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這分類是因應昭明太太的NIGHT計畫,所作的人設地點或是任務內容,
詳細情形請點連結區的NIGHTMARE連結觀看XDˇ



○醫院的實驗材料.三十二顆頭顱


***
【HUGO】


  亞克皺眉、偏頭、然後揉揉眼睛,想確定自己一定是看錯。
  可是怎麼看,眼前的東西好像都不是他睡迷糊所有的錯覺。
  桌上很間單的,只有一張紙。

  一張寫著『※尋找醫院的實驗材料相關事項:請記得兩天內到CIRCLE找迪恩院長詢問。  蘿絲』的紙條。

  他對這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這張紙並不感到陌生,畢竟前幾次接委託的時候蘿絲要是對於相關資訊不太了解或著不想了解、總是會寫一張這樣的備忘丟給他自己去處理;同時這也是自己為了避免忘記而拜託蘿絲這麼做的-----代價是每三個月蘿絲可以把手上難以處理的委託丟給他一次,這麼說三個月又到了嗎…?

  …那個代價明明就是蘿絲趁自己睡的意識朦朧的時候提出來的…

  他在心裡這樣控訴,同時責怪自己為什麼要這麼不小心、竟然會在DUKE COIN那個狐狸窩裡睡著。
  本來想著既然剛解決完一個委託、乾脆就這麼給他睡個十天半個月的到世界末日再醒也可以,可誰知道睡不到一個禮拜,醒來補個食好繼續永眠剛好就得要面臨坐在這個麻煩盛產地和一張紙、小鬼頭、馬尿批發商、豪邁中年人、傳說最強的動物面對面互看這樣的情形。
  『賴不掉了…』看著蘿絲簽名下面那個自己的簽名影印本附件-----雖然自己根本不知道是怎麼簽下去還蓋手印的、不過承諾就是承諾。

  他雖然並沒有治好嗜睡症的想法、也不覺得這帶來什麼困擾,今天卻著實因為這毛病吃了虧吶…

  「辛苦你啦。」泰瑞哈哈大笑根本不管他的臉色有多難看,用訓練有素的強壯手勁重重打在他背上,讓他不只覺得想要吐血、甚至快吐沙。

  沒走出過HUGO、去過DUKE COIN的人真讓人羨慕。

  「乖,今天你們喝的飲料本店請客好了。」涅特那小鬼老成的吝嗇臉大方起來,不過其實他今天也才不過喝了一杯可樂、吃的東西泰瑞倒是點了不少。
  「我調一杯新研發的酒給你吧,快別這麼憂鬱了哪。」酒保雖然看的出來是盡力在安慰自己,不過他不知道已經說過幾次他不喜歡酒味更討厭馬尿…尤其他叼的菸掉到那裡面的時候。
  「天氣好熱、冷氣開強點啦。」狼坐在他的身邊、頭靠在他腿上吐著舌頭,口水(汗水?)不斷的滴在他褲子上。
  
  當一隻動物人生應該會輕鬆很多吧?

  「這是…誰拿來的?」這兩天蘿絲不是剛好出門,所以找了別人代班、怎麼還會有這種事?
  「喔-----我本來要拜託泰瑞幫我送去給你、可是我怕他被J.Y的大姐們拐走,正想要自己送去你就來了,真是天註定哪。」酒保笑,笑笑笑。
  「我問的不是這個…」他揉著眉心,像是想把一切都揉掉。「我是問,是誰…」
  「「「「我想是小精靈吧。」」」」自從他不小心掉入陷阱之後,他們已經習慣去期待(並且支持響應著)每三個月看他陷入這樣難得又有趣的情形了。

  等等、聲音多了一個?

