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From A to M】
※DMMd/MINK蒼,re:connect後妄想,算是MINK生日的超級遲到正式賀文(爆



  「喜歡的東西是?」
  「沒有特別喜歡的。」
  「討厭的東西是?」
  「沒有特別討厭的。」

  他們在沙發上對坐著,幾個月前買來的電視被調低了音量,畫面上正是天翻地覆的末日景象,演員低分貝的尖叫著,然而兩人只是面對著面,絲毫不管畫面上的光影是多麼的奪目逼真。

  「這樣回答是犯規的吧?」
  蒼葉有點抱怨的說著。
  「…什麼時候制定了規則?」
  回答的Mink則是皺眉,對他而言這只是段突如其來的日常對話,所以雖然本來並不是發問的立場,他還是提問了。
  「確實…沒有任何規則。」蒼葉搖了搖頭。「可是這樣對話無法繼續下去。」
  「就算你這麼說,沒有的事情就是沒有。」Mink為難的皺緊了眉,雖然所言聽來如此不誠懇,卻並不是在敷衍對方,而當然他也不願隨口答腔,能給出最準確的回答就是這個。
  「我知道啊…」傷腦筋,蒼葉也是清楚的,平常Mink確實不會對什麼事物表達出特別的喜惡、對於食物也只有好吃與不好吃的評價。
  若硬要說的話,頂多就是他在作品裡用藍色跟粉紅色點綴的機率較高、比起新的更偏好使用久的東西,以及總是閱讀著同幾本書這些事情吧。
  但說是喜好,其實比較像是習慣,同樣屬於念舊的人所以他能體會這種感覺。
  稍早前他讓Mink聽了些自己喜歡的音樂,接著問了他喜歡的音樂類型,而男人只是沉默了一會後回答『沒有特別喜歡哪種』。
  蒼葉在那個時候發現,雖然他已經能夠猜出對方大部分的想法,卻依舊不知道為何這個男人對除了他以外的事物反應如此的平淡。

  「Mink,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
  晚飯後他依舊無法忘懷這件事情,終於忍不住發問。
  「為什麼?」
  「因為我想知道。」
  男人放下手中的書轉向他…這是隨便他的意思吧。即使是一同在沙發上休息,Mink也沒對節目感興趣,不評論也不同他一起做任何反應,只是取來了書安靜地看著,這讓蒼葉更加的好奇。
  於是他將電視降低音量,盤腿轉過身開始這段問話。
  不過果然迎來的是這種有去無回的結局,雖然也不是意外就是了。

  「……」
  Mink輕嘆了一口氣。「我大概理解你想幹什麼,不過,一開始就搞錯了吧?」
  「咦,搞錯…什麼?」蒼葉有些不知所措,難道自己誤解了?可是那些答案明明毫不模糊。
  「問的方式太廣泛了,如果想知道答案的話,就該把問題設定的具體些。」
  「那麼具體來說的話,該怎麼發問?」
  「例如說。」他摘下眼鏡,將之放到一旁的茶几上。
  「你喜歡這部電影嗎?」
  「欸…」蒼葉反射般的點頭,然後又搖頭。「啊,不、其實我並沒有很仔細看,所以不算喜歡吧…」
  「你討厭黑咖啡嗎?」Mink靠近蒼葉,傾身將桌上屬於他的馬克杯注滿咖啡,拿起裝著方糖的罐子。
  「…不討厭,不過加點糖的話會更好。」然後他看見Mink將半顆砂糖丟進咖啡裡攪拌。
  「你討厭牛奶嗎?」接著Mink有點故意的挑起了眉。
  「不、我…不能說是喜歡。」換蒼葉皺了眉,今天並沒有準備,不過器具跟牛奶廚房裡是有的,需要的話Mink馬上就能弄出來吧。
  他們大多喝黑咖啡,但Mink偶爾會弄些拿鐵或是卡布奇諾之類的,除了撒上肉桂粉上頭還會加上拉花、他甚至幫自己弄出過蓮或是腳印的可愛圖樣,想想那是為了讓他能夠比較接受吧…其實蒼葉能喝牛奶,也並不是完全無法接受,何況加在了咖啡裡味道很好,但大概心裡還是有些抵抗,可以的話,果然還是不想要啊。
  「大概就是這樣。」Mink說完便沒有接下去,只是將咖啡遞上。
  「我懂你的意思了。」遞過來的咖啡還冒著熱氣,他喝了一口後就放回原位,然後挺起了身子坐正。

