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這分類是因應昭明太太的NIGHT計畫,所作的人設地點或是任務內容,
詳細情形請點連結的NIGHTMARE或著直接點上一句的連結觀看XDˇ

因為無名瘋了所以請點連結ˇ

連結失效


 


古董鐘賭局.三點四十二分的歌聲

 

 

***

【WED.PM09:23.HUGO】

 

 

   「既然你懷疑我收藏品展覽的保全程度,一句話、敢不敢賭?」穿著高級西裝的男子,坐在一點也不搭嘎的簡陋桌椅上、喝著廉價啤酒挑釁著對桌的男人,看來醉的不輕。「賭局我定、賭注你開,很公平吧?這招是從某個電玩上學來的,嘿嘿。」

   然而對桌的紅髮男人沉默不語,看來酒精並沒有麻痺他的理智,只是慎重的思考著、上下打量西裝男人暗忖他的意圖。

   「我就知道你沒那個膽子賭。」西裝男人失笑,笑聲誇張無比。說完話後便抓著酒瓶在桌上半倒、咧開大嘴裡傳出的酒味混合口氣濃郁的味道讓對方皺起眉。

   「…古董鐘嗎?…可以啊,我跟你賭。」紅髮男人以指敲著桌面、流露出不明顯的緊張、或著是心機?「不過我怕你不想付賭注呢。」

 

   然後他挑釁的一笑。

 

   「什麼東西!?」西裝男人猛地從桌子爬起來,舉高了酒瓶學著自由女神的動作、拉高聲音滑稽的宣示著。「我從來都是願賭服輸!就這麼說定了、只要你能把東西帶到我的面前,什麼我都願意陪給你;反之如果你失敗了,也隨我拿走我所相中的東西!現在我宣布開局,要賭的請快了!」

   「喔,那麼我賭偷不成!」

   「這有趣,那展覽可是戒備森嚴的哪,我賭了!失敗!」

   「成功,五萬美金!」週遭的賭客們立刻興奮的回應。

 

   在周遭熱烈的氣氛下、紅髮男子退縮了一下,接著卻又像是期待什麼得意的笑了。

 

   「-----磅!」泰瑞一手端著杯子、一手作槍狀比著遙遠角落的一桌發射,輕輕下了評語。「看來那邊有大魚上鉤了。」

   「紅頭髮的看來有陰謀哪。」酒保拿出酒瓶擦去上方的水澤。「那兩個人是有名的珍寶收藏家。據說紅頭髮的那個最近才把『寂靜的豎琴』弄到手,西裝男的目標應該是那個吧?」

   「那是什麼東西?」連忙抓住酒保開瓶欲倒進自己杯子裡這個動作,接著奪走酒瓶為泰瑞添了一杯的亞克問。

   「顧名思義你懂不懂哪?」酒保叼著菸的嘴角拉出一個很調侃的表情。「寂靜的豎琴.就是彈不出聲音的豎琴哪。」

   「那不就是廢物嗎…」他是認真的這麼想的。

   「這個廢物雖然只有手掌大,上面卻可是鑲滿路易十六時期的珍貴寶石哪。聽說琴弦還是用精工將鑽石融合銀絲拉製成的,這種技術真的辦的到嗎…」

   「換言之就是有錢人的昂貴裝飾品?」

   「我還知道另外一個故事,聽說那個豎琴是可以發出聲音的。」同樣奪下酒保手中酒瓶、就著瓶口直接喝了起來的泰瑞,仰起頭一口氣將瓶中酒喝下。「在最寂靜的凌晨三點四十二分,那琴會唱起歌來。」

   「我想現在不是說怪談的時候吧?」亞克挑眉。

   「不是怪談喔。」學著對方挑眉,泰瑞擱下酒瓶。「是真的、傳說那是工匠師的戀人的靈魂,為了讓自己情人所製作的最高傑作成為傳奇,死後永遠守在那上面。因此有人說,每年的某一天可以看見女性的靈魂在豎琴旁邊起舞、不但不恐怖還很美麗。」

   「這種無關緊要的話題就打住吧。」亞克這麼說,再度抓住酒保試圖倒酒進杯子裡的動作。「那麼,紅髮男要的會是什麼呢?」

   「啊、哈、哈,那個哪。」酒保乾笑了幾下,接著繼續說。「那當然是『寂靜之星』啊。」

 

   「…好沒創意的名字,OUT。」泰瑞表態。

   「毫無創意,失敗!」亞克贊同他的觀點。

 

