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派】

  他烤了南瓜派。

  用隔熱手套將派端出來的時候、熱騰騰的香氣撲上了臉,烤盤上的派沉甸甸的捧在手中的當下,他這才有種自己烤了派的實感。
  派皮呈現漂亮的金黃色,格線中的內餡看來也保持著濕潤柔軟,他想這是成功的象徵吧——沒有想到會一次就成功呢,本來只是想說做做看來著,材料什麼的家裡就有,畢竟是這個時節。

  今年他們並沒有打算外出,說來也是,萬聖節這種日子對住在森林裡又是成年人的他們來說,除了用來當作喝酒的理由以外,基本上過的意義是沒有的吧?
  他自己是沒什麼事,也不是沒人邀約,但變裝派對什麼的因為不太擅長這種事情、更覺得準備很麻煩,當然Mink也不是那種會對派對有興趣的人,一個人去實在太尷尬,只好拒絕了,只不過看著日曆跟週圍喧雜的氣氛,不由得就想想跟著做些什麼應景而已,所以,南瓜派就在這裡。

  他照著食譜上說的,用造型片替派灑上了眼睛嘴巴,做成南瓜燈的笑臉。

  他做了南瓜派。
  看著擺在面前造型完成的派,心情複雜。
  腦袋裡只有自己做了派這件事情,還有──

  糟糕啊好像有點大,這個…不是兩個人能夠吃完的程度。
  再放兩天應該也會面臨吃膩了而得丟掉的情況吧。
  食譜什麼的份量都是騙人的啊,看照片覺得好像應付的來,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回事,為什麼他沒有在填料進派盤的時候就發現呢。

  喀答,他聽到聲音,轉頭,Mink走進了廚房似乎是想幫忙,他正想挽起袖子,果然是想來幫忙嗎──可是派已經做好了,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兩個人面面相覷的看著彼此,桌上的派兀自散發著美妙的熱氣,像是城裡萬聖節投影佈景裡的幽靈一般,飄散消失飄散。

  他看著Mink。
  Mink也看著他。
  『他們的』南瓜派色澤金黃美麗,香氣飽滿誘人。
  Mink看了托著腮的他,看了桌上的派跟派上面的南瓜表情。

  Mink逃走了。
  連眉頭都沒皺也沒有任何表情,就這樣直接轉身退出了廚房。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啦Mink——」他對丟下自己的隊友背影哀嚎。
  沒有錯啦,他的同居人對甜的東西苦手,沒有錯啦…就是苦手到這種程度,就這樣逃出廚房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還有工作。」男人的確是本來就在工作,一度中斷而挽著袖子走進來就是發覺了同居人在廚房裡忙什麼忙了半天,而把工作了放著想來幫忙,但目睹這一切後…他決定回到工作室裡變回以工作為重的好男人。
  「就說了等等嘛——」他哭笑不得,幾乎是哀求從後方抱住他。「不會逼你一起跟我吃完,但起碼也多少幫我分擔一點嘛,拜託啦——」

  「為什麼是派對用的尺寸…。」他並不挑食,不過甜食例外。如果要他試著跟蒼葉兩個人一起吃掉整個派,這簡直是折磨…他寧願跟去年一樣發糖給孩子們,然後承受他們因為自己嚇哭的模樣。

  「嗯,你知道的…」蒼葉雙手平舉,用牛仔般浮誇的語氣。「食譜是美國Size——跟日本不太一樣啊哈哈哈。」
  歡迎來到美國祝你有愉快的一天然後再見。
  Mink腦袋裡閃過類似這樣的想法,那是電影裡常有的橋段,要他就這麼說出口說實在做不到,不過就是這種心情吧。

  最後蒼葉還是切了片有著眼睛的派給他,而他泡了一大壺咖啡。
  「好吃…」蒼葉自己稱讚著,然後滿懷期待的看著他。「我或許是這方面的天才?」
  「嗯。」他切下一塊送進嘴裡,然後配上一大口咖啡。
  要說的話味道確實還不錯,就是甜了點…太甜了點,而且上面的表情是可可粉啊為什麼不做成鹹的呢。

  「這樣的話,明天帶一些到你店裡應該也可以吧?」手上的叉子轉呀轉的,蒼葉因為對成品滿意而心情極好,笑嘻嘻的。「我也帶一些到店裡,就不用擔心吃不完了…話說回來,想像當有人對你說不給糖就搗蛋時,端出裝派的盤子的畫面也滿有趣的呢。」
  Mink嘆了口氣,這個Treat對他而言幾乎是Trick。
  而萬聖節明明就還沒到。

 

  「欸,還沒到嗎?」
  「明天。」

End.

---

外表上Mink是慢慢退出去的但心裡應該是手刀奔(?
Mink賣造啊,賣造啊!!(爆
好想吃南瓜派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