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這分類是因應昭明太太的NIGHT計畫,所作的人設地點或是任務內容,
詳細情形請點連結區的NIGHTMARE連結觀看XDˇ


○RedHand成員暗殺.三個故事


***
【ROOM 303】


  嘩啦-----

  冷水自頭上淋下,沖去悶溫空氣帶來的不耐燥熱感。
  亞克瞇著眼,雙手撥去要跑入眼中的水份,接著拉長了自己的臉頰、對著鏡子吐舌擺鬼臉。

 「…好醜…」也好無聊…。
 
  他放手、將還滴著水珠的前髮撥到後方,拿起架上的毛巾胡亂的擦乾全身、穿上衣物走出浴室,看了看牆上的鐘,發覺到時間差不多後、甩了甩頭,伸了個懶腰緩緩打著呵欠。

  在浴室門口的長型穿衣鏡裡,一張熟悉的臉龐正看著自己。
 
  「好久不見。」他像是看見了誰一樣,輕皺著眉微笑。「還是過的一樣不錯吧?我知道。」
  鏡裡的人回給他一個一樣的笑容。

***
【DUKE COIN】


  「湯瑪士…?」

  亞克皺眉。「總覺得好耳熟…」
  「我想你是睡太多了,才會搞錯吧?」蘿絲隨口這麼回答,接著繼續埋頭唸著其他委託。
  『不,我確實聽過這個名字…』他想著,沒有注意蘿絲接下來說的、以及最後那不定的訊息。

  可是卻好像聽見了,隱隱約約的落寞。

  他回過神,看著將酒擺放在他面前的蘿絲有點歲月痕跡的臉龐下、美麗又無奈的笑容。
  「暗殺的委託,請交給我。」他不打算多說什麼,只是拿起杯子,面無表情的一口氣喝光杯中的液體。
  「你這孩子果然很有禮貌。」蘿絲還是微笑。


***
【裡街.巷道】


  或許感傷是一種集體的渲染,會在城鎮裡不定向的隨著雜亂的分子擴散開來?

  亞克站在街角,再次確認過手中寫著目標物特徵以及出沒時間地點的紙條之後放進外衣口袋,緩緩吸了一口氣、然後放開步子走進。
  身後,一個戴著眼鏡的男子、尾隨著走了進去。


***
【DUKE COIN】


  正值生意最繁忙時期的的DUKE COIN裡人滿為患,店內不算少數的桌椅坐滿了買醉的客人、前來接受委託的RED HAND成員、商談事情的裡街居民、尋找著下一個過夜場所的落魄街客…等。
  一名輕施脂粉、長相清秀的少女坐在角落的一桌,穿著簡單樸素但顯大方的露肩洋裝,深黑髮絲在腦後挽成一個髻露出形狀姣好的臉龐;勻稱修長的雙腿巧妙的交疊著、是只要一偏便足以讓男人瘋狂的弧度。她粉唇輕努、張著美眸打量著四周的模樣像是在等人,也像是好奇著所見的景物,桌上一瓶紅酒、半杯紅漿與一個空杯三方相對著。
  拒絕了許多前來搭訕的登徒子後,少女收回轉著酒吧裡繞了已久的視線,對著站在吧台的蘿絲以及亞瑟拋出媚眼微笑、附加飛吻。
  
  黑眸閃過一線精光.亞克。

  「真是個美女,不是嗎?」蘿絲掩嘴故作鎮定,不讓自己笑出聲、菸老早掉在地上被她踩的悶絕而滅,她覺得趣味十足的對著亞瑟眨眼暗示。「這小子真適合這扮相。」
  「的確是。」亞瑟瞄了一眼後,欲開口說些什麼,卻又沉默的返回工作崗位。

  「請問,妳在等人嗎?」一名面頰凹陷、戴著金框眼鏡的瘦弱男子,溫和有禮的來到她…或著是他的面前指著空位詢問。「沒有的話、是否能讓我坐在這呢?如妳所見,沒有別的空位了…」
  「或許、你會是我要等的人?」亞克微笑、素指自然的玩弄著垂落的髮絲,妝點出的媚眼流動著。
  「-----請不要誤會…」男人十指交握,有點緊張的推著鏡框。「我叫做湯瑪士…」
  「你好,湯瑪士。」老實的簡直不像是會加入裡街、並有人出大把銀子暗殺的人。
  「我開門見山的說吧、畢竟弄錯的話就…」湯瑪士搔搔頭,蒼白的臉上浮現一點紅暈。「請問…妳是不是艾雅?」
  「-----…!」在薄淡的粉腮後、聽到這個名字的亞克臉色霎時刷白,但他毫不驚慌,露出花般的笑容。「哪…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呢?」