   「你跟我說也沒用哪,名字是那些作古的人取的。」酒保不在乎的聳肩。「那個寂靜之星和豎琴是有關係的、名字才會這麼相像。」

   「那顆『星』原本鑲在琴上,不過不是寶石,而是刻著工匠戀人名字的漂亮玻璃珠,沒有價值可是對珍寶收藏者而言是琴最重要的部分。畢竟除了價值以外他們最注重的就是東西的故事嘛…當然兩邊都會想要『完整』的豎琴、也想要聽聽有珠子的豎琴會唱出怎麼樣的歌聲。

   『星』在一百多年前消失了,從此琴就只會唱出悲傷的歌曲了哪。這時候就又有傳言說那顆星是工匠師的什麼什麼布拉布拉的了…啊,說到這個,昨天有人跟我說東方的那個小鎮上哪,聽說有隻受詛咒的風向雞,不小心走到它所指的方向的話就會衰一整天…」

   「喔,話匣子給我蓋上!」察覺到對方要開始囉哩叭嗦、泰瑞拿起毛巾,直接塞進酒保的嘴裡、用手緊緊壓住。

   習慣於這種情形而沒有多加理會,亞克看著紅髮男人和西裝男子相偕離開後,跟著站起身。

   「嗯?你要走了嗎?」

   「紅髮的那個,他沒說要自己偷。」他點頭,將鈔票放到吧台上。「我想,DUKE COIN那邊很快就會有委託。」

   「你想接哪?」好不容易撥開泰瑞摀住嘴的手的酒保,訝異的張大嘴。「這可是種一不小心會跟人結怨的差事哪?」

   「嗯。」亞克拍拍趴在吧台旁的狼、狼懶洋洋的抬起眸子後又放下。

   「偷東西的差事,我來合適不過了。」他用自言自語的音調回應,然後推門而出。

 

   「嗯,這裡的事情老這麼不單純哪…」泰瑞像是想著什麼這麼說道。

 

 

***

【THU.AM03:33.珍寶收藏家艾略特宅】

 

 

   『跟那兩個人說話總是越扯越遠,我所要下手的古董鐘反而不是重點了。』他這麼想著、雙手飛快的在鍵盤上舞動,快速的切換著視窗以及畫面的角度。

 

   「有一點我要事先說明:雖然您說資料您會提供並且保證無誤、我無須擔心。不過我自己昨天晚上還是去先探了一下路。」亞克關上電腦、閉上雙眼。讓畫面上自己整理出的展覽場配置圖以及管線配置、出入通路、還有保全組織在腦中跑過一遍,接著再度打開電腦,檢視記憶中與畫面上的是否有出入,然後又閉上眼睛回想幾遍。「不過您的資料裡實際上有兩個通路已經堵死了,所以這幾天我暫時不會下手,等到確定所有的資料沒問題後我才會行動、大約是三天左右,就會去取您重視的那個古董鐘-----以上、請問有問題嗎?」

   「那個鐘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只不過是有歷史所以貴重而已。」委託人.紅髮的艾略特坐在椅子上,顫抖的十指交握著這麼說。「我要的是贏來的賭注,對、我要的就是那個…」

 

   『你的眼神跟動作表達的可不是這樣。』

   電腦後的亞克這麼想著,按下資料庫的搜尋鈕。

   『不過,我也管不著。』

 

   搭搭搭搭搭搭…數以百計的搜尋結果快速的條列出來、他瞄了一眼,快速的把重點視窗打開檢視過、按下鍵全面格式化、接著拔掉電源。

 

   「我明白。」他公式般的微笑。「四天後同個時間,我會把鐘帶來給您、也不會留下任何關於您的嫌疑,先告辭了。」

拿起闔上的筆記型電腦,乾脆的折成了兩半

   其實根本不需要這種東西。

 

   「四天後嗎,這個時間?…等等,」艾略特抽動了一下、移開放在牆上鐘的視線看著亞克欲走的身影,像是提起莫大的勇氣發問。「你要不要…聽聽它的聲音…?」

   「…?」是泰瑞和酒保提過的那個唱歌的豎琴吧?他看看時鐘,果然已經接近了傳說中豎琴唱歌的時間,那應該不是這麼容易就讓人接觸的東西不是嗎。「…可以嗎?」

   「接下這個委託的你的話,可以、我相信。我想你也從別人那聽說了我這邊的賭注了吧?就是那個豎琴,雖然我將它視為最珍貴的東西…」艾略特用著奇怪的斷句肯定。「但是我必須信任你…也必須讓你認同我的委託。」

 

   其實不管有沒有認同這個前題,他既然收了錢就會全力去辦的。面談委託的時候他忘了提嗎?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亞克疑惑的眨眨眼。

 

 

***

 

 

你在作夢...

