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不寫小明家會爆炸的使用前注意

*隨手打所以沒修過文(毆)
*SO短篇
*開始結束莫名奇妙
*路西法碎碎唸(欸)



【.R】


  「啊啊,又下雨了--明明是在塔裏面。」
  佇立在雨水可以落下與無法落下的交界處伸手接住了豆大的水珠,左手上透明的『傘』已經收起用同樣透明的扣環固定,他像使用手杖一般的將重心壓上,整個人稍微歪斜的站著。「幸好這次有地方可以躲雨。」

  「在這種大雨中找到這個地方,確實有種得救的感覺呢。」他看著大的讓人看不清前方景物的雨景,點了點頭,但是又馬上接口。「不過,雨是神所賜予、滋潤萬物的禮物,所以就算被淋濕我也欣然接受。」

  「--確實是,不過,我並不是討厭下雨唷?」路西法轉動了一下傘的握柄,沾附在上面的水滴點點甩出,染深了本來就已經是黑色的褲管。「就是為了適應雨天、豔陽、寒冬或是暴風雪...各式各樣的氣候,人類才得以在其中發揮他們的智慧,創造出像是傘這樣的東西...很了不起呢,真令人欣賞。」

  明明被稱讚的並不是『今天』的自己、而是『明天』的他人,同樣身為人類的伊諾克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

  「不要認為那與你無關,時間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嘛、算了。」把傘獨自留在入口處後,路西法轉頭走向伊諾克和他剛剛點起的火堆。
  在雨變大前就找到這個涼亭、而且還撐著傘的路西法衣服其實一點雨水也沒沾上、他在伊諾克前方站定,拍拍了下擺後雙手交叉著說起話來。
  「火也一樣,雖然是由神所賜與的、但人類發現了引發它的方式,使用它來烹煮食物或是製造器物,在以後…」

  「嗯?」看著眼前的大天使跟往常一般開始對事情進行說明,伊諾克盯著對方,在火堆的溫暖烘烤中提到食物,他開始想著兩個人上次進食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上一次經過溪流或是河水又是什麼時候?雖然說路西法是天使似乎不需要進食,自己也並不是感到飢餓,只不過這樣看著他不斷開闔說著話的唇就不禁逕自思考起來。
  「…喂、伊諾克?你有在聽我說話嗎?」路西法有點不高興的語調打進了他的耳中。
  「啊、啊啊,抱歉。」
  「我難得想仔細說明,你這傢伙卻老不聽人說話…算了。」路西法擺了擺手
放棄,畢竟每次都對這種情形計較,舊帳可是翻不完。
  「抱歉,我只是在想…」搔抓了一下頭,總覺得把接下來的話說出口有點微妙,所以乾脆站了起來,在躲避雨水的建物裡面到處走來走去的翻找著。
  「?」路西法少見的對情況無法掌握,只好乾看著對方走來走去的身影。

  「…嗯,果然不會有啊?還以為至少可以找到片樹葉的…」過了一兩分鐘,伊諾克放棄在不大的遮蔽處搜尋,轉而走到了入口處然後伸出雙手,用雨水沖洗手上的髒污。

  「你到底在做什麼…?」他走近,然後看到伊諾克向外伸著已經洗淨的雙臂,兩手手心向上疊合了起來,伊諾克用雙手盛接著雨水。

  「哪、路西法。」看到路西法已經靠近他旁邊,他笑的一臉燦爛的把雙手轉向他,掌心中收集到的水隨著動作潑灑了一些出來。
  「啊?」看著送到眼前的雙手,路西法有點錯愕。
  「我在想,你應該口渴了吧?」

  這莫非是…拐著彎嫌他囉唆?
  路西法微微的挑起眉,對伊諾克用這種方式說話感到有點意外,或許自己就算已經看過千百種未來,卻依然對眼前的『這一位』還是太小看了嗎。

  「──剛剛我才發現,路西法的嘴唇有點乾澀。」看著對方表情的微微變化雖然有些不解,他還是繼續把話說完。
  「這陣子以來,路西法為了告訴我各種事情、說了很多話,我卻現在才注意到,為了說這些,也會感到口渴吧?雖然你說天使不需要進食,但如果是能夠滋潤生命的雨水的話…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伊諾克交叉著成碗狀的手擺在他的面前,虔誠而恭敬的像是在像神獻上祭禮。

  「…你啊,難不成是想要我這樣喝下去嗎?先不論這樣畫面會有多奇怪,水可是已經幾乎漏光囉?」儘管伊諾克的雙手緊緊的相疊著,但是路西法可以看見那雙粗操大手指與指之間的縫隙依舊攔不住分子極小的雨水,水從他的手掌沿著手臂溜下,在弓起的關節處滴落。
  「啊,糟糕.…!」看著手中的水已經所剩無幾,伊諾克有點慌張的把手收回後,向外伸出重新用掌裝滿雨水、卻又因為急著在漏光前遞向路西法而漏出了大半,就這樣重複了兩三次都徒勞無功,掌心能留住的水量少得可憐,相對的更是一張混著不知所措與惋惜的臉。

  「可以了。」眼前的情景活像是看到有隻被拋棄的大狗,路西法抓住他的手停止他跳針般的重複動作。「我不需要進食、不會口渴也不覺得口渴,不用替我操這種無謂的心,你只要想著自己怎麼做才能將未來引導成最好的情況就好了。」

  「路西法。」翻遍四周一無所獲、唯一擁有的雙手幫不上忙,同時還被拒絕,伊諾克的表情卻顯得平靜,雙眼直視著他眨也不眨。「儘管是徒勞無功的行為,但你說過吧──人類擁有自由選擇的力量,而我選擇的就是這麼做,雖然有點多管閒事。」

  「都說到這個地步了,實在無法不順著你呢。」路西法笑著,將握在手中伊諾克的掌拉至唇邊低飲,掌心中所剩無幾的水分其實只能沾溼唇、但感受得的水分已經染上伊諾克生命的溫度。
  滋潤生命的雨水嗎…如果像他這樣,沒有任何需求也幾乎不會死去的存在也算的上『生命』的話,或許就會需要吧。

  「你的這份心意我接受了,謝謝。」那雙清澈的雙眼聽到自己這句話時,湧出的笑意完全不帶一絲其他意圖,讓路西法馬上想起自己剛剛的誤解。「啊──還有抱歉☆」
  「為什麼道歉?」雖然這個歪著頭語氣也有點俏皮的道歉有點不夠正式,不過那在自己根本不明白歉意的來由之下,並不是重點。
  「…不管是謝意還是歉意,接受就對了。」路西法放開了他的手,沒有打算多加解釋。
  「既然路西法這麼說,那麼我接受…不過到底為什麼要道歉?」手才被放開,又自己抓住了對方衣擺,伊諾克追問。
  不,你這話完全前後矛盾,到底有沒有把人家的話聽進去啊?──雖然想這麼說,不過那句已經講過千百遍的話再說似乎也沒有意義。
 
 「那個嘛,是昨天的事情了──」


【end.】



取這名字只是想學敵方的"墮天使.x"那種感覺,因為感覺很帥(欸)
明明只是畫起來很短的劇情莫名寫成字時變好多^q^
欸總之肯定又是個打臉設定(爆),不管啦反正原作路CE諾雖然SO曖昧但也不是真的在一起(爆)







之後的之後



是的這才是本體前面的文字完全是懶得畫所以才(被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aiduxd2
  • 喔耶(yay)
  • 幹什麼呀.jpg

    aterry 於 2011/02/11 16: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