  那是他自己也遺忘好久的那個少女的名字之一。
  迷彩…。

  「艾雅、艾雅!?果然是妳?」湯瑪士原本灰敗絕望的眼裡、露出了像是溺水的人捉住了浮木的表情,倏地亮了光彩。「妳忘記我了嗎?我是湯瑪士、湯瑪士啊!高中時和妳同班的湯瑪士…」
  「高中時…」亞克適當的睜大了眼表現驚訝,腦中快速的切換著這方面的記憶、以及關於這個名字的個性。「…總是滿口外文還會糾正我發音的那個湯瑪士?」
  「沒錯,就是那個湯瑪士…!」湯瑪士眼中的黑影與抑鬱一瞬間的退去,興奮的動作跟語氣和記憶中沉穩溫和的模樣簡直像是不同人。「妳真的是艾雅,天啊!這真是…真是…太好了。」
  「妳變的好美,以前的妳總是不施脂粉,爽朗豪邁的讓人覺得不生為男的真是太可惜…我還一直以為認錯人而擔心…沒有想到能在這個地方,遇見可以讓人放心的對象…」湯瑪士不停的說著,像是要把以往沉穩時沒表達出的激動全部宣洩出來,說著說著、他流下眼淚,湯瑪士暫緩了說話的速度,以腕按住了雙眼。「…坦白說,我已經快要崩潰了,幸好今天遇見了妳。」
  「你先坐下吧。」亞克伸長了手、拉開旁邊的座椅。「我在這並不足以讓人驚奇,然而…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你畢業後就出國留學了。」

  『記憶中』的湯瑪士,總是溫和有禮、為人著想到讓人心疼的地步、且用功向學的好學生,看來縱使是來到這裡的現在,也沒有改變。
  他想不出為什麼。

  「這說來太可笑了…」湯瑪士取下眼鏡,擦拭著臉上及鏡片上的淚水,回想著的眼又添了一絲疲憊。「你知道『Moulin Rouge』嗎?」
  「當年的音樂課上放過。」紅磨坊,是嗎?
  「我還以為妳那時在睡覺。」湯瑪士打趣的笑著。「很可笑的,那個劇情在我身上發生了…」
  「…?」亞克挑眉。
  「就在我出國留學的那幾年…喔不,事實上我才剛回來不久。」他點點頭,繼續說著。「畢竟離鄉背井的留學生沒有什麼經費,所以我到同樣名為『Moulin Rouge』的舞廳打工,負責的是翻譯他們的戲碼這樣的差事。」
  「在那裡,我遇到了羅珊娜。」他閉上眼睛,陶醉的回想著那段美好。「羅珊娜正如莎婷一般,是舞廳裡的紅牌。也和劇中一樣,相愛的我們之中、橫亙著有錢的渾帳這個阻礙。…那個渾帳…他囚禁了本來要和我一起離開的羅珊娜、為了不讓她有機會脫逃,他竟然對她打下大量的毒品…」湯瑪士咬牙,握緊的拳幾乎要把眼鏡捏碎。「等我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
  「那是我第一次殺人…那些守在外面的人、不知道為什麼虛弱的像是幼兒一樣,任憑我把刀砍近他們動脈。」湯瑪士伸張開十指,看著自己的掌心,變形的眼鏡咕咚一聲掉落在地。「然後等我回過神的時候,那個渾蛋的兒子已經滿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倒在我面前了,我會來到這裡、就是為了逃避他的追殺…」
  「所以你加入了RED HAND嗎?」亞克明知故問。「因為這樣可以保障你的安全…?」
  「沒錯…」湯瑪士縮著身子,雙手環抱著肩。「即使要我去殺人,我也要活下去、絕對不要死在那渾帳的手裡…」
  「可是你知道,」亞克輕輕的拉下了盤在腦後的髮髻,任柔絲披散。「即使組織保證你的人身安全、只要不讓上面知道,就算同是組織裡的人,還是會接下暗殺你的委託嗎?」

  「……啊…」湯瑪士虛弱的張口。「…果然?妳也是?」
  「我不是針對你,而是剛好就是。」或許下次不該抱著覺得耳熟而想順便一探究竟這樣的心態。
  「為什麼…為什麼…?」
  「這裡是裡街,將弱肉強食發揮至極的殘酷世界。」亞克悲哀的看向他,伸手。


***
【裡街.巷道】


  七零八落的,屍體的碎塊。

  「我可不敢在蘿絲小姐和亞瑟先生的店裡鬧事。」已經換回原本裝扮的亞克站在一片腥紅色的狼藉之中、退去淡妝以及假髮露出的原來臉龐看來不過是個普通的清秀少年、表情裡綜合著還未切換回的活潑天真與冷漠,倒錯的美麗。
  「竟然,派了這麼多人…」湯瑪士在他身後不遠處,掩不住看著眼前慘狀湧上的噁心。

