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DMMd/MINK蒼,re:connect後的妄想

  這樣的事情,其實蒼葉以前想都沒想過,甚至對這方面一向不是很上心。

  然而自從那之後開始,他已經開始習慣這麼做了──在早上盥洗的時候,將頭髮綁成細長的髮辮,然後別上羽毛裝飾。

  「雖然還不是很熟練…」看著鏡中自己和誰相仿的造形,蒼葉有點得意的笑了。

  再過一陣子,就能夠跟他的一樣好看了吧?

 

  「在傻笑什麼?」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Mink拉開門走了進來,映在鏡面上的表情只困惑了一下,隨即轉成淺淡的笑。

  「還不順手嗎…需要幫你重綁?」他伸手從後方繞過蒼葉的肩,輕柔的撫摸著藍色髮辮,粗細的分布跟形狀都還需要再加油,不過,已經不像之前結構鬆散,看起來還挺有模有樣的。

 

  「沒問題,現在這樣子就好,多弄幾次就會進步的。」蒼葉露出滿意的表情回答。

  等到哪天,他也想試試由自己為Mink綁上辮子,像Mink第一次為他做的那樣…當然在那天來臨之前他並不會告訴他。

  「是嗎。」男人讚許的笑了,放下他的髮辮單手繞過拿起自己的盥洗用具。

  「過去一點。」

  Mink伸手,拿起放在前頭的刮鬍膏後把蒼葉往旁推了一點,小心翼翼的讓剃刀的刃面避開他取來。

  「嗚嗯。」已經刷完牙的蒼葉含糊的應聲,往旁跨了一步將洗臉台的大部分區域讓出,他用毛巾擦著臉,鏡子裡兩個人的身影並列著各自進行著自己的事,假日的早晨他們不需要像平常一樣起得那麼早、但也不會晚起,如果剛好一起醒來的話,就會像這樣一起使用浴室,浴室其實並不特別大、但讓兩人並排不是什麼問題,這麼擠著幾乎沒有什麼不便。

  而最近不知道是生理時鐘習慣了還是怎的,這種機率越來越高,起先他還會先去做點別的事情等Mink出來,但幾次後Mink對著他招招手說浴室還有空間別空等了實在浪費時間,之後的日子就養成不用說的默契了。

  不得不說,其實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剛起床時Mink頰鬢上會帶著點鬍渣,給人種不同於平常嚴謹的慵懶,那個剛睡醒難得邋塌的模樣,蒼葉知道是僅有自己能獨佔的風景,他總會為此暗自高興。

  Mink的動作很俐落,所謂的游刃有餘就是這麼回事吧,他雖然一副沒特別在意的樣子,打理起門面卻莫名的講究,鋒利的剃刀在他手上被使用的極好,隨著動作發出了有節奏的清脆聲響,兩三下他就把鬍渣隨著泡沫一起從臉上刮除乾淨,因為自己是不怎麼長鬍子的類型,所以這股帥勁讓他多少有點羨慕。

  Mink從洗臉盆裡抬起頭來時他及時遞上濕毛巾,男人點點頭表示謝意接過,然後看著蒼葉胸前的辮子沉吟了幾秒。

  「之後還是不上手的話,再告訴你訣竅吧。」

  「這個…至少還過得去吧?」蒼葉皺眉笑著。現在這樣對專家如他來說或許還不夠,但其實也是一般的程度了吧?

  

  「是還可以。」Mink聳了聳肩,整頓完畢後將固定頭髮的髮圈拉下。「不過只是這種程度的話──我可無法出門。」

  蒼葉瞬間愕然,他看向鏡子,上頭映照著自己視線死角的Mink左臉,剛才因為他綁著頭髮而沒有發現,平常繫在Mink髮上的墜飾不在那兒,總是綁好的髮辮當然也沒有…難道說是拆了嗎?雖然說不過就是把辮子解開這樣稀鬆平常的事情,可是自從認識以來他就看慣了綁著辮子的Mink而多少感到有些怪異,不過說是不習慣、好像又不是那樣大的變化。

 

  「怎麼?」注意到鏡子裡自己的視線後,Mink稍微低了下頭就會意過來。

  「…有點亂了,打算重綁。」

 

  「那個…」

  可以讓我來嗎?

