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差點忘記放到網誌來(幹

※DMMd/MINK蒼 萬聖節快樂\^Q^/ 一年之中最喜歡萬聖節!因為不想跟生日時一樣沒趕上這次有一點趕,所以許多地方變得太過像自己平常的白爛說話語氣了對不起,之後再來修正,不過其實他們也該開始有些笨蛋對話了,我是這麼想的啦,絕對不是在幫自己找藉口(爆

 相處以來,這是一起度過的第二年。
  蒼葉看了看窗外,入夜的森林一片漆黑,不過依舊可以看到樹葉被夜風吹拂而反射燈光的形狀,外頭的風一定很大吧。
  現在的氣溫明顯比夏季低了很多,白日的時間也開始縮短而夜晚變得漫長,現在已經是深秋,接著冬天就會來臨,為了這件事他們現在可是一有空就準備著──比起這裡,雪也不會下的碧島實在太溫柔了、這裡的冬季完全可以用嚴酷來形容;去年天氣才開始變冷時蒼葉就因為無法習慣而得了重感冒,那個時候Mink一邊嫌自己身體虛弱,一邊為他拉棉被換毛巾的情形現在還記憶猶新,不過他已經適應了也有了萬全的準備,所以今年應該沒問題…何況幾個禮拜前房裡還多了一個移動式的電暖爐。
  端起手裡的咖啡壺,指示燈已經亮起,他熟練的將咖啡注進馬克杯裡,看著半透明的液體顏色隨著高度在杯裡逐漸變得濃厚,蒼葉吸了口氣,放下壺子,下定決心的對著空氣點了頭,端起咖啡走向書房。
  晚飯後Mink總是在那兒看書,蒼葉會為他送上咖啡,只是這次他在男人的身邊停下了腳步,放下咖啡後並沒有直接離開,察覺到的Mink抬頭看向了他。

  「Mink,那個啊…有件事情想問你──」
  蒼葉有點遲疑,不過既然都開口了,Mink也不是無法商量的人,就試看看吧?「三十一號那天晚上,你能早點回來嗎?」
  「三十一號?」
  Mink皺起了眉,因為兩個人之前也曾經面對過這樣的情況,所以他一瞬間還以為馬克杯裡的飲料又是別種東西。「…萬聖夜嗎?」
  「嗯、啊,是的。」蒼葉有些愣住,經過上次情人節的經驗,他知道Mink對節日是十分冷淡的。
  「…這裡可是大部分人都信仰天主教的國家啊。」對方的一臉驚訝讓Mink無奈地嘆了口氣,自己平常的反應或許是真的什麼都不關心的樣子,但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就算信仰不同,街道那個樣子,想不知道都很難吧。」
  「…說的也是。」他點頭,從幾天前開始,街上較熱鬧的地方就掛上了各種眼花撩亂的應景裝飾,櫥窗畫上了骷髏或是蜘蛛網的圖樣、搭配蝙蝠棺材的模型還有萬聖節特賣的訊息,整個城市都瀰漫著陰森中帶點熱鬧的氣氛,就連他工作的地方也在櫃檯擺上南瓜造型的桶子,那時他才發現過不久就是萬聖節了,連播放器裡的音樂也不知不覺變成了應景的歌曲,即使Mink所待的鄰鎮,也不例外吧。
  「話還沒說完吧,要我早點回來的原因是?」Mink看向他,蒼葉很少對他提出什麼要求,不過一但提出要求時,通常都會有點麻煩…雖然他是無所謂。
  「嗯,果然不行嗎?」
  「不是不行,而是早退的話總得有個能跟店長交代的理由吧?」
  「那是可以的意思嗎?」
  「…端看理由。」
  「那天,那個…有鎮上的孩子說想來要糖果。」
  不知道為什麼,在平凡也好或是現在的雜貨店也好,他待的工作場所常常會有些固定的孩子光臨,前幾天孩子們走進店裡熱熱鬧鬧的討論要扮什麼、或是去哪家要糖果的時候,他被捲進了話題裡,當孩子們看著他,你一言我一語的問蒼葉住在哪兒,也想去他家要糖果的時候,那一雙雙天真無邪又熱切的眼神實在讓人無法拒絕。
  「…來這座偏遠的森林裡?你應該知道這裡對孩子來說有多危險吧?」
  Mink的眉頭皺的更深了,那可不是還會在萬聖節要糖的孩子能當作試膽的路途。
  「啊、不是這樣。」蒼葉連忙揮手。「我也是告訴他們這裡太危險了,更何況家長也不會同意吧,那個時候店長也在,他提到當天晚上店裡不會營業,而是打算邀幾個朋友一起開個小小的派對,如果我們願意的話可以在那等孩子們來要糖,所以我想問──能不能過來陪我呢?」
  「……」Mink的沉默很長,通常這個時候都會伴隨著一聲嘆氣,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後終於萬分無奈的回答。「算是能交代的理由吧,差不多七點左右收工,稍晚過去。」
  「嗯,謝謝你。」
  簡單的說可以就好了嘛…蒼葉不禁在心裡偷偷想著。


