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月圓的很美。
  倚在旅館房間陽台欄杆上的康葉吹著冷風,想藉此降去一些方才喧鬧的醉意。
  在聚會的人群鳥獸散後,當時的歡鬧與此刻的靜謐,是一種強烈的對比。
  透過吉分塔的塔尖,佔地頗大的克雷斯特漢姆古城籠罩著藍色的暗光。上方的石像鬼來回飛翔著巡視徘徊、讓他突然,有一種怪異的感覺。
  不是沒有去過古城、也不是沒有迎擊過石像鬼,照理說早該看慣的飛翔,此刻卻讓他覺得怪異。
  『牠們不該在那裡,那裡不該有這些東西、什麼時候那裡───
  『牠們一直都在那裡───
  重疊但矛盾的想法在腦中不斷交互說服認知。
  「……喝醉了吧。」甩甩頭讓自己跳脫思考,康葉關上落地窗回到房裡決定睡覺。
  大片的月光,因雲朵位置改變轉而籠向狹小的陽台、入侵窗隙攻佔領地。
  他就著朦朧浮沉的意識、發現沾染月光的緊閉眼簾中投射出一個身影。
  
  那或許是一個夢吧?
  畢竟,那哀傷的歌聲早在他的夢中唱著千百回。
  夢裡,她含著淚不讓它落下斷斷續續的低訴著。


  『你可以的
  『你可以的、你明明可以的
  『為什麼,你不肯呢?』
  『───為什麼?』
  『……………
  
  為.什.麼.要.沉.默.呢.?


  ───日落之群山環繞───
  ───沉月之海洋深遂───
  
  「!?」
  康葉睜開了眼,斗大的汗珠不斷的自他身上每一個毛細孔滲出。
  那並非惡夢,但帶有一種很深沉的哀傷,責任感、愧疚,以及無法敘述的恐懼壓迫感───他無法釐清那究竟是夢還是自己曾遇的事實。
  
  然而此刻清晰的又是誰在唱歌呢?

  在日落之群山環繞
  在沉月之海洋深遂

  他拭去額上的汗珠,起身尋向聲音來源。
   在聖者吟詠之下
  昔日繁榮的古老國度熠熠光輝
 
  陽台,月光灑落一地的銀白。

   透過威嚴王者故墳,筆直的純白日照
  腐朽石階上的綠苔刻劃
  懸浮的香氣
  至今無人分辨的出,是美酒或血的甜腥

  他的手顫抖著拉開落地窗,亦加清楚的歌聲毫不客氣的闖入他的耳。

  層層的石牆裡,堆砌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願神憐憫,給予逝去的亡者永遠的安寧

  他是聽過這個聲音的。

  「晚安。」平衡感極佳的坐在隔壁陽台上、詩人亮出笑容,率先打招呼。「我吵醒你了嗎?」
  
  「不、沒有,在那之前我自己已經醒來了。」康葉甩甩頭,試著將混亂也搖去。「……我請想問你,關於這首歌的事
  「很榮幸你還能記得我這小小詩人的即興創作。」
  「那是你的即興創作?」康葉有些震驚,這未免是個太巧合的巧合。「怎麼可能───?」 
  「對不知道的人,我是這麼說的。」對於他的反應,詩人顯得相當高興。「至於知道的人,我的說法是:我修改了一些歌詞───可以請教你為什麼對這首歌感興趣?」
  「我不是第一次來吉分,也不是第一次去克雷斯特漢姆」康葉靦腆的抿嘴,對於在陌生人前講述一件事感到頗為不習慣以及些許的害羞、畢竟他所要說的事情在一般人來說八成會被斥為無稽之談。但詩人信任的眼神讓他安心許多,他一字一字的繼續說道:「但自從這一次回到旅館後,我每晚都開始作夢。夢中,一個女孩站在荒廢前的克雷斯特漢姆裡流著淚不停的詢問著誰、那人沒有回答,女孩不斷不斷的唱著歌不,應該說是女孩的歌聲在四週懸浮重複著一樣的歌
  「也就是這首被我竄改過的歌曲?」
  「你知道這首歌的原貌、也知道這首歌的來歷嗎?」
  「我知道。」詩人笑了笑,綠色的瞳孔在風中隨著擺盪的夜光搖曳不定。「我是在克雷斯特漢姆廢棄修道院的某個隱密地方看見它的。」
  「克雷斯特漢姆」他納悶著這跟先前望向古城時莫名其妙的違和感有關嗎?
  「也許,」詩人輕輕的撩撥著樂器,弦音在夜裡隨著空氣的流動低鳴。「它是在等一個人發現它,然後讓那個人唱給該聽見的人聽───恰好我是前者、至於你,我親愛的騎士大人,你是後者嗎?」
  「我是嗎?」滿溢的不確定感自他的背脊爬上、帶來戰慄的麻癢,康葉想起每每夢裡帶著心碎般撕裂痛楚以及深深哀傷,那不斷不斷吟唱著、千轉百迴的歌謠終於應答。「應該沒有錯我想,那是我。」
  「既然如此,不打算自己找出原因嗎?」詩人的喉頭哼起輕快的旋律,彷彿心情大好。
  「找出原因啊?」清晰平靜的空氣裡,棚裡的座騎酣睡低鳴聲此起彼落,連不夜的死城看來也陷入安眠。「那麼,看來必須要到那邊一趟了。」
  「祝你好運。」詩人一手舉至額邊表示祝福。「有機會再相遇的話,希望你找出答案後能告訴我事情的真相。」
  「好的。」他再度倚上欄杆,對詩人俊美的臉孔報以一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是的?」
  「能請你將歌曲照原來的樣子唱出來嗎?」他的夢裡,歌音總是含著淚而不夠清楚。
  「有一位專心的聽眾,是所有詩人最大的喜悅。」詩人的唇勾起大大的弧度,叼著花葉也無礙於美麗歌聲的流暢、輕幽的歌謠緩緩在帶著夜露的空氣中舒展。 


在日落之群山環繞
在沉月之海洋深遂
在聖者吟詠之下
繁榮神聖的古老國度熠熠光輝
透過威嚴王者雕像,筆直的純白日照
莊嚴石柱上的光影明暗
懸浮的香氣
至今無人分辨的出,是美酒或煙的沉迷
層層的石牆裡,堆砌著不為人知的迷諭
諸神之音,給予庇蔭的國度永遠的寵幸


******

阿雪說標題可以叫做好久不見之我學壞了
我說這應該是大家來喝酒之你做這啥怪夢
詩人的名字被耶米特搶走了所以無名
預定是也會有故事的啦...預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