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奏-手推車愛情故事?



  從小到大,我就是一個沒有任何目標的人。
  我對未來這種東西沒有熱忱,抱持著可有可無的態度。
  也許你會問,難道你不需要繼承家族企業、不顧父母的期望、也沒有夢想、沒有嚮往的生活、沒有堅持的理念?我只能回答你:我是個孤兒,並沒有家族企業可言,更不會有父母期望我。至於夢想、嚮往、堅持?沒有───我是個很隨遇而安的人,既來之、則安之。
  既然我必須活到死亡,那麼為什麼我不能照我自己的喜好過活?雖然沒有目標,但我有自己的喜好和習慣,真的。至於個性、聽了我的介紹你大概會以為我很冷漠吧?其實不是的,我是個熱情的人,喜歡笑、喜歡說話、喜歡亂講八卦、喜歡交朋友、除了沒有目標以外我和其他人沒有任何差別。
  因為沒有目標,所以我不是騎士、不是神職人員、不是商人、更不是獵人,當然也不會是什麼匪類那些大宗職業,我受聘於某個公司,擔任一個輕鬆但入賬足以過著寬裕生活的職務。
  我是一個工作人員、有點類似手工藝那樣,工作的內容、便是定時在各大城市,替人製作外型討喜的兔耳。
  老實說,那不能算是製作。仔細想想就可以知道、靠珍珠、四葉草、柔毛這幾樣東西怎麼可能把貓耳改造成那樣?照理說至少我還需要白染料才能把斑點去掉吧?這算是機密,其實我只是收取人們帶來的材料和一點製作費用,然後隔天把批來的兔耳交給他們。
  對,你沒聽錯、公司主要要的是貓耳和珍珠以及四葉草,真正內行的人才知道兔耳不值錢的。除了我以外、公司還有其他的員工負責『製作』不同的物品來替公司收集物品,例如說愛心髮夾、小惡魔帽、天使頭盔、出遊帽、以及最近新推出的黑貓耳、懶洋洋的貓、大紅蝴蝶結…等等,有的工作比較辛苦,例如『製作』耳機、耳罩的,就需要編一點故事。
  總之,我是一個沒有任何目標的、製作兔耳的人,在遇到夏天以前是的。
  我的名字叫做耶米特,現在是個鐵匠。


**********


  那一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夏日,我照例到裴陽一邊等著顧客上門、一邊和卡普拉小姐聊天。
  裴陽的人不多,或許是因為中央正舉辦什麼遊行活動的關係吧,主要的守衛也都調到中央去了,因此沒參加活動的民眾在這種幾乎等於無政府的狀態下,舉辦了大型的召怪活動。
  本來是沒什麼的,但隨著聚集的人數越來越多、更多的人也開始拿出壓箱的枯樹枝召起怪來、打怪的規模以及範圍也越來越大,終於波及到了我和卡普拉小姐的工作地點。
  看著卡普拉小姐仍舊保持著親切的微笑,巧妙的閃過所有攻擊,我不禁佩服了起來。雖然說公司為了我們的安全也有進行職前訓練,但絕對不及卡普拉課程的千分之一吧?我擦去沒閃過的箭矢在臉上劃下的血痕,暗暗的驚嘆著卡普拉小姐的優雅動作。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一個綁著馬尾的可愛初心者在這個時候來到我的身邊。
  「是的,請問有什麼事?」我擺出營業笑臉,招呼未來的客人。
  「小心───!!」初心者抬起頭來,指著我的後方。

  『奧義!!手推車攻擊!!』
  這個聲音,在我倒地之後我才聽見。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本來要推的是那個正太跳…」一個背光的身影,半彎著腰自我上方指著妖道說著。「沒想到不小心推到你了、抱歉啊。」接著,自顧自的走了。
  「耶米!!」卡普拉小姐緊張的上前。
  「我的腰…...我摸著像得了骨刺般疼痛的腰、懷疑自己的脊椎是不是被撞碎了?疼痛讓我一時半刻站不起來,只能勉強抬起頭,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和那台還沾著我的血的花車。