  亞克一手輕轉著手上的刀刃,甩去上面的血跡,一邊吹去另一手上槍口冒出的白煙。「幸好你肯等我換好衣服再跟我出來。」
  「你不是艾雅…」湯瑪士捂著才剛吐完穢物的嘴,壓抑著噁心感。「可是為什麼…你是誰…為什麼…」
  「我應該從沒說過我是艾雅吧。」亞克淡然,思考了一下決定回答他的問題。「…我是艾雅的…哥哥,至於為什麼認識你,那是因為-----」
  他停頓,不斷思考著該怎麼解釋、然後發現自己不擅長解釋。「因為我跟艾雅…資源共享?」
  「哥哥…?」湯瑪士疑惑著,才發覺當年他與艾雅其實並不太熟稔。「原來如此…」
  「那麼準備好死了嗎?」亞克問,黑眸裡沒有對錯以及感情,只有對於完成委託的堅持、和一點關於其他事的考量。
  「…好…」湯瑪士乾澀的笑著,覺悟的鬆開了雙手。「反正遲早逃不掉的、至少是死在你的手上…」
  「我這個人討厭拖泥帶水。」他放低音量,像是安撫。「一下子就結束了。」
  「…!?」湯瑪士還來不及回答,額中央已經多了一個洞,他感覺到意識快速的消失、靈魂像是被誰抓著自頸後抽離,眼前只看見…



他自己倒臥的屍體。



  「什麼…?」湯瑪士感覺到自己的額上落下斗大的汗滴,慌張的伸手摸上中槍的地方,眉心卻什麼也沒有。
  「???」他確認性的摸摸自己,除了汗水以外身體毫無異狀,腳下也有影子。
  可是就在離他不到一步的距離,自己的屍體卻倒臥在他腳下,真實的不像作夢。

  「我是…幽靈嗎?」他發問,問著坐在一旁雜位堆上的亞克。

  「不是。」不知道已經在那等待了幾分鐘的亞克已經將槍收起,咬著一顆糖球、不禮貌的努嘴用糖棍指向他。「反正我已經殺了你、可是你還活著。」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腳下被殺死的人是自己、站在這裡的卻又不是幽靈,湯瑪士無法理解。
  「我不擅長解釋…這麼說吧。」亞克站起身,將手上的紙包塞給他。「玩過RPG嗎?」
  「嗯…」湯瑪士再度檢視著兩個自己,發覺連衣物都有些不同。
  「玩的時候、不都有分歧劇情嗎?」亞克接著拿出帽子幫他戴上、並且壓低帽沿。「總之就是那樣、我抽出了穿著另一套衣服出門的你放在這裡、殺掉了穿著這套衣服的你。」
  「…?」湯瑪士不解。
  「啊…這很難解釋,可以的話我也不想說出來讓你混淆。不過艾雅會希望我講到你懂…」他拉拉糖棍,發現糖球已經吃完了。「其實每一秒、甚至是每千分之一秒,像是RPG的分歧都在發生著。在這裡的你跟我都是走著單一劇情、拋棄了難以計數的分歧而形成的,選擇了這一邊、那麼另一邊到哪去了呢?其實並不是消失,而是在另一個平行的空間裡靠著另一個選擇發展下去。千分之秒前有一個你、百分之一秒有一個你、十分之一秒有一個你、一秒有一個你…,每一個都在不同的空間跟時間裡、包括現在的你。」
  「我就講到這裡,因為我不知道再怎麼解釋下去。」亞克咬著糖棍,煩惱的搔搔頭。
  「就算如此…」聽的一知半解的湯瑪士抱著懷裡亞克不知為何塞給他的紙包。「那種事…你怎麼可能做得到呢?」
  「艾雅比我更擅長這個…其實只不過是空間跟時間的一點小把戲,詳情是商業機密。」他學著湯瑪士記憶中熟悉的那個眨眼,指尖彈了一下湯瑪士懷裡的紙包。「嗯,我把一個禮拜份的閒話都說完了。你快拿著那些錢,趁現在下一批要殺的人還沒到之前離開,去整容或著是逃到國外吧、好好活下去。我想回家睡覺了…」
  「等等…」湯瑪士喚住轉身要走的亞克。「你的名字…?」
  「亞克。」
  「…亞克-----」湯瑪士低著頭、聲音聽來有些哽咽。「謝謝你。」
  「要向我道謝的話、不如向艾雅說,你能活到現在是靠她。」亞克微笑。「下次如果你真的見到艾雅,幫我跟她打聲招呼,她會知道的。」