***

  『Trick or Treat!』

  店鋪的門打開,孩子們的聲音響起,蒼葉站起身拿出托盤任他們挑選時,Mink正和店長還有其他人喝著熱蘋果酒看著這一幕。
  「聽說這蘋果酒是你釀的啊?手藝不錯嘛──」喝多而漲紅了臉的中年男人笑著搭話,而Mink只是禮貌性的點頭。
  「Mink很厲害喔,這些蘋果糖也是他昨天做的。」發放完糖果的蒼葉在他身邊坐了下來,自然的接上話題。
  本來就是事實嘛,蒼葉絲毫不在意Mink對他多管閒事的白眼,昨晚Mink在晚飯後並沒有直接進書房,只是抱著牛皮紙袋走進了廚房,本來以為他是想自己沖咖啡什麼的,過不久卻傳來了溫熱的太妃糖甜味,走過去一探究竟時料理台上已經擺滿了半盤的蘋果糖,Mink看了他一眼,便直接叫他過來幫忙沾上巧克力米和杏仁,還囑咐著不要沾太多免得過甜什麼的。
  太妃糖的味道很香,淋在果面上反射著燈光看來十分的漂亮,雖然不是嗜甜的人,不過看著看著總覺得似乎非常的美味,才轉頭問Mink能不能試吃看看時,他已經打開冰箱,取出裡頭已經製作好的蘋果糖交給自己。
  帶酸的蘋果跟不會太厚的糖衣讓整體不會過甜,不過太妃糖實在太黏,即使特別注意了,卻還是會不小心讓頭髮沾到上面,他一邊有點狼狽地把把頭髮分開,一邊看著Mink俐落將蘋果浸到太妃糖漿裡的動作。
  這途中也提過要不要試看看製作成南瓜或什麼的造型,Mink卻只是說能吃就夠了,何況他也沒做過、他們明天得早起,經不起失敗浪費的時間,這種急就章的準備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最好的,嗯…確實是Mink的作風,這個人就是這種既然要做就不會敷衍的個性呢。

  「Mink。」想到這些事情後,蒼葉看著還是板著一張臉的男人,他正安靜地聽著酒伴胡扯、偶爾禮貌的回上一兩句,於是他出聲呼喚,然後在對方轉向自己時將托盤放到了Mink的手上。
  「──這是幹什麼?」Mink單手撐著托盤的底部,放下酒杯後另一手抓住邊緣,試圖想把托盤推回去。
  「我稍微有些累了,口也有點渴,而且我也想跟店長喝點酒。」蒼葉對他露出一直以來被芳江阿姨稱讚的爽朗笑容,不動聲色的壓著托盤的另一側硬是不讓Mink抵回來。「等會麻煩你幫我應門。」
  「……」Mink沉默,還是沉默,不過沉默並沒有用,蒼葉看著他的表情毫無破綻,逕自把托盤推給他後就拿起杯子替自己倒酒喝了起來,而且還喝得不小口,一下子不擅長喝酒的他雙頰就已經紅了起來。
  「知道了,你別喝太多。」這傢伙醉起來可是不得了啊…他提醒旁邊的人不要讓對方喝醉,然後站起來和蒼葉交換了位子。
  時間已經有點晚了,剛剛來過不少裝扮成各式各樣鬼怪的孩子,他一邊希望著就這樣直到散會最好都不要有誰來要糖,一邊奪下蒼葉手中的杯子。

  然而事與願違,越是不願莫非定律越是會來造訪是亙久不變的常態,在他接下盤子後的十分鐘,就有一群孩子熱熱鬧鬧地來在櫥窗前,對著裡面大喊。
  「………」雖然在蒼葉跟其他人的催促下走到了門口,不過他卻遲疑著,門外的孩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能隱約看到有個人正在門後打算應門、不知為什麼卻遲遲沒有開門,孩子們還太矮按不到門鈴,於是他們交頭接耳的討論了一會,舉起小小的拳頭此起彼落、扣咚扣咚的敲著門。