  我有沒有說過,我是個沒有目標的人?
  然而在她的臉龐回過頭那一刻,陽光下她看著我的美麗笑容讓我不禁的呆住了。
從此我的人生第一次有了目標。

  我發誓我一定要找到她,然後報仇。


**********


  「你還好吧?耶米大哥?」綁著馬尾的卡普拉小妹擔心的探頭。
  「也還好,不過是不能走太遠罷了…」我吹著海風,拿著柺杖坐在艾爾貝塔公園的椅子上,和負責製作包包頭的同裁打著哈哈,頗有個殘廢樣。「幸好公司體恤我,讓我傷好之前都待在艾爾貝塔。」
  「不過,還是得工作呢。」她擔心的皺眉。「為什麼不乾脆讓你休息呢?」
  「待在家什麼都不做的話,我不但會長骨刺兼溽瘡、還會發霉的。」我扮了一下鬼臉,真是個好孩子。「工作不能沒有人做。其實這個工作本來就一點都不辛苦、何況、我打算等傷好就辭職。」
  「你要辭職?為什麼?」
  「怎麼沒聽你說過?」同裁同樣訝異。
  「該怎麼說呢?」我解釋。「因為我有想做的事了。」
  「你想做什麼?」他一邊整理著東西一邊。好奇的問,或許是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我說想做什麼的原因吧。
  「我想轉行當鐵匠。」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回到艾爾貝塔的原因。
  「「鐵匠?!」」同裁和卡普拉小妹一起瞪大已經夠大的雙眼。
  「嗯,鐵匠。」我沒有告訴他們,那是因為海邊那個變態克商思老頭堅持要我去當鐵匠才肯教我手推車攻擊。「我要成為鐵匠、然後去找一個人。」
  「少了你在旁邊搞笑,我們會很寂寞的。」他露出難過的表情。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耶米大哥終於有目標了呢、太好了。那個人一定很重要吧?」她拍手,小小的臉泛著期待的紅暈。「耶米大哥要加油喔!祝你快點找到那個人!」
  「嗯。」我微笑答覆她,那個人的確是很重要沒錯。

  畢竟她可是改變了我的人生。


****間******
人設圖在 這邊
滑鼠瘋了...所以先這樣
這篇是想要以輕鬆的方式寫下去的,所以有點KUSO的味道(?)
總之:)
是整個感覺和故事挺快樂的小短篇^^~
這次採用編寫邊貼的方式
再加上快要期中考了
所以更新會慢一點吧^^~
請各位多多指教ˇ 

***11/03新增部分***

**********


  我的工作由愛爾貝塔一位居民接手,他向公司爭取和其他同事一樣留在原地的福利,而公司也欣然答應。因此,我毫無牽掛的奔向了商人工會申請轉職。
  我的商人轉職之路並沒有什麼困難的,看著我長大的商人工會會長從以前就一直希望我能去幫他們的忙(當然克商思也是他們一夥的,不過他隸屬鐵匠工會)、接受過前公司職前訓練的我在他們一致認定下算是擁有接近鐵匠的能力,因此也沒有什麼刁難的測試,我很快領到了商人的制服。
  坦白說,還真是有夠矬。所以我才不想當商人,而且穿上了之後,總覺得自己好像燈籠魚,搭配昆蟲觸角效果更佳,該死。
  學習商人的技能算是我遇到比較嚴重的問題,為了增加載重所做的肌力訓練根本是不人道待遇,讓我每天都肌肉酸痛以外、更忍不住想扒開每個商人的衣服,看看是不是和我一樣練出了八塊肌。那天酒會上工會的老頭們聽我這麼抱怨後,紛紛脫去上衣、得意的擺出健美先生的姿勢,好個酒池肉林、噁心死了。
  有幾位工會的前輩常常說:不論何時都要帶著手推車,這樣才培養的出感情,對商人而言,手推車就是我們的戀人、我們的一切。
  起初我以為他們有戀物癖,畢竟我只知道他們好像都有參加一個叫去死去死團的工會。然而在過了一段時間,我知道手推車的確是我們賴以維生的東西、但我想我應該還是不會抱著手推車又親又愛的吧。
  大約過了一年後,我順利成為鐵匠,學到了手推車攻擊(後來才知道克商思那老頭通常都在前輩們商人時期就教他們了,果然有陰謀)後,我踏上普隆德拉尋找她。
  