***

【DUKE COIN】

  「這是什麼?」
  幾天後,和以往一樣,正值營業尖峰期的DUKE COIN裡同樣是人山人海,忙的焦頭爛額的蘿絲整理著委託單以及帳單、拉開了放置的抽屜之後,小聲的喊了出來。
  「怎麼了嗎,大小姐?」亞瑟快速的翻出幾個酒杯放在吧台上、俐落的兩手各持一酒瓶倒滿推向客人,分神問道。
  「怎麼會有這種東西?」蘿絲用兩隻塗著荳蔻的指甲尖端自抽屜裡夾起了一個白色、寫著自己名字、不知道包著什麼的信封,嗅到那上頭散發出在濃烈酒香中顯的突兀且明顯的淡淡香味。
  「…」跟著湊上前的亞瑟探過頭去,沉穩的臉上同樣好奇。
  蘿絲皺眉、小心翼翼的打開封口將內容物倒在掌心中。

  一枝白色的鈴蘭、一張用深紅色絲帶打了個蝴蝶結的小卡片。
  「亞瑟、這是…誰送來的。」蘿絲看著卡片、鼻間懸浮著那淡淡的香。
  「好像是一位美女。」亞瑟難得的微微揚起嘴角。
  「真是…」蘿絲拿著那枝鈴蘭,輕輕在手上轉了轉。「這麼說來,那個有禮貌的小子,這幾天一直都用著這種低調的方式在…」


  『幸福將會到來。』鈴蘭的花語。


  這裡是裡街,將弱肉強食發揮至極的殘酷世界。
  這裡是裡街,將人性本質發揮透徹的真實世界。







  【E】
***

(下面有東西?您一定是看到幻覺啦!)
會接這個委託主要因為湯瑪士,他真的是我高中同學(笑)
把人家寫成這樣,我想被認識的人看見應該會揍我XD
知道的人請不要告訴湯瑪士喔,就算我知道他不會生我的氣:P
(↑妳這是欺負人家脾氣好#)
其實本來打算等接下YELLO ROSE的太太委託完成的,
不過我還是忍不住多管閒事了,對不起|||OTZ
還有,覺得亞克有雙重人格的太太你猜錯了。(笑)

***

【HUGO】


  「亞克跑到哪裡去了啊?」酒保搖著酒,無奈的環顧四週。「沒人跟我玩搶奪杯子大作戰好無聊。」
  「可能還沒睡醒吧?」泰瑞微笑著喝著自己倒的酒,想著所有的可能性之後推出總是最準確的一個。
  「你也是!」酒保把調酒匙向著他一指。「一整天都不太說話、你到底在搞什麼?害我悶死了。」
  「沒什麼啊。」泰瑞擦去臉上酒保甩來的酒沫。「只不過覺得好像看見了一個很久沒見的人…」
  「你看錯了,那是我。」亞克拍拍他的肩、放了什麼在櫃檯上之後落座。「這個給你們、幫我養。」
  「這個是…」酒保看著吧台上那一盆茂盛的嚇人的植物。「…金魚草?你沒事幹麻拿這個東西來這裡??」
  「….嗯?喔…因為…我聽說可以當作招攬生意的幸運象徵。」亞克敷衍,很明顯他正開始進入恍神的世界。
  「有什麼關係?就放在這嘛。這花很可愛啊。」泰瑞捏著它的花朵,讓花苞發出聲音。「而且又很好玩。」
  「喔,是啊。」放在這裡要照顧的又不是他,酒保沒好氣的回答。
  
  「多管閒事。」泰瑞突然這麼說。
  「什麼?」酒保提高音量,不耐的拍去落在吧台上的葉片以及泥土。
  「金魚草的花語。」
  「嘎啊,這是在諷刺我就對了!?你以為我想多管閒事的照顧這堆多管閒事的花嗎啊啊啊!?!」酒保暴怒。

  已經睡著的亞克,手上寫著『好好照顧,花死了你就慘了。』還附著唇印的紙條落在地上。
































這裡是悄悄話:P
其實,我常常會做出讓配角的故事比主角完整這樣的事
這樣好像重點都不在主角身上了一樣
可是,如果不給配角一個完整的故事,我會悶
悶哪…畢竟他們不過就這麼一次出場機會…,就算我老是給八股劇情
所以請原諒我小小的遊走規則邊緣,
亞克的故事,會在每一個配角的完整中慢慢拼湊出來的: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某昭
  • 囧...<br />
    斬太太妳還是寫很快那樣~~~<br />
    我奔~~~~
  • aterry
  • 這只代表阿姨我還是很閒那樣...<br />
    (喔削特,我還閒到一天之內把2分之一王子線上觀看看到第七集的最新一話...)<br />
    依舊是個無夜遊民 我悶OTZ...<br />
    我跟著你奔吧昭明太太(呵呵呵小壞蛋等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