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蒼HE後妄想衍生文
※跟玫瑰色的你系列是同樣設定的短篇

※想不到篇名所以亂取(幹

【W】

 


  「哈、啾!」

  因為噴嚏而抬起頭眼神交會的那刻,他知道Mink注意自己一段時間了。

  雖然相隔了些距離,但是從浴室踏出的時候,蒼葉就感覺到了Mink眼角掃射過來的檢視,起初他並沒有當一回事,只是揉揉鼻子轉頭對Mink報以一個笑容,就回身將換洗衣物整理進洗衣機、按下開關後,視線的感覺依舊沒有消失,他只好轉過身來面對那個目光。

 

  「為什麼一直看著我啊?」他拉低了垂在耳側的毛巾,想把臉藏起來般的低下頭。

  「你。」Mink比了比窗戶,外頭正在飄著風雪。「頭髮不吹乾嗎?」

  …果然沒錯,他在意的是自己剛沐浴完畢未乾的頭髮。

 

  即使是髮梢神經已經退化許多的現在,蒼葉依舊保持著只是略微擦拭、就用毛巾包起來自然風乾的習慣,畢竟使用吹風機的話就得去撥弄頭髮,甚至有可能因為過熱而感覺不舒服,那對他來說一直是一種折磨。

  這麼做雖然是情有可原,但也被紅雀說過會著涼啦什麼的,所以採用的折衷措施就是用毛巾包起來直到乾燥,就算明白現在已經不會痛了,心裡的陰影卻還是存在,因此蒼葉並沒有改變的打算,再說也習慣了。

  相處一段時間,像Mink這麼敏銳的人當然清楚他的方針,這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只不過是生活習慣的差異罷了,因此目前為止被這樣發問還是第一遭,想來是這種天氣也這麼做才會讓他忍不住發問。

 

  「嗯,畢竟習慣了…有暖爐所以沒有關係的吧。」

  屋裡的壁爐熊熊燃燒著,雖然在快入冬時曾看Mink找人來清理,但他一直以為那只是裝飾並不會使用,沒想到是實在的真貨哪…Mink從倉庫裡拿出木柴的時候,他甚至因為感到新奇而待在旁邊看了起來。

  這裡的冬天實在是超越蒼葉想像的寒冷,即使燃起暖爐也無法顧及房子的每個角落,碧島雖然不是什麼先進的地方,但中央空調以及暖氣什麼的還是有的,看著不習慣這股寒冷的他,Mink甚至不知道從哪找出了煤氣暖爐放在偏遠的角落…雖然蒼葉想過會多準備這些,難道Mink自己也怕冷?畢竟自從開始使用之後,本來晚飯後總是待在書房的他就換成了窩在壁爐前的單人沙發上…嗯,他可是這個地方的住人,應該不是這樣吧。

  「會著涼的時候就是會著涼。」Mink看來不打算給他辯解的空間。「感冒的話難過的可是你自己。」

  「我知道了啦。」明明自己也不是每次都會老老實實把頭髮吹乾…雖然想這麼回話,不過確實因為這樣打了噴嚏,爭議也沒什麼說服力。只好走向放置吹風機的櫃子,心不甘情不願的拿起他視為仇敵的家電。

  「……唉。」Mink因為他的態度無奈地嘆了口氣。如果嘆一口氣真的會溜走一個幸福的話,照蒼葉的估算,Mink應該已經在十個月前把幸福的額度用鑿了吧?

  「過來吧。」Mink把手中的書闔上放置在一旁,拍了拍自己的座位椅背。

  是要他到那邊去嗎,蒼葉有些不知所措,難道Mink想幫自己吹頭髮?

  「過來。」Mink再度催促著,然後放柔了聲音。「你不是會頭痛嗎?不吹乾的話,以後會種下病根…不會弄痛你的。」

 

  雖然還想吐槽這是什麼老人家的台詞,不過聽到那樣的語調,害羞什麼也好難為情什麼也好,瞬間都消失了,他抬起腳步拿著吹風機走向Mink身邊,Mink則坐直了身體將他拉入身前的空隙。

  因為還是不喜歡被碰觸頭髮,起初還有些尷尬,雙手撐在腿間支撐著僵硬的身體。Mink將他拉入椅中之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拿起裹在頭上的毛巾從頭頂開始幫他擦拭,可以感覺到他放輕了力道,十指隔著毛巾按摩般的搓揉他的髮根,頭髮被擦到半乾後他拿起了吹風機,隔著一段距離、用低溫模式從頭頂開始左右來回的慢慢吹到髮尾,期間手指小心翼翼的爬梳著髮,真的一點也不痛,不如說還有點舒服,身體也放鬆了許多,看不見Mink是帶著怎樣的表情在處理著自己的頭髮,但肯定還是繃著那張臉吧?突然覺得有點有趣,因為面向暖爐身體頭腦都被烘的暖呼呼,蒼葉忍不住瞇起眼睛,溫黃色的爐火跳動著,熱度打在鼻頭有點疼痛,開始感到睏了。