  掙扎了一會後他終於打開了門,充滿精神的喊聲同時間就炸了開來。

  『Trick or Treat!』
  「……」看著眼前一張張紅通通的小臉,Mink自己也說不上來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他將托盤放低,示意他們自己選,幾個比較年幼的孩子身上制式尺寸的服裝實在過大,他們努力的調整自己頭上遮掩住視線的被單和巫師帽後抬頭看向他,突然的就哭了起來。
  「……」這下Mink真的不知所措了。
  「哇──怎麼了?」蒼葉趕忙跑到了他的身邊,本來還有點疑惑,但看了看彼此瞬間理解了過來,他迅速的從自己手中拿過糖後,親自一個個發糖安撫著。「不要怕、沒事的,這位叔叔是個好人喔,他只是表情恐怖了點,Mink,你的表情太可怕了啦,稍微笑一下嘛…」

  ……就是怕會這樣,所以他才說不要啊。
  Mink下意識皺緊了眉,然後察覺到這件事似乎讓情勢又惡化了,於是他努力不讓自己擺出更可怕的表情,但這還是止不住孩子們的哭聲,哭聲一個感染一個,年長的孩子們也慌忙地幫忙安慰著,於是他只能快速向後退,然後轉身走進了店裡。

  蒼葉以為他是想讓孩子們安心,不過過了一會他又走了出來,手裡抱著工作時帶的工具袋。
  ──莫非是要回去了嗎…才這樣想著,Mink卻從裏頭拿出了一大袋色彩繽紛的糖果,倒進了剛剛從櫃檯上一併拿來的南瓜造型桶裡。
  「…抱歉,我並沒有要嚇你們的意思。」他蹲下身,壓低水平的視線讓身形造成的壓迫感減少了許多。「當作是賠禮,選自己喜歡的拿吧。」
  孩子們一開始還有些膽怯,不過第一個人提起勇氣帶頭伸手後,其他的孩子便也紛紛跟進選起糖來,過了陣子氣氛馬上回到了開門前的熱鬧。

  「嗯,就結果來說,做得還不錯不是嗎?」
  一邊向已經恢復笑容前往別家的孩子們揮手道別,蒼葉一邊看著Mink有些為難的側臉。
  「…別挖苦我了,這種事情一點也不適合我。」
  「小孩子是很厲害的唷。」蒼葉微笑。「他們看的出來人的本質。」
  真覺得是可怕的人,即使是最喜歡的糖果也不會收下──Mink手上的桶子裡少了許多糖,這已經足夠證明他所說的話。
  「所以你很適合,放心吧。」
  Mink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在他開口的那一刻,熟悉的聲音再度響起。
  不知道什麼時候對街出現了另一群孩子,似乎是看到他們站在門口,快速地加緊了腳步向著這邊而來,所謂的餓虎撲羊大概就是這種情境吧。
  「等等──不可以逃喔,你不是會逃避的男人吧?」蒼葉像是讀透了他的心思般,在那瞬間迅速抓住了Mink的手。 
  就力氣而言當然是不可能輸給對方,隨時都可以掙脫,不過蒼葉接下那句話…那就是別的問題了。
  「加油,沒問題的。」一臉笑嘻嘻,表情好像散發著光芒般。
  「……」他緩慢的吸了一口氣,眼前的蒼葉一臉燦爛的對他豎起大拇指,仿佛全世界兒童的愛與希望與夢想都隨著這個桶子交付於他手上了。

  『Trick or Treat!』這群孩子的年紀比起剛才的大了些、並沒有簡單就被他嚇到,裝扮從電影英雄到肚皮舞孃都有,一下子就排成一排圍在面前喜孜孜地看著這邊。

  Mink轉頭望向蒼葉,後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退的離自己老遠,還抱起了那隻狗用兩隻狗爪比出萬歲的動作,一臉的鼓勵……還有他絕對沒看錯的看好戲的期待眼神。

