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

 

 

If I die young.

 


  組裡有個年輕人死了。

  發現時他早已橫屍街頭,破爛的軀體被扔在垃圾場中,腦後被狠狠的砸了好幾擊,但主要的死因還是腹腔被人用破酒瓶戳刺得粉碎,那兒混雜著內藏脂肪,血還有穢物與碎玻璃,十分淒慘。
  屍體的狀況很糟,明顯死後還被人惡意破壞,唯獨故意留下臉的部分讓人辨識,周圍牆上噴著的噴漆是別的組的標誌,明顯的挑釁。

  據說年輕人生前個性暴躁,但講義氣,才十幾來歲、剛滿束髮未達弱冠,和源氏差不多的年紀、差不多的愛好,同時也確實是源氏的朋友。

  他們雖未深交,卻相約一塊玩遊戲,源氏說,他總是會留著裝備讓隊員先挑,自己選剩下的,算是個不錯的朋友兼球友。

  然而就只能這樣了。
  半藏吩咐屬下處理這事後,與源氏在室內坐著,源氏並沒有特別表現出悲憤,不過心情顯然是受到了影響,他有些鬱悶的靠坐在沙發上,一直沒有說話,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然後沒打一聲招呼就回了房,半藏由得他去,然後差人買了些可樂跟洋芋片,自己提著走到他的房前敲了敲門。

  源氏出來應門時房間流洩出音樂的聲音,主動接過半藏提著的東西讓他進房,他們一起坐在塌塌米上,把洋芋片包裝撕開擺在兩人中央,直接拿起可樂就著瓶子喝。

  「源氏,還好嗎。」

  「怎麼可能好呢,不過也不能如何。」
  源氏喀拉喀拉的嚼著洋芋片,看來情緒還算平穩,組裡損失人不是一天兩天,他們從小到大經歷了許多次,對於生死已比常人看得淡薄,但若過世的是熟識的人,也不可能毫無感覺。

  「心裡有事就說出來。」他知道源氏並非單純因為朋友的死而陷入低潮,他在想著什麼自己不會去想的事。

  「哥。」喝著可樂的源氏沒有看向半藏,眼神飄著飄著盯住角落又在房裡轉了一圈。

  「我只是在想,若死的是我--」他停頓了一下,像唸詩一般說下去。「若我英年早逝,情況會是如何呢?」

  年輕人獨有的多愁善感,和為賦新詩強說愁啊。
  半藏想,忽略了自己也沒多長幾歲,他試著把落在塌塌米上的碎屑撥進袋裡,認真的思考該怎麼回答。

  「這個嘛…」他回想著不久前父親喪禮中那些繁文縟節。「先不論儀式,得把你的牌位、遺體納入宗祠--希望到時是完整的。」
  源氏笑了出來,抗議著自己才不會這麼招人怨。

  「可以從簡嗎?」他想起那時花村滿滿都是來弔唁的親戚朋友、父親事業上的對家、或著同盟龍頭大佬們,黑壓壓的禮服和轎車塞得整個花村,他們甚至得封街才能挪出車位,為此還發派了不少補償給週圍的商住家,甚至還得核發住民證件好讓鄰居們通過封鎖,忙得半藏和他團團轉。

  「行,但基本的儀式還是不能少。」半藏認真的說,好像這場儀式明天就真的要舉行一樣。
  「我是無所謂,反正如果真那樣的話,累的人可不會是我。」源氏讓那表情逗笑了,半藏難道以為他在自己的葬禮上還能使喚他嗎?
  這一笑讓半藏也想起了,他雖沒出聲不過臉上浮現出了一個『啊』的表情。
  「說到這個,可以的話我想要西式葬禮--」那些香灰啊什麼的守夜什麼的,弄得他全身煙味又拘謹難過。
  「那沒得商量。」半藏回答,反正真有那時候,做決定的人不是他,忙的人也不是他,別想討價還價。
  「好吧好吧。」源氏無所謂的聳肩,雙手抬起交叉撐著後腦伸了個懶腰。
  半藏看了眼他剛剛還拿著洋芋片沒擦的手,無聲嘆了口氣。