**********

  
  「所以到底你找到她沒有?」白髮、帶著墨鏡的祭司曼德不雅的蹲在一旁。
  「也不知道該怎麼講。」耶米特摳摳臉頰。「見過她一次,但實在不是個好時機...」
  「那你這個藍箱到底要不要賣我半價?」無視耶米特還沒完的話題,他拿起箱子在手中墊了墊重量。
  「不要。」耶米特兩手一擺。
  「小氣鬼…」他搖搖箱子。「這裡面聽起來只有毛…也不算你老朋友便宜一點,我還聽你講了這麼久的故事耶。」
  「是你自己問我為什麼會來中央的耶。」耶米特皺皺眉頭,「我也讓你殺價殺到十萬z了,不要就算了...賣給別人價錢還比較高咧。」
  「好吧好吧,十萬成交。」曼德作出委屈的樣子一手掏出裝著金幣的袋子,一手將藍箱遞給身後的約書亞。「哪、交給你了寶貝,不要開到毛啊!」
  「開到毛的話也是你個烏鴉嘴害的。」約書亞拋了個冷眼,掏出幾根鐵絲、伶落的撬開箱鎖。「...啊。」
  「怎樣?是什麼?」曼德和耶米特好奇的湊上前。
  「包…」他不知道表情該喜該憂。「包包頭飾...」
  「喔喔!!」曼德高興的拍手。「太好了!剛好可以賣給鑲華,前幾天吟釀才跟我抱怨她一直吵著要買呢。」
  「…的五十分之一。」他蓋上箱蓋,拿起圓形的鐵牌在指間轉了幾圈。
  
  這種狀況該說什麼呢…?突然尷尬起來的三人不約而同的想著。

  「嗯…對了耶米,你剛剛不是說找到那女的了嗎?」曼德接回藍箱,自地上撿起一顆結勒比結晶放進箱中鎖好,放進耶米特的手推車中。「不是好時機是怎麼回事?」
  「這個…」耶米特無奈的把箱子拿起打開,將裡頭的結勒比丟棄後改放進一個鐵礦石,俊美的臉帶著為難的表情。「我把事情的經過大約描述一下吧…」


**********


  當了一陣子鐵匠後、在公會的幫忙下我開始算是有點聲譽,某一天、我因為受了別人的委託,到夢蘿克和公會成員之一討論一些問題。
  好久沒有橫越沙漠加上反正不急,所以我決定採用步行的方式前往。到達目的地後,沙漠氣候的燥熱再加上一陣不短的討論實在讓人口乾舌燥,雖然推車裡也有飲品,但就是有一種缺少了什麼的感覺,我甚至差點跳進水池裡。 
  在詢問過公會的人後,得知夢蘿克旅館一樓也兼作販賣飲食的餐廳這件事後,我快速的前往想點一杯冰涼的飲料袪熱。
  坐在樣式講究,但怎樣都像有一層黃沙的桌椅上,我一邊喝著飲料、一邊無聊的觀察著來往的顧客,心中想著他們會喜歡怎麼樣的商品、該如何推銷以及該抽幾層利,或是靠穿著和說話的方式推敲著他們擁有怎樣程度的財產之類不離本行的問題。
  就在我想著自己越來越像是個鐵匠、好像都快忘了當初的目的,眼神不安亂瞟的那時候,自移動的人影中,我看到了她。
  她獨自一人坐在大廳中央的圓桌上,透射天井的陽光將她照的清楚,白淨的額上垂下一根髮絲、整齊的金色的短髮上戴著尖角頭飾,加深噙著草葉的微笑嘴角帶著的俏皮感,姣好的身材裹在白色的鐵匠制服裡,曲線玲瓏有緻、纖細但結實的手臂到探物的指尖構成令人嘆為觀止的漂亮弧度。她將背包放置在一旁裝飾著花朵的手推車上,桌上橫放著一把巨大厚重的雙手斧。

  她是屋裡全部人的焦點。

  『你看你看、那女孩…』
  『好漂亮的女孩…』
  『我的天啊…』


  『她竟然趁隔壁桌的人上廁所的時候偷吃他的薯條…!!』

  
  『你看!她又偷了一根!!又吃了又吃了!!』
  『天啊!好光明正大的偷吃…。』
  『她竟然還把隔壁的桌子拉近!!』
  『怎麼不乾脆整包偷走算了…』
  
  ……這種情況下,別說是報仇了,就連走過去都會被人當成同一掛的吧…有誰會想在這種時候公開表示認識那女人?
  