  一秒、五秒、十秒,大約過了半分鐘,他才緩慢地看著眼前的群魔亂舞開口。

  「──Trick。」托盤被稍微再往上抬高了點,Mink毫無表情的做出了回答。

  『……?』
  孩子們懸著笑容還沒有理解過來,本來以為對方會笑著將托盤遞給他們,眼前的彪形大漢卻站挺了身子,然後選擇了讓他們惡作劇?那個、惡作劇的方案什麼的他們其實沒有準備啊怎麼辦…是說他的手裡明明確實拿著糖果,那麼應該是有意要給他們的不是嗎?但男人把托盤提高到了肩膀的位置,就算他們誰立志成為籃板高手,那個高度對目前的他們而言卻是搆不著的天空之城拉普達啊,就算想喊聲巴魯斯讓天空之城墜落,也得有飛行石才可以…這是,玩笑嗎…?小小的腦袋錯亂的想著,滿天的問號簡直要比周圍的南瓜燈籠還搶眼,兩方懸在對話間的空白讓氣氛比薑餅還僵。

  「哇、哇!那是開玩笑的啦,來來來糖果在這邊,不要客氣盡量拿喔──」Mink沒有看過蒼葉動作這麼快,這次連那隻狗也踩著小碎步快速的上前擺出可愛的樣子展示著它蓬鬆的毛轉移他們的注意力,肩上的寵物用蝙蝠翅膀因為動作晃啊晃,比照在遠方櫃子上的盧拉坎,它從一開始就沒答應讓蒼葉戴上那頂海盜帽參與這個節慶,平靜無波的看著一切,然後,果斷的撇開頭。
  
  「Mink,剛剛那個回答太過分啦──」
  好不容易打發孩子們走後,手邊的糖果也發送得差不多了。蒼葉迅速拉下門
、轉頭想抱怨,看見的卻是店長跟他的朋友們不知道何時已經醉得東倒西歪,幾個大男人趴在椅背上含糊不清的說著夢話,只有Mink安穩地坐在原本的座位上,自己本來喝到一半就擱下的酒杯已經乾乾淨淨。
  「是你要我試的不是嗎?」他聳肩,表明自己盡力參與的立場。他只是想知道那麼回答會發生什麼事,所以試著說說而已。
  「…你剛剛可是散發著『敢惡作劇的話,就試試看啊』的氣場啊。」他敢打賭剛剛Mink有點…不、是確實覺得非常有趣吧?
  果不其然,Mink挑起了眉一副不知道蒼葉在說什麼的樣子,但嘴角的笑意連遮掩都不遮掩。
  「算了…確實是我先開始的沒錯。」
  …這個人某方面可是十分壞心的,他比誰都清楚這點,只能苦笑著把東西放下後跟著坐下。
  可是,為什麼要把店長他們灌醉?
  離開前他們至少還有基本的對談能力的,現在這樣,想必明天光是宿醉都夠他們受的了吧?幸好這裡是雜貨店,解酒藥就在那邊的架上。
  Mink聳了聳肩,其實他應該知道答案,八成是不想讓自己有機會多喝幾杯吧,自從某次喝醉後的第二天,Mink就幾乎不讓他碰酒了,他也知道那是因為自己酒品差,這點不少人抱怨過…嗯,可是節慶的話他還是想跟大家一起盡興的喝嘛。
  『抱歉打擾兩位,不過差不多該回去了。』盧拉坎的聲音傳來,它依舊在遠方平靜的說著。
  「他們住哪?」看了眼時間確實也該走了,Mink環顧了一圈,看著一地的屍體發問,感覺要把這些人都帶回去是項大工程。
  「啊,那倒是不用…稍等我一下。」蒼葉繞到了櫃檯後方的倉庫,調整好暖氣後從裏頭搬出幾個睡袋。「店長交代過如果喝醉了讓他們睡在這邊就可以了。」
  

  因為說好了Mink晚上會到這邊來,所以早上是搭Mink的車來上班的,Mink的酒量比起自己好上許多、蘋果酒的酒精濃度也並不高,所以依舊是由他來開車,店長他們會醉成那樣想必是不知道混了幾種酒進去的後果吧…他坐在副駕駛座,從車窗打開的一絲隙縫呼吸著森林的味道,隨著夜色窗外的空氣溫度比剛才更低了些,本來就不濃的酒意已經消退,留在口鼻之間的是清香的水果餘味,他打量了一下放置在腿上、有著大大笑臉的南瓜桶子,那是Mink在離開戰場同時塞到他手裡、事先就徵得店長同意帶回家的紀念品,將打扮成相稱造型的蓮抱進裡頭坐著十分可愛,所以他打算回到家後做個拍張照什麼的──突然想起一件事。
  「Mink,那些糖果…是什麼時候買的?」
  「我那的年輕人,說既然要來就帶著以備不時之需。」
  意思是店裡的年輕人提議,所以趁著午休買的吧?就這麼不想承認嗎?
  「啊,最底下有張收據。」
  「…看來是忘了拿走。」
  「……這樣啊。」當Mink用這種能夠以多種角度解讀的方式說話時,不要多問是最好的做法,所以蒼葉沒有追問下去。
  不過按照他的認知…蒼葉忍不住把臉埋進蓮的後頸裡偷笑起來。