  「啊,對了,漫畫。」源氏想起什麼般打了個響指。
  「什麼?」
  「那些漫畫啊,還有好多沒有完結,我早就列了一份希望子孫燒給我的清單,就在電腦桌面那個文件裡,對了除了那個文件以外你可什麼都別看啊--清單列出來後就幫我銷毀那個硬碟,這很重要,你可以忘記清單,但千萬別忘記銷毀硬碟,萬事拜託了哥。」
  所以你的硬碟裡到底有什麼連親哥哥都見不得的東西--半藏忍不住好奇起來,雖然並不是無法理解,但又不想理解,這是源氏從對話開啟以來最認真的一刻。
  「我可是認真的說,非常認真的──」源氏嘟嚷著,臉頰難得的泛起微紅。「那些東西不能讓人看見。」
  「這下我倒有點想看看了…」
  「哈哈,別傻了!那些資料夾我都設定了密碼,只要輸入錯誤又不配合我的指紋就會銷毀,沒料到這招吧,半藏──」源氏得意的雙手伸出食指比向兄長。
  「喔。」然後他的兄長只是將手伸向電腦開關,快速來了個短期連續重複開關機,打算替他提早銷毀一切,源氏慘叫了起來,衝上去想阻止,半藏帶著嗤笑的表情和他拉扯起來,這種情況源氏從小就沒鬥過他,很快就被壓制住,只剩腳不斷踢著掙扎,半藏扭著他的手說臭小子,你還有得練呢。
  源氏痛極反而大笑起來,兄弟倆鬧到把洋芋片都打翻在塌塌米上,但這時的他們並不在意那些。

  「等等,牌位跟屍體要放進宗祠啊…」吵鬧了一會,被放開的源氏再度縮回本來的姿勢。
  是遺體,半藏替他修正。
  「那不就表示死後還要聽老爸跟那些老頭們囉嗦嗎?但母親也在那兒,算是唯一好事吧--天,到時我有辦法看漫畫嗎。」他抓起頭髮,前陣子染回的黑已經開始退色,此刻髮尾泛著乾燥的褐。
  「別忘了之後我也會去那兒。」半藏補充。
  「不--天,我真的只剩母親可以依靠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在有什麼不滿嗎。」
  「哥在的話我連手槍都不敢打了啊。」
  「胡說八道些什麼。」
  「--可是哥。」他擋住半藏劈過來的手刀,情緒突然一轉。
  「那些傢伙們或許不會讓我的牌位進入島田家的宗祠。」

  「怎麼可能。」手刀轉了個勢,壓上源氏的頭,把那一頭碎髮揉得亂七八糟。「你是島田家的次子,生是島田人死是島田魂,沒有人能阻止這件事,就算有,我會讓他們都閉上嘴。」
  「謝謝你,兄長,有這句話就夠了。」
  源氏又笑了,他換上敬稱表達自己發自內心的謝意。
  「只是你說的好像我明天就會死一樣,一直這樣咒我我也是會傷心的。」
  不就是你開啟這個話題的嗎--半藏幾乎想把他踹倒,他的弟弟大笑起來,說著自己的哥哥真的總是認真得太過頭了,拜託放鬆一點、這樣會短命的,他不希望哥哥先走,那時候繼承的身份落在他身上他可是會毫不猶豫的連夜潛逃。
  給我擔下來啊小王八蛋--半藏笑罵,源氏志向不在此他一向知道,但若真有那麼一天,他作鬼都會夜夜跑到他夢裡逼著他回島田。

  「然而我們沒想到的是--當年說的那些沒有一樣能夠成真。」源氏說,隨後他又搖頭。
  不,其實他知道。

  那個時候他是故意那麼問半藏,他早料到待他離開之後,自己就會被島田永遠除名,不論半藏怎麼堅持,他的葬禮不會舉行、背叛者的牌位也不會被放進宗祠--甚至現在連半藏的也不會了。