  「啊哈哈,大家好、我收到消息,特地跑來看難得的奇景這樣。」第四個聲音打招呼。
  「艾維…你、就是你吧…」亞克無力的舉起控訴的食指,這個傢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躲在那,靠著和泰瑞同色的髮當偽迷彩的?
  「冤枉啊大人,我只是跟著鄉民進來看熱鬧的。」艾維克聳肩,和其他人一起哈哈大笑,圓滑的把太極打掉。

  …那句話是怎麼講的?
  那句他從某人口中聽過、當時還想著『真是有夠難聽』的那句髒話…


***
【CAESAR】


  「……喔,CIRCLE的院長迪恩啊?」勞瑞慈祥的笑著為他遞上一杯咖啡。「嗯,就我印象而言你沒去過醫院吧?也難怪你不知道。」
  「我問過其他人,也聽過不少傳言,不外乎就是『變態』、『煉金術師』、『白袍怪人』、『附身天才的惡魔』…等這些模糊的詞。」注意到勞瑞回答前停頓的那一秒、還有那一秒內慈祥容顏瞬間的飄邈,亞克開始感到不安。「所以才來這裡請教您,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要問我關於那邊的情形、不如你去一趟就會了解了。勞瑞依舊是笑,不過那笑容卻給他一種『唉、我已經不年輕了,視力不好、腿也不方便了,拜託別把我捲進去』的感覺。
  「是,我知道了、謝謝您…」看著凱撒不知道是因為聞到褲子上狼的口水、還是聽到那個名字而對他擺出威嚇的姿勢,他想念起牠平常時繞著腳撒嬌繞到他快絆倒的樣子。

  難道這註定是被排擠的一個委託?


***
【CIRCLE】


  「你能來幫忙真是太好了。」戴著黑框眼鏡的紅髮男人.CIRCLE的院長迪恩走在他的前面,一手還拿著啵啵啵的冒著泡、液體不時滴到走廊上的試管,另一手則是豪華又誇張的比畫著介紹經過的部門、為亞克帶路。「我缺材料缺的緊呢,正在煩惱怎麼沒人肯接這個委託…」
  「不好意思,」跟在後頭的亞克開口。「難道不能直接開始討論相關的事情嗎?」
  「我想直接帶你去實驗現場,比較好理解我要的材料的屬性…」迪恩停了一下轉過身,試管裡的液體因這動作誇張的噴出一個弧度、噴在地上發出噗滋的聲音。「我知道有些人不喜歡在醫院裡待太久,你不會剛好是其中之一吧?」
  「不,我對醫院是毫無感覺…」何況您的醫院比較像是實驗室…亞克雙手交叉在胸前,試著用一種像是不經意談起的語氣說話。「不過、您的醫院空調…會不會太強了點?」

  他怕冷。

  「太強?這溫度明明是最適當的啊?」穿著白袍加長袖的迪恩似乎感覺不到他的疑惑,兩手高舉過肩表示不解、試管裡的液體已經潑到剩下潑不出來的高度。
  「…請問對什麼而言,適當?」
  御飯團嗎?

  雖然覺得不會是什麼好答案卻還是想知道。他瞄了一眼旁邊的空調溫度顯示,上面竟然標示著會讓大多數生物活性降低的數字。


  「放屍體啊。」迪恩回答的毫無遲疑。


  『你去一趟就會了解了。』勞瑞的微笑和咖啡的溫暖在亞克的腦裡浮現。
  
  「嗯,看試管的這個高度,到了。」迪恩搖搖手上的試管,裡頭黃綠的液體雖然已經潑不出來了,卻還是冒著泡。他敲敲牆壁,一個入口就這麼打開來、裡面是個不知通往哪裡的往下木造樓梯。
  「……」那個試管竟然是這種用途啊?
  亞克突然很想回家。
  「喔,糟糕糟糕~!」迪恩向內看了一眼後、像是想到什麼,突然緊張的邁步,一溜的跑下樓梯。「你快跟我進來!」
  亞克只好跟著走了進去,踏上那看起來有點長有點舊有點冷有點陰森的、通往地下的階梯。
  然而才剛踏進沒幾步,身後的入口就自動的關上,他雖然不敢相信這種僑段竟然會發生、卻也無可奈何的只能往下方的光亮處走去。

  「啊,還好還好…」
  才剛走進光亮處的門口,他就聽到迪恩的聲音、等到眼睛適應空間的亮度之後,亞克發現-----

  他的視線焦點亂掉了。

  裡頭儼然是一個實驗室樣子的地方,可是旁邊卻擺放了招魂幡、大衛像、圖坦卡門棺材、非洲面具、巴風特畫像…等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東西。這些東西並不是凌亂、而是以整齊…但是神秘的藝術性分類擺設法放置著,所有擺在一起不搭嘎的東西全都擺在了一起,讓他的視覺不但受到衝擊、還紛亂了起來。連他好不容易找到的站在桌前的迪恩所面對的桌上鋪的桌巾也是:左邊是一塊粉紅色普普風桌巾、右邊則是棕綠色底、畫著綠衣人物還寫著『我愛北京天安門,天安門上太陽昇』的...錦旗?