  「Mink。」
  「嗯?」
  「你喜歡咖啡嗎?」
  「嗯。」
  「你討厭甜食嗎?」
  「不特別喜歡。」
  「那就是討厭的意思吧?」
  「…算是。」
  「──噗哈。」不知道何時開始,Mink越來越常對他擺出無奈的神情,那讓蒼葉莫名的感到有趣。「可是,我很喜歡喔,因為你會露出困擾的表情。」

  「…」Mink沉默了。
  「…」於是蒼葉也跟著沉默,眼前的Mink面無表情看著他,他開始有些無法確定那是Mink不想讓自己得逞而故作鎮定、還是真的無言以對。
  「蒼葉。」Mink的臉依舊是讀不出情緒。
  「什麼?」被直呼名字讓他有些緊張,但蒼葉知道現在的Mink不可能因此而生氣,那也不是他生氣時的反應,所以他有恃無恐的抬頭迎上那雙金色的眼。
  「你剛剛說喜歡看我困擾?」
  「嗯。」蒼葉誠實的點頭,Mink很能幹,不論什麼都能好好的處理,唯獨這種時候,他會露出拿自己沒辦法的樣子,那可是很珍貴的畫面。
  「……」Mink再度沉默,看著自己的眼神令人摸不透。
  「…Mink,你喜歡我泡的咖啡嗎?」
  「喜歡。」
  今晚的咖啡是他沖的,在Mink身邊耳濡目染一陣子後,他也逐漸變得上手,既然現在已經是能讓Mink毫無怨言喝下去的程度,要說味道他是有一定自信的──但由Mink明白的說出喜歡還是頭一遭,蒼葉自豪了起來,心情也變得極好,現在自己的表情一定得意的要命吧?他透過笑彎的雙眼看著Mink,他正看向這邊,像是在研究自己每一個細微的表情變化。
  「聽你這麼說,總覺得很高興哪。」
  相對於笑開的自己,Mink此刻的表情十分的平靜、也十分的柔和,像是湖水一般的安穩。
  「蒼葉。」
  「是?」
  短時間內被喊了名字第二次,真的是,十分的難得…
  Mink傾向他,臉龐一下子靠近,他自然地閉上雙眼迎上Mink的唇。
  熟悉的熱度與Mink的味道壓了上來,明明是用一樣的肥皂甚至洗髮精,Mink身上的味道就是讓他覺得十分好聞,空氣之間還有著咖啡的香氣,和他身上的肉桂味十分合拍。
  身體交疊著,Mink捧起他的下顎,輕啄般在唇上吮吻,一邊用舌勾勒著唇沿,在蒼葉難耐而張口喘息的同時侵入了口腔中,熟練地刮搔敏感的黏膜、纏捲他的舌。
  「嗚…」但他的力道卻刻意的輕慢,實在令人心急,蒼葉忍不住發出既是催促也是抱怨的呻吟,雙手緊緊地圈住對方的頸項,自己湊了上去想加深吻。
  Mink在此時停止了動作移開唇,有些從上而下的看著他。