  雖然想這麼問,不過Mink才提到這樣的程度是不行的,大概不會答應吧?於是他停止說下去。

  「想說的話不直接說出來的話我可不會知道。」Mink側眼看了他,見他依舊沒有回答後,呼了口氣伸手就將自己的頭髮往後順,似乎打算重新綁回馬尾方便進行他接下來的工作。

  再這樣下去的話Mink等會就會順便把頭髮綁好了吧,難得的機會就這麼消失了太可惜了──想到這裡他下定決心的伸手拉住Mink

  「Mink…讓我試試看吧?」

  「啊?」

  蒼葉的表情十分認真。

  「就是,辮子,讓我幫你綁。」

  不知道為什麼從問句變成了肯定句,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不想被拒絕。

 

  「你想試嗎?」

  蒼葉用力的點了頭。
  「真的?」
  蒼葉更用力的點了頭,本來要來呼喚兩人報紙來了的蓮偷偷的退了出去。

  「……認真的啊。」

  Mink皺緊了接著嘆口氣,將手中的頭髮往旁轉了一圈拉到右肩上暫時固定住,單指從左耳後帶出了一束長髮拉到胸前。

  那看來就是Mink平常編髮的份量吧?

  才這麼想著,Mink就不發一語的直接撩起那束髮,雙手並用的將之綁成辮子,快的讓他幾乎看不清楚那動作。

 

  「……」這是什麼情況?
  蒼葉忍不住瞪大了眼,看見他表情的Mink則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將綁好的髮辮在他面前刻意的展示。

  「Mink…」

  他盯著那束整齊的髮辮,像是工藝品般漂亮的讓人生氣,就算不想讓他來也不用這樣吧…這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看清楚了嗎?」

  本想著算了的同時,Mink卻拋下了問句。

  「欸?」

 

  蒼葉將思緒拉回,才發現Mink只是用手指壓著辮子的尾端,並沒有用髮圈束起,然後他放開了手,將之用指頭爬梳開。

  那束長髮又回到了原本的模樣,Mink則從口袋取出平常用的髮飾交給蒼葉。

  「訣竅。」

  「啊?什麼、等等…你是說──」

  剛剛那是個,編髮教學?

  如果是要解說綁辮子的訣竅,剛剛的動作未免太快了吧?這如果拍成教學影片上傳,還得放慢速度五倍加上文字解說才會有人懂啊!

  「你不是想試嗎?所以我才示範給你看。」男人一臉無所謂的說著。「多練習才會進步,所以也無妨,只不過──」

 

  「可別讓我真的無法出門。」這麼說的同時,換成Mink一臉認真,今天本來的預定行程是要上山去找尋調香用的植株、或是種子回來,那可是非常重要的事。

  「是、是──」

  這個人太認真了,如果真的耽誤太多時間的話他搞不好會生氣呢。

  雖然這麼想著,蒼葉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放心,我會試到讓你能走出去為止。」

 

  反正不管生不生氣Mink都是那張臉跟態度,到時候頂多陪他多走幾里就是了,備用的手電筒跟電池什麼,可是昨晚就好好的收在行李裡了。

 

 

*after

 

 

  「話說,Mink你不打算留鬍子看看嗎?」他小心翼翼的走著,天色已經很黑,夜晚水氣上升了,舖滿潮濕落葉的地面有些滑腳,踩在斷枝上的腳步聲此起彼落。

  「不適合。」Mink一手將手電筒的光往前照,一邊牽著他的手,蒼葉則抱著叼著手電筒的蓮跟背包,森林裡貓頭鷹跟蟲子的夜啼迴盪著。

  「我覺得還滿性感的啊…」

  想到早上的情景,他小聲說著,卻好像聽到Mink小聲砸嘴,才發現那是盧拉坎拍翅飛走的聲音。

 

  「我去前面探路。」…啊啊啊真是的,受不了笨蛋情侶,我就只能做到這裡了。洞燭先機的智能夥伴一邊丟下能夠轉移話題的話,一邊振翅讓自己快速的離開現場。
  

  反正Mink現在就算作出不耐煩的回應,明天還是會開始蓄鬍看看吧,然後過了兩天這對笨蛋情侶就會呆站著面對面,確認真的是不適合這件事,到時候他甚至得努力不讓自己表現出任何反應,想到就有些無奈。

 

  「……能夠飛翔真不錯啊。」蓮則是看著飛走的背影,有些羨慕的默默地望向了遠方。

 

***

 

 

簡單來說就是閃光不用錢。

After感謝小孬孬提供點子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