 

  「還有嗎?」Mink問。
  「嗯…啊…什麼…?」是他的意識,還是因為Mink的聲音被機器運作的聲音掩蓋了?有些模糊。

  「頭髮,還有感覺嗎?」

  「嗯…不過沒問題。」這個人果然是知道的啊…雖然自己也提過,但是從第一次頭髮被那樣粗暴的對待時他就發現了,Mink知道關於他頭髮的事情,怎麼知道的就不清楚了,不如說他現在也懶得追究那麼多。

  「…。」感覺的到Mink在後面輕輕點了頭,頭髮被緩慢的放開滑回了肩上,熱度包圍著頸項,才想著好睏,頭頂就傳來了重量,Mink輕輕地摸著他的頭。

 

  「好了,走開。」
  伴隨這簡單俐落不留戀的一句話,吹風機的聲音停止,傳來硬物被放在茶几上、以及拔起插頭的聲音。

  「…」

  「幹嘛?快走開。」Mink有點不耐煩,甚至還輕推了一下他的後腦勺。

  「………。」

  啊啊──都忘了這個人在破壞氣氛方面有天賦的可怕。是是是,不該打擾Mink大人看書的,可是明明是他自己先叫人過來,實在太不講理了。
  一邊收拾著睡意的殘渣,蒼葉一邊在心裡默默碎念,實在不甘心,索性耍起賴來,側過身靠上Mink的胸膛。

  「好睏,讓我睡一下。」

  「…喂。」

  單聲的抗議被蒼葉置之不理,Mink再度嘆了口氣,單手擁著他自己也向後靠上椅背,長腿勾來腳墊將他的雙腿撐著帶上,再度拿起書來沉默地閱讀。

  本來披在椅背上的毛毯也被拉了過來蓋上肩膀,等等,這樣豈不是等於把他當成小孩子來哄了嗎?Mink像發現他的想法一樣,故意的拍了拍他的背。想抱怨,不過此刻睡意再度襲來,如果要跟這個人爭的話可是吵不完的,於是他只好放棄,繼續這麼躺著。

 

  靠著對方的胸口就可以聽見心臟的聲音傳來,緩慢確實和Mink一般的沉穩,聽著聽著感覺連自己的心跳節奏也同步了起來,如果此刻Mink的心臟停止跳動,自己的也會跟著停止吧?

  包圍著的肉桂香和洗髮精的味道混合著像在協調什麼,沙發的皮革味令他感覺有些陳舊跟莫名的懷念,低矮但是寬敞的單人沙發是兩人一起在市集買來的,雖然是二手品,不過作工精細、深褐色的皮革面也保養的極佳,還附上一組的腳墊;儘管樸實了些,復古的造型卻十分適合這個房子,他嚷著要Mink來看時,Mink檢查完椅子的狀況後只是稍稍考慮了一下,就在他面前跟老闆上演了一齣精采的砍價攻防,蒼葉很久沒看過Mink的表情如此充滿殺氣,也沒想過殺價可以劍拔弩張到這個地步。

  話說回來Mink到底在看什麼書呢?密密麻麻的文字爬滿了頁面,爐火閃爍不定實在無法好好的看清任何句子,現在的視線跟意識也很模糊,連自己到底在思考什麼也不確定了起來……說起來,他剛剛按下開關前到底有沒有放洗衣粉?想不起來…嗯,剛剛是風聲嗎?耳邊劈啪作響的柴火燃燒聲干擾的他無法確定,不過這到底有什麼意義?不清楚…什麼時候才要回暖呢,總覺得有陣子沒有看見陽光了,趕快放晴吧,那個時候,想再和Mink一起到外面走走……眼皮…好沉重…

  不知道過了多久,但總覺得輕飄飄的,蒼葉努力集中起渙散的意識睜開眼;自己被誰抱了起來,不可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不是不能起來走,只是根本不想起來、想多享受一下此刻。接著身體被輕放到了床上,熟悉的香味就在身邊,肌膚帶著的熱度感觸在還有點冷的被窩中極具吸引力,忍不住磨蹭著鑽入對方的頸項,那股安心讓意識像是落入水中般,越沉越深。

 

  Mink低下頭,懷裡的青年發出輕微的呼吸聲,緊抓著自己。

  這傢伙還真是能睡啊,以前是現在也是。不若醒著時那般聒噪,睡著的蒼葉安靜了許多──不讓他喝酒的話。

  面對著寧靜許多的室內,他深深吸了口氣。

  有著聲音的室內其實感覺比想像中的好。

 

 

──

TORI跟蓮完全被鬼隱的養老生活www

雖然根本是換成紅雀也可以的劇情,不過我想這種老頭子的感覺紅雀應該是不會有的(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