一個
愚蠢
無知
荒謬
虛幻
可笑的夢。

 

 

   亞克幾乎無法移開雙眼。

 

   當他接受了艾略特的深夜演唱會邀請後,他沒料到艾略特直接從懷裡拿出一個黑色的盒子。裡頭以絲絨細心鋪護著的,當然就是傳說中的『寂靜的豎琴』。

   果然只有掌心的大小,不過更精確的說法是,只有嬌小女性所擁有的小小手掌那般的大小。

   在艾略特微弧著小心翼翼的掌心中,那個傳說中的寶物像是一個精心挑選要送給戀人的禮物。

   艾略特謹慎的將豎琴捧著,雙眼專注的盯著豎琴朝外的第一根弦,那模樣比任何信徒還要虔誠、是沒有一絲別緒的純淨。

   就在指針剛走到四十二分,艾略特凝視的那根弦微微抖動了一下、其他的琴弦也跟著動了起來,那一刻他聽到一聲似是嘆息的聲音,在濃郁的夜露傾洩了出來。

 

   『啊……』

 

   接著歌聲,悠悠怨怨的長吟,像是訴說全世界的哀傷與不幸,不停止的狂奔在空氣裡,奔到他耳旁哭泣。

   然後隨著歌聲,艾略特合併捧著豎琴的掌心旁出現了一個女性的身影,像是歌劇女角般站在原地唱起歌來。

   『今天剛好是工匠師的戀人靈魂出現的日子嗎?和傳言的不同,她並沒有翩翩起舞,看來傳說與真實多少還是會有出入…。』他看著有著一頭褐色捲髮,艷麗的像是明星的美麗靈魂,黑色的低胸晚禮服上還別著一枚紫色的玫瑰。

 

你在作夢...
一個
愚蠢
無知
荒謬
虛幻
可笑的夢。

名為妄想的夢

而我,希望你從這夢裡醒來。

我想見你,你在哪裡?

我想見你,你在哪裡?

我的,那個,你…

無法陪你入夢的我,想見你

想見那個我深愛的.深愛我的你

我的,那個,你…

於是,我依舊作著夢,等著你

我希望你從那個夢醒來,走進我的夢裡

告訴我從今以後,我擁有我的,那個,你…

其實,一直是我夢著你

夢著不存在的那個,我的,你。

你在作夢...
一個
愚蠢
無知
荒謬
虛幻
可笑的夢。

 

   他勉強轉換視線,看向艾略特含淚的雙眼與專注哀傷的表情,以及深怕著自己的呼吸會打擾她的表演的模樣、一瞬間懂了。

 

   「愛上了愛著別人的人嗎…?」

   亞克突然有想笑的感覺,而且是泰瑞式的、那種抬頭張嘴放聲拋開了一切的豪邁大笑。

   已經陷入著魔般著迷的艾略特並沒有聽到他細聲的揭穿。

 

   「如果你認為這樣不錯的話,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

演唱還沒有結束,他已決定並實地走向離開的方向。

「你會幫我偷到鐘吧?」艾略特這麼問的同時,依舊沒有把眼光離開豎琴。「我知道你懂、你懂吧…」

 

   「我會偷到手。」他把門關上。

   『不過跟懂不懂無關。』

   很可惜移情作用在他身上不會發生,他只盡自己的職責。

 

 

***

【SUN.AM13:51.外界目標物展覽場】

 

   HUGO裡,酒保習慣的倒掉被客人怒斥是馬尿的酒,直接把酒瓶放在他面前讓他自己調配。

 

   和艾略特打賭的西裝男:費里茲.薛曼從停在展覽場門外的自家加長黑轎車踏出、準備見證艾略特如何把鐘取到手。

 

   遠處擂台上敗家之犬被拋到了地上,勝負已定。

   亞克走出HUGO,伴著沉默。

 

   「嗯…終於到了嗎?」一隻纖細的手搭上費里滋.薛曼伸出的左手、隨著從車內移出的女子,裹在貼身禮服裡婀娜修長的身段一下車便不穩的壓上他、極盡挑逗之能事的摩蹭著。「嗯…對不起…」

 

   HUGO門外,那個說是墓場不如說是亂葬崗暨屍體亂丟場的地方,幾隻烏鴉在HUGO招牌的黑枯木上叫著。

 

   「艾爾薇塔小姐、這邊請。」掩不住欣喜之情的薛曼故作紳士的扶住她,在纖手上落下一吻。

 

   幾隻像是犬類的動物自他旁邊掠過、對於腐肉的興趣似乎高於他。

   腐肉腐血的味道滯留在墓場淤積,濃厚的幾乎要凝結成塊。

 