  「還好來的及。」迪恩站在桌上一堆實驗器材前,高興的拿高一瓶深咖啡色還冒著熱氣的液體、那散發著讓人熟悉的味道。「差點我的『紅茶菇厭氧性發酵、紅茶菇培養及應用研究』實驗最後階段就要失敗了…」
  
  『…煮紅茶就煮紅茶,用什麼專有術語…』亞克,心中的吐槽。

  「有注意房間正中央這個東西嗎?」迪恩將泡好的紅茶遞給亞克、拿出裝糖的罐子方便他添加,指著地上。
  「…抱歉,這裡會讓人同時間注意到的東西很多。」禮貌的搖頭,即使紅茶完全不甜、他也不想用那看起來像是裝過木乃伊內臟的罐子裡的糖粉。
  「這個耶?很明顯不是?」迪恩向中央邁進,然後指著地板上一塊黑色、約有一點五公尺見方的凹洞,裡頭擺著一些看來像是礦物的細粉、還畫著奇怪的魔法陣。
  「……抱歉,我真的沒注意到。」亞克覺得自己沒跌進去真的是奇蹟。「請問這個魔法陣和『實驗材料收集』的委託關係是…」
  「喔,沒事玩玩嘛。」
  這裡到底是醫院、實驗室、還是魔法學校?

  不,千萬別跟他說他想做人體鍊成…

  「不過也不是全然沒有關係。」迪恩喝了一口實驗成果,陶醉的坐在洞沿。「最近DISCOVERY頻道不是在播『木乃伊特集』嗎?我想就應應景趕趕流行嘛、所以跟著作一連串的關於製作方法啊,詛咒啊,毒物分析之類的研究後,發現只是光翻書面實在沒辦法滿足我,再加上書面的資料有的不齊-----」
  「所以您的委託是要幫您偷一具木乃伊過來?」所以這到底還是跟魔法陣無關是吧?亞克說的平淡,但心中已經開始盤算著怎麼燒掉這家醫院、還有委託的規定條約裡,是不是跟殺手行規一樣有委託中不可以殺掉委託人這點。
  「我本來是想拜託你去弄一具來玩玩,順便試試看我從書裡找到的死者復甦魔法的真假…」迪恩嘆了一口氣。「可是想想埃及好遠,等你回來我的熱潮都過了…所以乾脆換個目標。」
  「…所以?」這傢伙竟然真的想過要他去埃及偷木乃伊啊…。
  「你知道薩比斯遺跡嗎?」迪恩微笑、一口白牙在燈光下閃閃發光。「我打算退而求其次,請你幫我拿回性質相像、距離也比較近的薩比斯三十二祭司的乾縮人頭。」

  『媽的。』亞克暗罵。
  那個在十年前被貪圖族長美色的歹徒滅村,從此一直鬧鬼的獵人頭部落?


***
【薩比斯】


  「我最近老是在出差。」
  『我都願意陪你了,你抱怨什麼?』
  亞克拉緊了黑色長風衣的高領,抵禦空曠荒野的巨大風沙、一手按著不停跳動的左眼皮,總覺得不妙的感覺襲來。
  跟在身邊的狼則像是聞到了野生的氣味,而精神抖擻的張開四肢站著、流露出跟平常的慵懶大不同的好戰眼神。
  看了看地圖,再比對聽來的傳聞,確認眼前山壁上的洞窟即是目標之後,邁開步子向前進。

  『這裡是禁地,滾出去!』
  『外人!速速離開!』
  『吾等的魂雖死,依舊不容許侵略者褻瀆!』
  『此乃吾人安眠之地,請離去。』
  『擅入者死!!』
  『不離去則殺!殺!殺!殺!!』
  風吹過焦黑崩塌的建築,傳出了三十二個這樣的聲音、接著數十道黑影迅速的自建物的空隙中衝出、圍繞住他們。

