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與另一篇同時發表的Cold rain為同一篇,只有結局稍稍不同,因為兩個版本都還滿喜歡的就一起放出來這樣



  雨下個不停。
  單處於此,在陰暗不見五指的森林深處,他感覺自己像是被隔離於世。
  然而嚴格來說卻不是這麼回事,在他的身邊蓮陪伴著自己,盧拉坎也因為整日的豪雨,被留在了下來。

  Mink還沒有回來。


  「還不至於到需要請假的地步。」認真的男人出門前面對豆大的雨滴,簡單不帶猶豫的表示自己見過更誇張的情形,撐起傘頭也不回的出門。

  雨聲大的要命,窗外閃電刺過天際,響雷炸起,整個世界彷彿為之顫抖、梁柱之間甚至落下了些許灰塵,讓蓮和他一起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噴嚏。
  蒼葉伸手摸摸那柔軟毛茸的小型犬,像是在安定彼此的心情。


  門窗被風雨拍打著,室內受室外溫度的影響也變得些微涼。
  尤其入夜之後,那股潮濕帶來的寒冷更顯得明顯。

  持續了一整天的雨聲大得令人煩心,他聽不見電視、聽不見廣播;甚至必須湊進蓮的身邊才能成立對話。
  被震得遲緩的聽覺讓他無從去聽門外Mink的引擎聲,他只好將身體轉向窗戶的方向,等待那邊傳來熟悉的燈光。

  就這麼等著等著,和身邊備好的乾淨毛巾和裝著熱咖啡的保溫瓶一起,他蜷縮在沙發上聽著雨聲。
  聽著雨的聲音。

  他想著,小的時候也曾像這樣,靠在窗台聽著雨聲,等待離家的父母回來。

  那天黃昏的天空是如此的厚重,像是有千萬隻烏鴉聚集在天空堆出了雲層,層層壓制下紅黃色夕陽濃豔得令幼小的他感到不安以及恐懼。

  那個時候,外婆會走到他的旁邊坐下,拿來毯子蓋在他身上,跟他一起看著天空。
  跟他解說著那是颱風的外婆說話的聲調現在想來實在有些僵硬,想必是拼了命想出這個話題、藉此讓他分心吧。

  滴答,滴答,雨下個不停,世界被毫無節奏的聲音打集,籠罩著他。
  他抬起頭,窗外依舊沒有出現期待的光影。

  Mink還沒有回來。

  其實確實也還不到他平常回來的時間,蒼葉低下頭,認命的將臉埋回臂彎裡。

  還有一個小時。
  點放的秒針與雨、以及雷聲,同步的喧鬧著。
  聽覺被大量的聲音侵襲,反而變得什麼也聽不進去。
  安靜的男人不在身邊,世界變得更加無聲,卻一點也不寧靜。


  『拜託快點回來吧。』
  跟剛才抬眼不過隔了幾秒,他再度看向窗外,低聲懇求著誰卻只得到了同樣失望的答案。

  他開始分不清那是雷聲還是引擎聲,分不清那是車燈還是反射在雨上的屋內燈光,分不清自己為何如此焦慮,只知道Mink始終沒有回來。


  Mink還沒有回來,還沒有。
  他低下頭等待,然後又抬頭一分一秒的確認時間的前進,一次一次讀著手表上的數字,一次又一次為所剩的時間還如此之多感到難耐。

  Mink還沒有回來。

  說著這句話的自己的聲音先是在腦袋裡模糊的響著,感覺好像看得見Mink走進屋裡。

  滴答、滴答,規律的步伐聲會揉進雨聲中。
  即使是淋了段大雨,男人依舊會踏著不急不緩的步伐走進屋裡,深色的大衣衣襬被雨水潑漸沾染,上頭還附著一點泥土碎草。
  他會彎下腰將濕透的皮靴脫下放在門邊,那個時候吸飽水氣的捲褐髮會從他的額際垂落,變得沉重而滴著水珠。

  他總是不當回事的表情,會在看見自己的時候皺起眉頭,說著不是說過別等門了嗎?然後一邊接過毛巾,一邊用拿自己沒辦法的表情跟自己道謝。

  不過,那也要等到他真的回來。
  誰的聲音帶著嘲笑的這麼說。
  三秒後他的大腦認知到這件事情,蒼葉用力的張開眼睛,幾乎是跳起來般的看向時鐘。

  雨還沒停。

  時鐘並不在那個位置,應該說那兒本來就沒有時鐘,他困惑不解的轉著視線,入眼的是熟悉的自己房間,窗外依舊下著暴雨,昏暗的分不清是白天還是夜晚。

  雨還沒停。
  是什麼時候睡著了?他揉揉雙眼。
  緊閉的房門縫隙下傳來隱約微弱的光芒,客廳的暖爐還沒熄滅吧,他為了等待Mink特地在裡頭多加了些柴火。
  從感覺判斷,他睡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吧?必須再去加點柴火才行。

  出了被窩後有些寒冷、他拉過椅背上的外套隨意披上,緩慢的打開房門,眼前Mink卻坐在那裡,在他等待他的沙發上安靜喝著咖啡,看著窗外側耳聽著雨的聲音。

  「Mink?」他確認般的出聲叫喊。

  被他這麼突然出聲嚇了一跳而差點打翻手中咖啡的Mink連忙穩住,然後轉頭看向他。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你在說什麼?」Mink皺著眉頭,清晨八點的鐘聲其實不久前才剛響過,所以他不必特別去確認時間,思考了下後他對蒼葉招手。「…過來喝點東西,然後清醒一下吧。」
  


  啊,是這麼回事。


  昨晚他確實一直盯著時鐘等門,但到了平常的時間Mink就回來了,遞過毛巾跟他聊了下後,兩個人跟平常一樣道了晚安就進了房間。
  為什麼會混亂了記憶呢?他看向蓮。
  『昨晚腦波有些絮亂,可能是被暴雨給影響做了夢而混亂。』
  --簡單來說就是睡昏頭的意思,男人與狗還有不知道何時也進來了的鳥用這樣的表情一起看著他。

  從哪裡開始混在一起了呢,他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著。
  「那個啊,Mink。」,接過Mink遞來的咖啡,沉實的手感跟熱燙的溫度讓他確實的感受到自己回到了現實。
  「嗯?」
  「歡迎回來。」
  「昨天不是說過了嗎?」
  「嗯,我知道。」
  「嗯。」Mink用昨晚那個並非夢、而是確實的拿他沒辦法的表情微微笑著。


  雨還沒有停,天氣還沒有放晴,他們的週圍還是籠罩著雨的聲音。


  但他的心情很好。
  不論如何,他總算在那樣的日子裡,等到了該回來的身影。
  世界如此寧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