  這個人如果有孩子,會意外的溺愛吧…當然是繃著臉的。

  吉普車在家門前停了下來,All-mate們一下車便直接進了屋內充電,關上車門後他停下腳步從外滿足的看著房子,早上刻意留的燈火是窗邊的南瓜燈,那是昨晚做完蘋果糖後央著Mink做的應景物,從外面看起來還挺有那麼一回事,當然南瓜的內容物事後由他做成了湯,在早上的時候美味的享用掉了。
  「啊。」
  Mink已經站在廊下準備要進門,聽見他在車旁發出聲音,不解地看過來。

  「話說回來,Mink。」蒼葉趕上男人的腳步,拉住半身進了門內的他。
  「…怎麼?」

  「Trick or Treat?」
  他向他伸出了手。
  「我身上可是一顆糖也不剩了。」面對這句話的Mink皺了眉,而且是不怕嚇壞人的那種明顯的皺法。
  「沒辦法,那我只好惡作劇了。」明明根本沒什麼好意外的,蒼葉依舊裝模作樣的煩惱。
  「敢惡作劇的話,就試試看啊?」
  Mink卻沒當一回事的笑著。

  「嗯…」蒼葉歪了歪頭,輕輕將桶子放在了腳邊,然後將雙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你覺得,讓人無法準時起床的惡作劇如何?」
  「意思是,因為要不到甜頭,所以你打算妨礙我睡眠?」
  這倒是讓明天要上班的他稍稍有點困擾了。
  「嗯,差不多是那個意思吧。」蒼葉將臉龐湊近Mink,但並沒有吻他。「就是個讓你無法準時上工、信用破產的小小惡作劇而已啦…不過也不是一定非得如此。」
  「繼續說。」Mink輕輕地用鼻尖蹭過他的,看起來似乎不是沒有興致。
  「Trick or Treat.」蒼葉享受著那親密的碰觸,加重了說出關鍵字時的語氣。「──選擇另一邊的話…不就可以不用接受惡作劇的騷擾?」

  「…這種話虧你說得出來。」
  「嗯,雖然也不是沒有遲疑過這樣好嗎,不過反正都說出來了。」
  害羞什麼的那種東西大概是在他向對方要糖的時候,就決定拋棄了。
  「說到底這兩件事,不是殊途同歸嗎?」
  「嗯,差不多是那個意思吧。」蒼葉重複的回答。

  「So, trick or treat?」

  他拉住男人的衣領往屋裡走進,用唇堵住他的回答。
  答案是什麼也不重要了。
  大不了一起請假。


───

靠杯啊,最後一段寫得像是人妻在知道老公會疼小孩後突然想幫他生一樣(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居
  •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這是 這是怎麼回事啦啦啊啊啊啊啊♥
    這整篇都萌到心坎去了 我快升天了>///////<

    冷靜的跟小孩開玩笑的Mink好可愛!!
    繃著臉寵溺著小小蒼葉(幻想)的Mink也好可愛!!
    雖然一開始的時候妄想著蒼葉是否要開啟萬聖節cosplay的糟糕走向
    但是這種劇情果然也是棒到不行啦>////<

    最喜歡大大的敏蒼了!!請繼續加油!!
  • COSPLAYwwwwww總覺得好像會看到Mink露出嗤之以鼻的笑容整個很棒(喂
    謝謝喜歡 我還會繼續愛敏蒼的Q/////Q!!

    aterry 於 2014/01/28 00:26 回覆

  • annie
  • 大大妳寫的mink簡直戳中我萌點>///<
    在冷淡強硬底下藏著的溫柔才是男子漢的浪漫,mink老大好小攻~
    如果可以真希望後面的"不讓你睡"H段可以不要拉燈......OUO

    還有想要看mink被小孩子叫"Father"的反應XD(然後蒼葉被叫"Daddy">w<)
  • 謝謝您不嫌棄XDDD
    那些孩子不是他們的喊爸爸有點奇怪啊 不被嚇跑已經是奇蹟了

    aterry 於 2014/08/15 01: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