  「這麼說來,你早就知道了。」半藏看著他,眼底有微怒的火光,但他並沒有發難。「--我沒有實現對你的承諾,因此在離開島田時,我也不再冀望自己死後還能回歸故土。」

  「可是半藏,我並不在乎那些。」源氏回答。
  「你應該要--」
  「不,我不在意,也不需要。」他強調,甚至伸出一手豎在兩人之間,如此無禮的動作是他未曾對兄長或著旁人做出的,但又表達了他的心意有多麼強烈。

  「半藏,不要忘了,我們並未真英年早逝,我們都還活著。」
  所以他不需要葬禮,不需要牌位,不需要宗祠。
  「很幸運的,我們都活了下來,所以我們只要努力活著,直到生命的盡頭就行。」
  --他握住兄長的手,想告訴他請不要再放棄,請不要再視死如歸,他們都了解活到這刻之前經歷了多少苦難,他們還有能做的事。

---
就是去開房間啦幹。
 
這篇真的不知道要幹嘛我感覺自己家的源4最近開始灌他哥心靈雞湯 一個心靈祥和教派的傳教現場的感覺完全變成禪亞塔的下線(自願)...你可以灌他點別的東西嗎例如說你龍神劍的ry
 

下面是初稿後加寫的一小段,很想寫寫半藏的想法所以加上,
但由於調性感覺不合最後還是抽到後面,想說剛好可以跟上一篇Forget me not呼應一下

但果然這樣的半藏好像還是有點微妙XD
寫完這篇沒多久,剛好我也有個葬禮要參加啦(爆



  「那麼,哥。若是換成你的話,會如何呢?」源氏握住了半藏掐在臉頰上的手,突然發問。
  「臭小子,你這是咒我嗎?」他控制不住自己右手裡隱藏的神龍之力,拇指跟食指的力道越下越重。
  「我只是想說,這也是有可能的,以你的個性,搞不好三十幾歲就惱得兩鬢跟父親一樣發白──痛痛痛!拜託,哥,我的帥臉要被你捏爛了──這只是個假設性的問題嘛。」源氏的臉頰被扯得變形,長年練弓的半藏手勁不小、也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讓他痛得眼角含淚。「父親不是也常說嗎?眼光要放遠,多預測猜想可能的未來,屆時才會有應對的餘裕。」
  「…好吧,算你有理。」見父親的訓誡被他搬了出來,半藏放手,源氏的臉頰留下了一塊發白的指痕,再捏下去就真的會浮出黑青色的瘀痕吧。
  「那麼你會有什麼想讓我替你辦的事,或是想要什麼嗎,哥哥?」源氏揉著臉頰,他的笑容回到了剛開始時,柔和卻帶著一點遙遠。
  「不用。」半藏拍掉沾上衣服的洋芋片碎屑,而那些全都灑到弟弟身上去了。「只求自己不是讓你氣死的,否則死後還得讓父親問罪。」
  「什麼都不嗎?」他俐落的翻了起來,蹲在半藏跟前,像是在跟孩子說話一般,眼神直視坐於前方的哥哥。「不帶上書?不帶弓?不帶你的刀?」
  「不帶。」他回望他,也露出一抹笑容。「那些在死後,將一點也不重要,但人死後什麼也做不了。」
  「你認為人死後並沒有靈魂嗎?」源氏歪了頭。「你知道,我們可是…供奉也繼承了龍神之力的傳說中家族喔?」
  「恰恰相反,源氏。」半藏說。「我當然相信人死後是會留下靈魂的,就因為相信,才更清楚靈魂與人之間的差異、便是僅剩靈魂後,無法干涉人間事物──即使我相信先人的精神一直與生者同在。」

  ──『精神』,源氏似乎聽懂了半藏想說的。
  「不論如何,最後我們都會在那相遇,有彼此作伴,我還需要什麼?」
  半藏看進他的眼裡。

  是啊,半藏。
  源氏想,不論如何他最後都會陪著他的──即使過不久他就要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