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fling】

※DMMd/MINK蒼,re:connect後妄想,女性向R18注意


  「哈啊──」他用力的呼出氣,然後聽到自己的聲音在空間裡面清清楚楚地迴盪。
  空氣中沒有一點風,遑論不到幾公尺外煮著水的水壺甚至還在冒著蒸汽,用氣壓鍋燉煮的肉還要兩小時,蓋上的排氣孔散發著騰騰的白煙,他後悔著自己為什麼要在這種天氣燉煮東西同時燒開水沒開電扇甚至空調(雖然說廚房裡也沒有),身體本來就已經因為夏日的悶熱搞的全身濕黏,此刻更是火上加油。
  「嗯、哈……啊…」才分心想了一下這些事情,壓在身上的重量卻加強了力道頂進他的內部,呼出來的喘息顫抖著,有點沒用的聲音和對方有力的呼吸聲疊在一起。
  「…Min、Mink…」自己都覺得這個腔調像要哭出來一樣,但他依舊抓緊了對方體溫比起自己有過之無不及的身體,Mink比那更為灼熱的東西正在他體內侵入著,好像還故意隨著他腔調的節奏衝刺。
  「…嗯?」男人雙手弓在他的身旁,要說的話現在兩個人的姿勢就是十分一般的正常位,只不過是在離廚房不遠的餐桌上,他緊緊抱著Mink,感覺的到大顆汗水從他的頰邊滴落在自己的臉上,汗濕的臂膀散發著溫潤的氣息,健壯的身體懸浮一層水氣,抓著有些滑手,蒼葉索性抱住他的頸項,摸得到Mink的髮根也被汗水浸透得濕暖,想必他自己也是一樣吧?自己抱住他的時候,他也改變了姿勢抱住自己,身體貼合得更緊,蒼葉可以從那厚實的胸膛上感覺到Mink的心臟敲擊著自己的,和他一樣快拍子的鼓動,不同於表情的冷靜,是像要衝出來般的急切。
  「哈嗯…拜託…再…更…」他緊緊地攀著男人,陷入肌膚的指甲在身上留下了痕跡。
  「…你還真有興致…」Mink比平常更低沉的聲音雖然聽來不太高興,卻低頭覆上了唇深吻他,唇舌被那麼一吮他更是感到不耐──想被更用力、更快的…粗暴一點也無所謂,想讓Mink狠狠地對待自己…他滿臉通紅,不理智的想著,這個時候他也不想保持理智,情慾脹滿在胸口急需發洩,他扭動腰調整姿勢,讓雙腳能夠張的更開好接受對方,不斷地用身體磨蹭著暗示。他將手從肩膀處滑下,順著男人的背撫摸,即使隔著衣物仍舊能感到他的脊髓及肌肉為了自己動作著。
  慣例的聽到Mink嘆了一下氣,然後身體上的重量加重了些,他的肺部被擠壓著,空氣密度太高無法順暢的呼吸,他仰起頭張開了嘴,Mink一手繞過他的後頸,一手壓住大腿根部,腰部一頂讓侵入更為深入。
  「哈、啊…嗯啊…嗯…」他發出零碎的喘息,身體瞬間被激起麻痺般的快感,不論速度、力道,還是方位都敏感的身體一瞬間推向高峰,體內敏感點被Mink用力的刺激,同時刻自己的下體也被握住,隨著抽送過分的玩弄著。
  「嗯、啊,啊啊…」感覺得到自己前端不斷流出的液體沾濕了Mink的手,但黏膩的水聲讓他知道身體接合處更是濕的過份…Mink幾天的外出確實讓他很想念對方,但會這樣Mink一定也一樣想念他吧?剛進門沒多久就直接誘惑他果然是對的,蒼葉弓起身子,滿足的享受久別的情事。
  「哈啊…嗯……」
  光是這麼想,就覺得更能放得開,甚至連喘息也不想隱藏,雙眼因為沉浸於快感而盈滿淚水,視線朦朦朧朧,只看的到男人被汗水打濕的髮梢,跟總是皺著的眉頭,那咬牙忍耐的表情實在讓人覺得性感無比,想放過他卻又不想的情緒在心裡混雜著,蒼葉忍不住呻吟得更大聲。
  「哈嗯、嗯、啊…啊啊,嗯──」
  「哼嗯…」聽到那樣的聲音男人沙啞的低吼了一聲,身下加快了節奏。
  「啊、嗯…哈嗯……」
  被這樣緊逼,他不禁跟著擺動起腰,好想快點高潮…不過下體被箝制著,臉頰跟耳根都熱得不像話,血液在血管裡奔騰帶來的熱度叫人煩躁不安,Mink低下了頭吻去他的淚水,啃舔起他的耳根,濕潤的唾液讓熱度散發了一點,帶來的麻癢卻讓慾望有增無減,蒼葉忍不住地催促起來。
  「Mink,Mink…」
  「蒼葉…。」
  隨著Mink呼喊名字的聲音,體內深處被注入了熱流,自己的慾望也被釋放,強烈的快感狠狠的衝擊著身體,頓時腦袋一片空白。
  「…呼………」
  他呆呆地望著撐在身體上方的Mink,兩人相視著沒有說話,彼此交換著呼出的氣息好一陣子。
  俯視著的Mink和他一樣臉頰泛紅,汗濕的瀏海顏色被暈染得比平常還深,他用手揩去蒼葉頰邊的汗水跟淚水、整理他凌亂垂落在臉上的髮,額邊滲出的汗水隨著深邃的輪廓從眉間順著高挺的鼻梁滑落停駐在鼻尖上,蒼葉挺起上身,舔去那滴汗水。
  男人揚起了一邊眉、而他報以笑容,那滴汗嘗在口中十分鹹澀,卻讓他覺
得無比親近。

  「…滿意了嗎?」Mink離開他的身體,撥開頸邊濕黏的髮,半開的襯衫也被汗跟體液給留下了大片的水暈,他索性脫了下來,順便也移去蒼葉身上的。
  「嗯…」還賴躺著的蒼葉乖乖接受男人的體貼,廚房裡的水正好燒開了發出尖銳的警示聲,他側過頭看著爐上同時冒著煙的鍋子,用手背抹去臉上依舊不斷流下的汗水,背頂著桌面一段時間有點疼痛,身體與木製的桌面中間印下了他身體形狀的水蒸氣,想想幸好這桌子是原木製成的而夠結實,不然剛才如此的劇烈恐怕是早給弄壞了吧…。

  「那個啊,Mink…」
  「嗯?」
  「好、好熱…。」
  「廢話。」

  衣衫不整的男人皺起了眉關掉尖叫著的水壺,把衣物丟進洗衣籃後拉起了男孩。
  「走,沖澡。」
  「喔嗯、好──那先開空調吧、空調!這樣出來就會很涼快了。」
  「…僅限這次。」他皺緊了眉,想著出來時讓對方一定要把頭髮擦乾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吧。「不過感冒的話我可不管你。」
  「才不會呢。」他笑嘻嘻地跟了上去,想著等會他們會一起在這邊整理行李吧…那個時候再來清理桌子好了。


***


突然很想吃黏糊糊的H信所以產生的東西,剛好當成兄弟的生日賀(喂!
這篇的真意就是決定煮燉肉的時候不要突然想改菜單為炒飯(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