   「真是謝謝你,薛曼先生。」女人撥著自己散發香氣的深色髮絲,紅艷的唇吐出濃郁的軟語。「不但邀請人家跟你一起來替開幕儀式剪綵、還讓您費心來接人家…真的是麻煩你了,晚上就讓人家請你吃飯來道謝吧…」

 

   裡街的道路在建築的切割下是綿長的黑色觸手、一逕的延伸著。

   盤根錯節、細織密佈。

 

   「怎麼能讓淑女請客呢?能和響譽全國的美女艾爾薇塔小姐同行,已經是最好的感謝了。」明白暗示的薛曼不客氣的牽上她的手、一臉春風得意。「晚上…也請賞臉讓在下與妳單獨晚餐,好好的聊一聊。」

   「你的嘴真是甜…」

 

   DUKE COIN的內傳來蘿絲夾著煙味和風塵味的狂笑、街道上多了個被亞瑟踢出來的狼狽醉鬼。

 

   「那傢伙真是個白痴。」薛曼對著身旁的達官險要們,得意的這麼說。「我只不過是裝醉,艾略特那個白痴就上了我的當、以為我沒有看到他那得意的笑容?」

 

   凱撒喵了一聲晃過街、蹓進CAESER。

   勞瑞開窗吆呼著牠的同時有咖啡的香味從裡頭逃竄上街。

   

   「我手上的珠子根本是假貨,就算輸了也沒損失、而且我可是請了世上最頂尖的部隊來保護古董鐘,那傢伙可沒有那個身手贏過他們,這樣一來豎琴等於是到手了…」竊笑,薛曼竊笑著。「到時候,我會請各位一起來享受豎琴的歌聲的…那傢伙真是白痴、白痴,啊哈哈…」

 

   遙遠外,有著迷惑神情的男人,拿著什麼走進了店內。

 

   『可不是嗎。』亞克的黑眸閃過一絲光芒、可愛的笑了。

   緩緩的舒了一口氣。『真是個白痴啊。』

 

   尚未開始營業的J.Y門外,媚惑性感的氣息與脂粉的香氣久久不散。

 

   遠處高樓上拿著遙控器坐在監視器前的艾略特的畫面一閃、他虛弱的驚呼一聲。

 

   CIRCLE,用酒精燈煮著紅茶的迪恩、吹掉眼鏡上的灰塵。

   身後的架上各式奇奇怪怪的東西被奇怪的分類方法藝術性的擺置著。

   

   「啊-----!」艾爾薇塔尖叫著。

   前一秒還安然擺在防護重重的防彈玻璃櫃裡的古董鐘變成了一隻滑稽的小丑布偶。

   「我的鐘-----!!」薛曼怒不可抑的大叫。「你們這些廢物!都沒人看到發生什麼事嗎?!請你們來幹什麼吃的!!快去找啊!!」

 

   亞克聽著歌樓裡傳來的紫燕清亮的歌聲。

   右手撫摸著左手上紅黑格子相間的手飾上刻著的、銀色的Aa+草書字體。

   他閉上眼睛,靠著牆慢慢睡著。

 

 

***

【MON.PM10:31.HUGO】

 

 

   「……」薛曼繃著臉,看著艾略特擺在他面前的古董鐘。「你作弊!你請了別人來偷、不是自己下手-----!」

   「是你自己說,只要我能夠把鐘帶到你面前,就贏了的。」艾略特好整以暇的坐著。

   「嗚-----可惡,你竟然耍小手段…」薛曼漲紅了臉,然而深知在HUGO開賭卻不服輸會有什麼下場的他,不甘願的打開桌上的小盒、裡頭放置著血紅色的美麗珠子,向古董鐘身手。「知道了!你要的是『寂靜之星』吧?哪,就在這裡!把古董鐘還給我吧。」

   「不。」艾略特將古董鐘往後移,然後收回。

   「你這是什麼意思-----當初就說好的!」薛曼大吼。「說好只拿你要的東西,鐘會還給我的!」

   「我要的東西,就是這個。」

   「啊!?」

   「我要的東西就是這個古董鐘,」艾略特懶洋洋的抬眼。「不是那個假貨。」

   「你…你會後悔的!!」想搶回卻又不敢鬧事的薛曼暴怒的站起身,大聲的放話。「我會搞垮你!絕對會!!」

   「喔,我不在乎。」艾略特頂著鐘的頂端,在手上毫不珍惜的轉玩著。

 

   角落的狼無趣的打了個呵欠。

 

 

***

【???.PM0340.艾略特宅】

 

 

   「我必須要說明一點:我現在很睏,要是睡著的話請你別在意…」經過酒保轉手收到邀請函的亞克,倚著牆撐著快睡去的神志。

   艾略特坐在同樣的位置,豎琴擺在兩人之間的桌上、古董鐘在他腳邊隨手可及的地方。

 

   「我保證你接下來不會想睡的。」艾略特微笑,拿起古董鐘。

 

-----碰!!