  「小、小姐…」鄰桌的主人終於在眾人的目光下回到座位,含淚看著自己儘剩一點點的餐點。「那是我的薯條…」
  「嗯?嗯…」她愛理不理,藍色的眼眸瞄了一下對方,接著把最後一根薯條塞進嘴裡。「抱歉啊、我以為你不要了。想說別浪費嘛、就把它吃掉了。」
  『騙人───』
  我似乎感覺的到周圍觀眾不約而同發出了內心獨白。
  「那、就這樣。」她抬起一手代表示意,微笑著拉車離去。


**********


  「就是這樣囉。」他看向遠方,覺得今天天空好藍、風好靜、白雲好美、連工會旗幟都飄揚的特別優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曼德不顧形象的大笑,「她偷吃隔壁的薯條?這個好笑!!給你個GP!」
  「你在說什麼啊,曼德?」約書亞故作鎮定的憋著笑,拍拍耶米的肩,「所以?你沒有追上去嗎?」
  「追上去太丟臉了吧…?」耶米特堅持著不肯回頭。「連被偷吃的那位騎士大哥都沒追上去了…」
  「我看他根本是呆住了。」曼德擦擦眼淚,嘴角不停的抽蓄著。
  「誰不會呆住…那種情形。」耶米特長長嘆了一口氣,在地攤旁的標價板上寫上大大的:藍箱特價5萬。

*****沒想到會有的NG*****
  「就是這樣囉。」他看向遠方,覺得今天天空好藍、風好靜、白雲好美、連工會旗幟都飄揚的特別優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曼德不顧形象的大笑,「她偷吃隔壁的薯條?這個好笑!!給你個GP!」
【刪除】t123407406:灌水嫌疑,請再充實文章內容
曼:……版大我知錯了不要D我…|||OTZ
**********
對...只有一點點XD|||...
因為這次是即打即貼的
有錯字或不順的地方還請各位包含並指出~m(_ _)m