  「喜歡被這麼吻嗎?」
  Mink用接吻時,親熱時,以及高潮時那個比平常更低啞性感的聲音發問。

  「咦……?」呼吸吹拂著他唇上還未乾的唾液,帶來的濕涼讓被中斷的吻更顯得落寞,他一時之間無法理解而語塞。
  「喜歡嗎?」Mink只是平淡的等待著回答,好像剛才問對方喜不喜歡咖啡一般。
  看著那表情,蒼葉會意了過來,那個問答還在繼續,只不過Mink看來找到了別種延伸它的方式──
  「回答呢?」Mink有些壞心的揚眉,他靠得很近,幾乎是貼在蒼葉的唇端上說話,若有似無的滑過,索取著答案。
  太詐了…蒼葉嚥了口氣,身體對於Mink十分熟悉,被溫熱的鼻息挑逗著,此刻他的每根神經都已因他而發狂,就算知道這樣屈服似乎有些沒志氣,但沒志氣又怎麼樣呢…畢竟他確實是,很喜歡啊。
  「…喜歡。」
  聽到答案後Mink笑了一下,他再度湊近,和剛才同樣的親吻落了下來,先是輕柔的碰觸,然後舌沿著脣形描過,Mink溫柔撐開他微張的口後比剛才重一些的纏吻,然後吻越來越深,Mink探入深處刺激著口腔的每一處,逼近窒息的的快感反而令蒼葉更加沉醉,就算無法呼吸,也想多享受一秒。
  
  但身體依舊承受不住,氧氣用鑿的肺部痛苦著,雙手無力抓緊,發現到這些的Mink放過了他,脫力的身體瞬間向下軟倒。
  同一時間背部卻被穩穩的托住,Mink單手撐住他的脊椎然後將輕輕的放倒在沙發上,他感覺得到臉十分的燙,現在一定是十分的紅吧,奔竄的血液讓耳朵裡嗡嗡作響,還沒有平復的呼吸讓他大口的喘著,Mink也跟他一樣,不過相對之下倒是比平靜許多,他緩慢的調整呼吸後俯身蓋住自己。
  陶醉地看著那張緊皺著眉的臉龐越來越近,鼻尖擦過鼻尖,髮上的墜飾落在他胸口上,Mink笑了一下,輕吻起他的臉頰,說是吻,其實比較像是用唇和頰與他溫存。男人在親熱的時候總是不同於日常的平淡,既溫柔也熱情,但像這樣突如其來的調情倒是很少見。
  「等等、Mink,啊哈──」睫毛從頰側擦過和點點碎吻的搔癢感,以及慢慢移到耳鬢邊的廝磨讓他嘻嘻笑了起來,並不是覺得很有趣什麼的,而是這種接觸讓人莫名覺得心中洋溢著溫暖跟喜悅。
  細吻落上他的頸動脈,頸子被牙齒輕輕啃咬,他努力抿住唇不讓自己繼續笑出來,Mink的髮劃過臉頰鼻尖脖子跟鎖骨,唾液在身上留下軌跡,然後再度回到頰側,耳根被溫柔的舔拭。
  「──嗯…所以說,等等──」一瞬間比剛才都更強烈的電流滑過脊椎,他反射性的伸手抵住Mink的胸膛。

  「討厭嗎?」明明知道那句話並不是拒絕,Mink依舊故意的發問。
  「…怎麼可能…」氣息吹拂在耳際,讓他忍不住瞇起一隻眼。
  「所以是喜歡的意思嗎?」
  「……欸、嗯…」聲音近在耳際,聽起來卻朦朦朧朧。
  「嗯?」
  「嗯…是吧…」
  「是什麼?不明確的說出來的話我可會不知道。」此刻的姿勢讓他看不見Mink的臉,但可想而知那平常總是沒什麼表情的臉龐一定正露出惡作劇般的玩味吧,會這樣子難道是因為剛才自己說喜歡看他困擾的報復嗎…?
  「那個…」雖然覺得不甘心,不過事情既然是因自己而起,就要負責到底吧?這麼想後一瞬間似乎全身的血液都衝上腦門,於是他吸了口氣──
  「就是,喜歡…被那樣對待啦…怎麼會討厭嘛喜歡都來不及了──甚至連你現在這樣欺負人也覺得很喜歡啊可惡…喜歡、很喜歡、喜歡的不得了啦,你的味道動作表情跟個性──一切都很喜歡…啊啊搞不懂在說什麼了混蛋…你明明知道的嘛,那個,我,喜歡你啊──」

  …這番話真是不得了啊,他在一口氣說完之後的當下立刻感到丟臉,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在掌心裡懊悔的無聲尖叫著,實在太愚蠢了,為什麼無法說的更好聽呢,簡直像是小學生一樣,Mink這個時候一定正在嘲笑他吧?