  「相信我,我不想來。」面對像影子般聳立在眼前的敵人,亞克一轉手、握緊了手上的刀刃。
  一半的黑影同時向他湧上,他低身閃過先至的攻擊、快速的在地上翻滾後壓下身疾奔,轉眼已經閃過黑影的包圍、站立在他們的身後。
  立刻轉身的幾個馬上跟進,再進一波的揮動手臂攻擊,亞克再轉手、另一隻手上翻轉出一把刀刃,他雙手握緊刀、左腳向地一蹬,高跳過黑影,向黑影劃下數道光痕、踏上一個黑影的頭一踢,在空中翻轉了幾圈後,在同樣退開的較遠距離的狼身邊落地。

  分成兩邊的眾黑影正又要向前、手腳卻瞬間噴飛出沙末,摔落在地碎成塊塊。
  然後就像是倒帶一樣,立刻斷裂的地方以違反地心引力的方式上升,回復到原本的位置、恢復成一開始毫髮無傷的模樣。

  亞克跟狼相覷一眼、隨即分兩方跳開。

  自兩者影子中竄出的幾個黑影伸出的粗長手臂,雖然沒有攻擊到任何一方、卻抓住了亞克長風衣的衣角,以怪力將躍至空中的他拉下甩撞於地。
  強力撞上地面的亞克以一手護住頸項免於受傷、一手揮刀砍斷下擺,在像橄欖球員般前仆後繼的黑影蓋上來的千分之一秒擺脫束縛,一往地施力讓身體翻向另一側,逃離跟地面『深入』接觸的命運。

  『老兄,搞什麼啊?睡著了嗎?』同在另一方戰場的狼不耐的舔舔唇,似是這麼說著。

  「果然沒這麼簡單。」亞克拉下長黑風衣的拉鍊,丟甩到一旁。

  被丟棄的風衣陰影下黑影衝出。
  
  「!」


  身軀被影貫穿的影投射在黃沙地面上好怵目驚心。


  「嘖…」用他的衣服偷襲他?真是沒品。

  『什…!?』攻擊命中對方的黑影訝異著,穿過的手臂沒有骨肉阻擋的感覺,甚至沒有血液流出。

  「唉,」亞克抓住穿出身體正中央的前端手臂,往外輕鬆一推、抄起手中刀刃俐落的將偷襲者切塊。「這件衣服很貴呢。」

  『叫你別睡了嘛。』狼低吠了一聲,再次以利爪把眼前所有的黑影撕裂、僅剩的右眼閃爍著光芒。

  『汝等是何人!?』所有的黑影一瞬間碎開化成沙朝四周散開,移動至遠處之後聚合成三十二個男女老幼大小體型的黑影、一列站開守在山壁上的洞窟前。

  看來,這群黑影果然是那三十二位祭司?

  「我們嘛…」這要怎麼回答呢?他望向狼,想尋求一個答案。
  『你要一隻狼跟他們講解嗎?』狼用眼神這麼說。
  「薩比斯人有一段時間信仰狼神。」亞克說之以理。
  『誰管你。』狼吐舌,打了個呵欠。

  『快回答吾等!!』祭司中像是領導的一人,對遲遲不回答的他們喊話。

  「真是沒辦法。這麼說吧,我們兩個…」亞克抓起失去半塊下擺的風衣穿上,遮住被撕碎的衣服。「如你們所見、一隻狼跟…一個人。」
  『好爛。』狼瞟他。

  『吾等可以感覺的出來、也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三十二個聲音同時一起說話,音量讓大地震動。『汝是何人?何人?為何無血亦無肉?回答!』

  「不要。」亞克。


***
【HUGO】


  碰!!

  「熱牛奶。」亞克一落座丟下一句話後、便乾脆的趴在櫃檯上大睡。
  「喂、喂,亞克?」酒保擔心的用酒瓶戳戳他的頭,卻換來一個白眼。
  「怎麼一身狼狽的啊?」泰瑞粗魯的翻過他,上下審視無傷但是衣服破裂了幾處、滿身塵土的亞克。「狼也是,髒兮兮的…」
  『風沙大囉。』狼抖抖身子、把一身的黃土抖落地面,這讓也必須打掃的酒保皺起了眉。
  「委託發生什麼事了嗎?」他用手指撐開亞克的眼皮。
  「…沒.我.要睡。」亞克勉強睜開眼,笑的好甜好朦朧、手握拳伸出食指在頸前劃過。
  「好。」泰瑞識相的把手指移開。
  「那個,」亞克想到什麼突然的又抬頭,指指腳邊的東西。「幫我送去CIRCLE,跟那個變態說他要的東西我拿到了、要炒要泡要抽粹取液隨便他,尾款記得拿來就對了。」
  他腳邊的是一個打著結、裝著圓圓的東西的黑色大垃圾袋。