 

   古董鐘以及亞克的睡意都在一瞬間被摔成碎片。

 

   艾略特蹲下,將破碎的鐘面上的分針撥到三、時針撥到四十二分,然後按下鐘面的數字六。

 

   咚-----

 

   已經壞掉的鐘突然發出了聲響(亞克被這嚇了一跳)、數字盤自動打了開來,在十二點的地方,揭開一個半片指甲大的圓形凸起,千百個人追尋的一顆黑紅色的便宜玻璃珠,靜靜的在裡頭等待。

 

   「…你早就知道真品在這裡。」亞克看著他拿起那顆珠子,小心翼翼的鑲上豎琴。

 

   「這是我在一開始窮困潦倒的時候,唯一能給她的戒指。」艾略特用一種像是在哭泣的笑容這麼說算是回答,然後坐回椅子裡。

 

「難道…」

   「所以我才說我知道。」

牆上的指針走到四十二分,豎琴的歌唱時間。

 

   亞克有點訝異的看著女人的靈魂又再度出現,這次卻穿著像是日場所穿的樸素洋裝、笑著赤著腳如傳言般的起舞。

 

我想見你,你就在這裡。

我想見你,你就在這裡。

我的那個,你…

陪你入夢的我,想見你

那個我深愛的.深愛我的你

我的,那個,你…

於是,我依舊作著夢,陪著你

你從那個夢醒來,走進我的夢裡

從今以後,我擁有我的那個你。

 

   很短很短的歌,不到一分鐘便結束,和之前哀傷的歌相比之下這種歡樂的歌曲給人的珍貴感差很多、卻很真實的可以感受到喜悅。

   「我還沒把尾款給你吧?請你就把這個豎琴帶走,當作是尾款、它已經不會再唱歌了,可是價值還是不錯。」

   「不,沒那個必要-----」

   亞克回頭,想告知對方比起價值連城的寶石他寧願拿實際的現金。

   「…那就謝了。」

   他改變主義,拿起桌上的豎琴、拆下玻璃珠。

   「不過,這個我堅持留給你。」

 

 

   放進坐在椅裡艾略特只剩砂碎骸骨的乾枯掌心裡。

  

  

   「只憑著意念就讓早就死去的身體活動起來撐到現在啊…」

   「等了這麼久,辛苦你了、和你的戀人好好在那兒生活吧…」

 

   他把豎琴放進艾略特的黑色絲絨盒子、然後嘲笑自己突然的多話,帶上門離去。

 

 

 

 

   在這個都市裡只有名為惡夢的黑洞,人們將之名為Nightmare。

   可是偶爾,也有清澈的夢。

 

 

【E】

***

 

喔削特,不但打的太光明了又暴字囧b

上面提到地點的部分覺得有問題的歡迎通知我更正,不過請溫柔點(去死b)

專線電話是下面這行~(揮手)(毆)

 

***

   

   「聽說亞克那傢伙讓別人去轉賣那些寶石了,真是氣死我哪。」酒保大力的搖著調酒杯,不平的說著。「又不是不知道我有管道,真是太見外了!」

   「喔…是啊。」泰瑞心不在焉的喝著酒,不敢告訴酒保那個『別人』就是自己。

   『誰叫你老是撈人家油水…』他想著,可一點也不覺得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umaigio
  • 感覺會是個有趣的故事:D<br />
    白天再看唄,想睡了orz<br />
    明明六點多要起床我現在還在這裡混(找死)
  • 我阿斬ˇ
  • 其實並不有趣XD<br />
    是個很普通的故事這樣:P
  • 某昭
  • 可是太太我看的很愉快啊ˇ<br />
    從頭到尾不知道為啥想噗嗤的笑(咦?)<br />
    <br />
    要在圖書館中一堆期末臉裡頭忍住笑真是困難<br />
    <br />
    大家都寫好快啊...看來我委託得多寫一些了(爆)
  • 我阿斬ˇ
  • 我也是因為寫的很快樂所以才比較快這樣XD(不然照慣例是要拖上兩三個禮拜的啊)<br />
    幸好的事故是架構出來很快ˇ<br />
    不過我砍了不少艾略特的細部故事和亞克的神秘行動+秘密就是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