…做為替代,賀禮就召喚一隻當保鑣的魔獸吧。』認真的,翻起魔物圖鑑。
  『不、不太好吧?』利克斯手上書籍的插圖,讓他的耳朵以及尾巴上的毛立了起來。
  『不好嗎?』考量到修伊老是遇上的情況,認為這是最好的禮物的魔法師稍微歪了頭困惑著。


 

  「不是的…。」積壓了許久的話語自嘴邊艱難的漏出,被覆蓋的手顫抖著。
  並不是想,憎恨什麼。
  「在聽到那首歌時──」
  想起來的東西,還有那首歌從憤怒淤泥覆蓋下掀起那份在心中不穩易碎的閃爍著,既平靜又哀傷的思念。

  只不過是很傷心,只不過是喜歡著。
  只不過是因為這份喜歡受到了傷害,所以必須用憎恨堅固心防。
  只不過想用最強力的方式來將心築起籠城,卻遭到吞噬。
  為什麼這樣憎恨、為什麼要這樣活著。
  只是因為不這樣便無所適從吧?

  曾幾何時他已經忘記自己為了什麼而翻開了書,開始找尋本不應該找尋的禁忌,割捨感情的魔法、得到力量的魔法、還有──

  「想回去。」
  曾經用來蠱惑人心、破壞羈絆的說詞,其實只是訴說著自己最大的願望、並不是真的擁有那樣的力量,如果真的有讓一切重來的方法,哪有可能用在他人身上呢?
  拼命的想回去、想在那個時候選擇相信修伊──但是回不去、也找不到回去的方法而痛苦著,世上一切有感情的事物看來都幸福的令人忌妒,這樣的世界毀掉算了。

  「…想見你。」
  想見修伊,想中止這苦痛,想被阻止。
  只是這麼簡單而已。

  「已經,見面了唷。」輕輕的,像是琴聲般的安撫落在耳際。


  即使一路行來誤會重重、即使我們走到了這樣的結局。

  即使整個世界都要抹殺你,
              還有我,不會將你忘記。


  臉頰上,溼熱的感觸讓人心悶的難受,酸澀的痛苦化為液體奔流而下。

 

 


  「──柯諾爾!」
  呼喚的聲音,從四面八方輪替著傳來。

  「…?」雙手感受到木頭的硬度,耳際感受到風的吹拂,他抬起頭,發現前刻自己正趴躺在木製的桌上睡著、臉上殘留著半乾的淚痕。

  「柯諾爾?」再次感受到叫喚的同時,阿薩多熟悉的臉孔已經湊了上來,擔心的望著。「又是…利克斯的記憶?」

  巴爾德宿屋的接待室內,擠隻貓圍著他所在的桌旁看著,叫喚他的聲音引來不少其他投宿貓的注目。

  「…笨貓,這點小問題沒事的吧。」在另一側的萊伊冷冷的說著,眼神卻沒有離開過他身上。

  今天是春季祭典的第一天,約好了要一起去逛,提早到了宿屋集合的柯諾爾卻被忙翻頭的巴爾德像浮木般抓著到處幫忙,直到了剛剛才總算告一段落。

  「傷腦筋,哭的亂七八糟的呀…這張臉。」帶點挖苦跟無奈口氣這樣說,巴爾德大步越過接待室、將放著毛巾的水盆拿了過來擺放在他面前。

  「柯諾爾,還好嗎?」托奇諾從稍遠的前方探出了頭。「如果很累的話就休息吧。」

  好不容易終於結束了幫忙的工作,結果卻在等待大家到齊的這個空檔,不小心睡著了。

  「不,我沒什麼事。」用水胡亂擦掉臉上的痕跡,柯諾爾連忙站起來。「只不過是做了個夢罷了。」

  明明睡著不過是幾分鐘的事,卻感覺好像過了許久。

  「好了好了──既然沒事的話。」巴爾德中斷這個話題,不等他人回應,大力的催促著。「說好了要去祭典玩的吧?快走吧,祭典可是不等人的!」

  接著那句話,伸過來的是阿薩多的手,輕輕的拉扯柯諾爾的手腕。「柯諾爾,我們走吧?」

  「嗯。」回應著那抹笑容,柯諾爾跟上腳步。

  處於春季祭典時期的藍閃街道,點綴著各種絢麗亮眼的裝飾,暖色和亮色的歡喜色彩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著。

  「小鬼們!快跟上來,讓你們見一下大人的殺價手腕。」前方幾公尺已經走入街道的巴爾德吆喝著,聽到這句話的托奇諾像是燃燒起了商人魂,晃起了尾巴熟練的穿梭進人潮。

  他抬起一手,遮住還有些不適應陽光的眼睛,吵雜而有活力的喧鬧聲傳進了耳內,只是這一個分神,人群便讓他落後大段。
  然後,左側撞上了什麼,是萊伊。

  「真的沒事嗎?」一直待在隊伍後方的萊伊抬起一邊眉毛,很奇怪般的質問。
  「嗯、不如說是,反而感覺到難得的清爽吧?」點點頭,用自己也覺得哪邊不對的說法回答。
  「既然你這麼說,那應該就沒問題了。」耳朵抖動了一下,手不客氣的把差點又被推擠到後面的柯諾伊撈了回來。「別走散了,路痴貓。」

  這麼說著,然後萊伊從他身邊繞過,走在他前面帶領著。

  他張開掌心。
  記的不是很清楚,不過並不是什麼折磨人的痛苦記憶。

  而是像是春季時飛落在掌中的花瓣般,碎片大小的難得美好夢境。

  「能夠再次見面,真的是太好了。」

  雖然隔了段距離,但是很清楚就能看到,重視的事物們在前方活力的閃耀著。

  選擇了相信而能夠活著,真是太好了。

 

 

 

 --


總之我迷上Lamento了(掩面),
除了在三個路線猶豫徘徊不知道跟誰回家以外,對往昔組還是有著難以釋懷的無奈。
雖然很想好好的整理一下通篇心得,不過噗浪上已經吠過好幾十篇了。

總之,如果能這樣在最後好好的見上一面的話那就太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艾力克
  • "nolstalgia"
  • Lamento O S T ~The World Devoid Of Emotion~ Disc 2 - Nostalgia
                ↑
    另外剛剛證實是拉丁文囉,拉丁文我就沒辦法只能複製貼上囉^Q^    

    aterry 於 2010/07/22 0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