  「……。」果不其然,Mink一手掩著嘴角側過了臉,雖然並沒笑出聲,但肩膀的抖動表示的很明顯,這讓蒼葉更感到難為情,他愈加閉緊眼蓋住自己的臉龐,恨不得馬上消失在地表上。
  視線一片黑暗中他聽到Mink在沙發上動作而引起的聲音,想來是已經笑夠了吧…遮著臉的手上感受到了他的溫度。
  「喂。」Mink想拉開他的手,不過蒼葉堅持的抵抗著甚至把臉撇向了椅背的那邊,於是他也任由他繼續保持這個姿勢。

  Mink的手離開後,取而代之落在手背上的是唇的感觸,以及細微得難以形容、卻聽到的吻的聲音。
  「…欸?」他放鬆手的力道,慢慢的張開手指,從指縫中看到的光景和平常接吻時一樣。Mink輕吻著他的手背,一手則輕輕地順著他的髮。
  被這麼安撫讓羞恥感頓時少了許多,手的力道也減輕了, Mink直接握起他的手將唇碰向掌心,輕輕的磨蹭。
  「…我知道了。」聲音從指縫中傳出,吐出的氣息溫暖著掌心,Mink重複的說著。「知道了。」

  Mink重複的說著,帶著微笑,明顯的讓人能體會到那是屬於幸福的笑容。
  …真是糟糕。蒼葉皺眉,自己對這個人完全沒有辦法。

  手被放開後男人將他擁入了懷中,靠著那個厚實的肩膀跟壯碩的臂膀,以往未曾想過擁抱是如此讓人感到安心舒適的事情,就連壓在身上的沉重也讓人感到踏實,於是他閉上眼感受。

  「Mink。」
  「嗯?」
  「我喜歡你。」
  「我知道了。」
  「我很喜歡被這樣抱著,也很喜歡跟你接吻、跟你一起生活。」
  「嗯。」
  「所以,你也喜歡這些事情嗎?」
  「喜歡。」
  「真的?」
  「沒必要說謊吧?」
  「嗯,我知道,你也不喜歡同樣的事情說兩次吧。」
  「嗯。」

  「那麼,你喜歡我嗎?」

  「……」
  Mink沒有回答,若不是他了解Mink的個性,想必會認為他在逃避吧?但蒼葉很清楚,Mink正在認真的思考能夠給予自己的最真實的回答,於是他等待著。
  
  「不是喜歡。」沉默過後,Mink在他耳邊輕輕說著。「…好好的記住這件事。」

  「   」

  答案震動著耳膜,他張開眼,看著男人,而他也一直看著自己。
  「記住。」Mink的表情十分溫柔,如同剛才一般的重複著。

  ──記住,我愛你。

  「我知道了。」
  他終於了解了剛才Mink的心情,忍不住做出一樣的回答。
  ───知道了。
  雖然沒有什麼美麗的前言,和自己習慣的含蓄說法不同而是直接的告白,不過,就Mink這種憋扭個性而言反而是最令人動容的。

  真的是沒有辦法。
  於是蒼葉只好緊緊的緊緊的,抱著這個男人不放手。

【end】

 這是跟兄弟怨念好久的逼人家講的段子,辦起事時講話會有點抖S跟壞心的MINK終於寫了了QQQQ

還有一直想寫的那句話終於也能用上啦

 後半段都是剛剛飆完的所以應該還會有不順的地方吧(爆 總之之後也是會修正後再丟P站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嗚嗚嗚喔喔喔喔這真是太棒啦ˊ///q///ˋ
    這樣壞壞的調戲蒼葉的Mink好喜歡啊ˊqˋ
  • 謝謝XDDD
    FD時那個壞壞的調戲眼神很喜歡所以跟S一直都想寫寫看這種段子(艸)///
    MINK壞心挑眉超萌的,傻傻地被挑撥成功的阿歐巴也好可愛...哈斯哈斯

    aterry 於 2013/10/15 00: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