***
【???天後.HUGO】


  「來的正好。」看見從門口走進的亞克,泰瑞高興的抬高手上的酒杯。「調酒師今天特地在冰箱裡留了替我們特調的酒呢。」
  「酒精啊…」又不是不知道那會讓他想睡,亞克虛無的看向遠方。「算了,畢竟他難得才調一次酒。」
  「喂,你倒底是怎麼讓那些傢伙一瞬間全部消失的哪?」拿出冰箱裡留給亞克的酒放在他的面前,不知道從哪裡聽來事情經過的酒保搖著調酒瓶,詢問久違、好不容易起床出現在雨果的亞克。
  「沒什麼。只不過給他們看了這個。」他小啜一口,發現味道還算合意後點點頭,伸手掏向口袋、拿出一個銅板大小的薄片擺在吧台上讓兩人看個明白。
  「可是這個哪…」酒保的愣住,手懸在半空中、嘴張的老大。「…又不算是什麼…稀奇的東西…?」甚至可以說是很讓人汗顏的東西。
  「薩比斯人跟埃及人一樣怕貓、不同的是他們認為貓會吃了他們的靈魂,因此就算是只看到圖像也會嚇的立刻魂飛魄散。當年滅村的人就是人人都帶著一隻貓才會贏過他們的。」亞克一口喝盡杯中的酒,拿起點綴的櫻桃吃了起來。「不過是不稀奇沒錯,這個就是我今天早上拿到手的。」
  「嗯…」泰瑞把薄片翻到背面確定那的確是他想的那個東西之後,皺著眉開口。「雖然很好得手沒錯,不過你為什麼不乾脆用別的、偏要用這個?」
  「因為剛好在某數字超商買東西滿金額、有贈送嘛。」他試著用舌頭把櫻桃梗打結。

  「而且我認為這一隻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一隻貓了。」

  「恐怖?」兩個人一起不解。
  
  「拜託,這還不夠恐怖的嗎?」他把櫻桃梗吐進杯裡、緩緩的說。

  「那隻貓沒有嘴耶。」





  【E】
***
(是的請大家當作沒看到下面的東西)

暴字之神,U CAN’T NOT PASS!!(得意)
(↑說歸說,其實還是跟前一篇差不了多少字囧)
這篇因為題材有點暴走所以比起前一篇三八很多,亞克也像是瘋了一樣(汗)
然後我停不下我KUSO的手指,讓本來很多的嚴肅薩比斯設定GONE THE WITH CAT了(笑)
迪恩,這都要怪你!!

咩的,我的戰鬥場面好弱一3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某昭
  • 斬斬ˇ 是勞瑞不是亞瑟喔ˇ<br />
    妳讓我囧了一下, 什麼時候軍人風亞瑟爺爺會微笑了
  • aterry
  • 喔,削特XD!<br />
    我腦抽筋了我XDDDDD<br />
    我這就改:P
  • ewige
  • 忘了說, 剛上架新委託, 有興趣去看看吧ˇ<br />
    這次的委託都很不正常(爆)<br />
    這篇的感想明天再留在企劃本部 :3
  • aterry
  • 嗯,這次都讓人好想接XD<br />
    昭太太哪天我真想剖開你的腦袋看看原本的構想啊ˇˇˇˇ
  • ewige
  • 媽啦~裡面一定都是豆腐渣 囧<br />
    <br />
    喔~這次狼跟亞克出差啊?<br />
    牠說話好跩啊, 不愧是老大(拇指)<br />
    亞克的秘密好多ˇ真期待啊ˇˇˇ<br />
    斬斬把狄恩的地下室寫的好棒ˇ<br />
    變態好~變態好棒~XD(喂)<br />
    兒子你果然適合搞笑!<br />
    <br />
    最後, 話說他們還真看的懂那是貓啊(咦)<br />
  • aterry
  • 嗯,因為有耳朵,上面還寫著kitty這樣XD?<br />
    坦白說就算他不是貓也夠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