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孬孬家叔蘿腦補小短篇

  答、答、答、答──

 

  丹德羅打開門的那個瞬間,像是指尖扣在琴鍵上般輕靈的聲音便從房子的深處傳了出來、雖然急促卻帶著一絲謹慎,向著他而來。

 

  拿下帽子掛上門旁的衣帽架的同刻,那個小小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像是記憶中一樣的柔軟,圓圓的臉頰被粉色的頭髮給染上了玫瑰般的色彩。

  ──明明剛從外面頂著大太陽回來的是自己,但現在兩個人的臉色卻差不多,丹德羅不禁輕輕的笑了。

  「我回來了喔,小女生。」

  站在面前的小女生不知道他在笑些什麼,只是將雙手拉直交握著擺在站挺的身子後,有點遲疑的小聲招呼。

 

  「歡迎回來,丹德羅。」

  等待了許久的小女生傻呼呼的笑著,傻呼呼的,傻呼呼的…──好想伸手把小女生塞進懷裡揉亂她蓬鬆的頭髮啊。

  現年三十五歲的丹德羅先生,差點作出被三姐用燭台K.O.三百次的行為。

 

  「這邊,丹德羅。」蒂安杜莎並沒有察覺到男人內心的洪水,只是像是在等待什麼的看著他將靴子脫下收好踏上地板的動作、剛放下的行李才想擱放在地上,立刻就被小女生給拉著往前進。

  「欸?等等、等等…」讓我放下東西再說啊…在心裡這樣喊著,保持半低著身、一手拿著行李一手被拉著的姿勢一起來到了客廳。

  「嗚嗯…!」小女生催促的推著他,他做出被推倒的樣子摔進沙發裡,行李凌亂的散落在周邊的地上。

  還沒開口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女生又一溜煙的從他面前跑走,白色的裙襬隨趴搭趴搭的腳步聲擺動,雪白的腳踝從下方露出半截,像是天鵝拍水般忙碌。

 

  「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呆呆地看著身影消失在門後,身旁是蒂安杜莎的小兔子,還有一個帶著凹痕的靠枕跟幾本故事書,看來小女生今天肯定在這邊等著他一整天了吧?

 

  咖嗆咖嗆,趴搭趴搭,腳步聲又靠近了,這次還帶了點瓷器的碰撞聲,小女生用比剛剛還慢的速度,兩手托著放著茶壺跟杯子的托盤回來了。

  「水。」小女生快速的倒好了水,看來像是特意冰鎮過的,杯緣浮起一層水珠,小小的雙手捧著向丹德羅遞上,她像海倫凱勒般發出了簡單的單字,語氣帶著期待。

  …誰教她這招的,好可愛啊,幸好當初沙利文老師不是個男人。

  一邊道謝一邊接過水杯喝光,丹德羅舒服的緩了口氣。因為接駁的馬車出了點意外,他在烈日下多走了一個鐘頭才到家,這杯水跟小女生簡直是最好的治癒良藥。

  蒂安杜莎一直在旁邊看著,小小的臉頰仰高,表情欲語還休,當他注意到的時候忍不住的拍拍她的頭。

  「丹德羅。」小女生被這麼一拍笑得更開,她從他身旁繞了過去,爬上沙發跟疊高的靠枕,雙膝跪在上頭,一手撐上丹德羅的肩膀,一手像他剛才那樣做的一樣,拍拍他的頭。

 

  「辛苦了。」

  午後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照亮了整個空氣。

  瞬間丹德羅彷彿從未感受到疲憊般的充滿了力氣。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