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清光

  我討厭大和守安定這個人。
  嘴巴十分的惡毒、個性也很差,和他的外表一點也不搭。

  「看什麼看,專心工作啊醜八怪。」
  …只不過是看了一眼耶,就能招來這麼兇狠的罵聲。

  他有著藍而圓潤的大眼睛、以及墨黑亮麗的頭髮,不用特別整理就很好看。
  明明是個男人,皮膚卻白皙而泛著櫻色,眼角處甚至有顆惹人憐愛的淚痣。
  ──這樣的他卻老用那張天真無邪的臉說著些恐怖的事。

  『殺了你唷,小貓咪。』
  只是場演練賽啊…

  「這樣是不是,就更接近沖田了呢?」
  總是總是,喊著那個人的名字。
  …已經,不會回來了啊,是已經不會回來的人了啊。

  在戰鬥的時候,一瞬間就會變得無比恐怖,雙臂明明如此纖細,卻非常的強。
  不管有沒有勝算,不管敵方有多少人,他都能毫不猶豫的揮刀砍擊,用著強悍的氣勢以及急於把命也賠上去一樣的攻擊方法。
  比我還要強上許多了。

  我討厭這個人。
  非常非常討厭這個很強的人。


  「清光,現在是戰鬥中…笨蛋!」

  對我來說,他實在是太過堅強了。
  能把那個光是想起來就心痛的名字喊出口,能夠把那股失落用笑容藏起來,能夠提起刀望著那個人已經不在的背影,斬殺、不斷的斬殺,斬殺所有阻擋在彼此之間的障礙,他會一直如此直到終能到達他身邊時。
  明明是…跟我差不多才對的。


  「被主上稱讚了,為什麼?」
  本丸空無一人時,他獨坐於其中,質疑的卻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是被愛著的嗎?」
  
  我討厭這個人。


.大和守安定

  我討厭加州清光這個人。
  腦袋十分的遲鈍、一根腸子通到底,只有反應跟直覺稍微好一點。

  「你說誰是醜八怪啊,主人可是說我每天都很可愛的!」
  那樣的醜臉,還是瘀青跟傷疤最適合你吧。

  那傢伙的眼睛像血一樣紅,天天都早了大早只為梳理造形頭髮。
  明明是個男人,卻在修長的雙手上點綴了荳蔻,執著於保養皮膚、護理指甲。
  ──為了想被喜歡,吵吵嚷嚷的執著於外表這種無謂的事情。

  「這花?主上給的唷,很可愛吧!」
  啊啊啊啊,把那種東西別在髮上馬上就會枯朽了,那時可精彩了吧。

  「變得這樣破破爛爛的話,就不會被愛了吧…」
  總是總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感情。
  哀愁憂傷著不受到青睞,明明根本也沒有那樣的事情,就隨便的情緒低落。

  即使在戰鬥的時候,也還是那副樣子,什麼都不思考就衝進了敵陣,明明穿著那種不方便的鞋,卻非常的敏捷。
  說來讓腳的比例看起來比較長什麼的,是能做什麼,威嚇敵人嗎?
  我討厭這個人。
  非常非常討厭這個愚蠢的人。

  「等等,安定!他們真正的目標是──」
  對我來說他實在是,太過天真了。

  「安定、安定…」
  明明是你先丟下我的。

  「吵死了,笨蛋清光。」
  要不是你的話,誰需要躺在這裡。

  「還不都是因為,你…」
  「不要哭了。」
  太任性了,連來換藥的藥研都躲在門外不進來了啊。

  我討厭這個人。


  
  「有什麼好哭的,又不是沒受過傷。」
  就算這麼說,就算明白,這傢伙還是沒打算消停。
  快點反駁我啊,笨蛋,你這張臉可真夠嗆啊。

  「指甲也掉得亂七八糟了喔,不補好沒關係嗎?」
  不是很重要嗎,弄得可可愛愛的讓主上喜歡這件事情。
  「手,抖的太厲害了沒辦法補…」
  「…啊?你是做了什麼抖成這樣?」
  「都是因為從戰場上搬你回來太重了啦!這個胖子!」

  一天到晚說需要節食的人是誰啊,幫你把頭砍掉的話就會輕很多了吧。

  「好煩啊,別哭了。」
  我都想哭了。
  沒辦法在戰場上喪命,卻要在這邊被眼淚跟鼻水淹死…這種事才不要呢。
  「才沒哭啦。」
  「明明就有,越哭越醜。」
  …嗯,只是想起身而已,好痛啊。
  還活著。
  好痛啊。
  因為活著所以才會痛呢。

  「才不醜!」
  …辯解的樣子醜的要命啊。
  「不弄好指甲嗎?」
  「…要,兩手都要,你要負責補好。」
  「哇居然讓傷患做事你興趣可真好──過來點。」

  「這邊,擦出去了。」
  「乾了後弄掉就好了吧。」
  居然還嫌哪。
  「嗯…」

  「安定。」
  「嗯?」
  「我討厭你。」

  真的是很討厭啊這個人。

  「是喔,我更討厭你。」

  「「醜八怪。」」

  好像隨時都會離開我的樣子。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