打個廣告:
萬聖節限定桌布配布中ˇ 

*****11/10新增*****

謎之前言:因為作者瘋了,所以這篇文也瘋了唷(笑)ˇ

**********


  幽暗的洞穴,潮濕的理所當然。
  夏天一手拍去肩上的水珠,拉著推車緩緩的走在布滿青苔而險滑的洞穴中,雙眼警覺的打量著四週。
  「真是的,妳還真是固執呢。」跟在她身後的斬雪牽著座騎鳥嘴大,無聊的揮揮穿著沉重鎖甲的雙手絡筋骨。
  「妳自己還不是也很期待。」夏天回頭扮了個鬼臉,接著拍了拍手上的東西。「妳看,興奮到臉都紅了呢。」
  「話是這樣說沒錯。」她點頭,拿下頭上防水的波利帽往旁甩掉上面的水氣,露出嬌羞的笑容。「誰叫正太跳那麼可愛…」
  「所以!」夏天一指。「等會妳可要好好的加油啊!!」
  「明明妳自己閃的掉…」斬雪不甘心的嘟嘴。「幹麻老是要人家擋啦…雖然是不算什麼可是也會痛的呢…」
  「裝可愛也沒用。」夏天笑的奸詐,換上不可一世高高在上兼帶點天上地下惟我獨尊的鄙視表情。「誰叫妳這女人除了綠蒼蠅以外,不受任何魔物的喜愛,要不是騎士的座騎是受過騎士團訓練而非自己抓的,我看妳一輩子都要當個沒鳥的騎士。妳這個蒼蠅王!!」
  「嗚…嗚…」斬雪跌坐在地上,哀怨的流下一滴清淚、連鳥嘴大都心酸的蹲下安慰她。「我也不想啊──」
  「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哭也沒有用!」她指向手推車裡成堆的魔物蛋,「還有,等會這些妳要記得帶回家養大,」
  「什麼!!」斬雪一手捧心,幾乎要吐血。「我已經快要連買肉的錢都沒啦!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誰叫剛剛的抓波利大賽妳要輸。」她冷冷拋下一句。
  「嗚嗚…」她抱著鳥嘴大的吻部,數不盡的悽涼。「夏天欺負我──」
  「噓!」夏天突然警示了一聲,快速的躲到一根石柱後。
  「出現了嗎?」斬雪見狀,牽著鳥嘴大跟著隱藏起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五個。」視野較廣的斬雪打著暗號。
  「紅色藍色?」她回問。
  「三藍兩紅。」斬雪露出高興的微笑。「真是太好了,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那就衝吧!!」她一勾手推車的手把,倏地自石柱後衝出。
  「先把殭屍解決掉吧!」斬雪揮出雙手劍,將殭屍自妖道身邊趕退。
  「大地之擊!」配合著斬雪的攻勢,夏天緊接著拿起巨槌敲向魔物所站的地面,造成整個洞穴劇烈的搖動,兩隻殭屍隨即因腳步不穩撞上石壁而暈眩。「妳們這些目標外就好好睡一下吧!」
  「接下來…」斬雪一腳跨上鳥嘴大,看著雖受到大地之擊震動波及、卻沒受到多大傷害的妖道,拉開兩隻後輕鬆的開始玩起追趕跑跳碰。
  「手推車攻擊!!」夏天抓住剩下的一隻,將推車一甩讓妖道失去抵抗的力氣,接著拿出幾本藍色的書。

  「呵呵呵~來追我啊,小寶貝兒~~」斬雪一邊指揮著大嘴鳥,一邊愉快的笑著。「能跟正太跳這樣青春的追逐真是好、快、樂、啊~」她彷彿聽的到後頭的正太正對著她說:別跑啊~小心.肝──直擊!!!

  「妳這個變態…」夏天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一臉鄙棄。
  「妳什麼時候跑到我前面的…!?」她不敢置信的停下來、鳥嘴大也同時發出受到屈辱的叫聲。
  「雖然我是想說手推車甩尾無敵啦,」夏天搔搔頭,「不過妳已經跑一圈繞回來了,妳都沒發現嗎?」
  「沒辦法,」她笑笑,「歡樂的時光過的太快了,都沒發現呢。」
  「我也想跟妳一樣…」夏天略帶羨慕的看著斬雪的笑臉,「不過用手推車推倒正太跳果然還是最棒的。」
  「唉呀?妳成功啦?」她看向夏天手中的魔物蛋,再回頭看向追上的兩隻妖道,眼中閃爍著光芒。「那這兩隻我就…」
  「怪物互擊!!」她對空地劃下幾個刻痕,自刻痕中湧出的衝擊力以不同方向衝向魔物,使得兩隻妖道互撞而陷入暈眩。
  「妳怎麼老愛用這招啊…」夏天努嘴,看著好友施展的一百零一招。
  「妳不覺得看兩個正太這樣互相撞來撞去好棒啊…」斬雪低下頭,黑色的瀏海微蓋住扭曲笑著的面容,更添一絲詭異。
  「呼呼,我懂妳的意思…」夏天露出夢幻的笑。
  「再見了小可愛們,」夏天對魔物送上一個飛吻,「姐姐下次再來找你們玩。」
  「對了,妳是怎麼知道那本書是它的啊?」離去時,斬雪跳下鳥嘴大,疑惑的問向夏天。
  「簡單啊,」夏天吹著口哨,悠悠哉哉的將斧頭扛上肩頭。「書內側有個地方寫著和他們頭上的符一樣文字。」
  「哈哈,不愧是夏天。」
  「誇我也沒用,這堆波利蛋妳還是得帶回去養大。」
  「不要啦…我拿庫存的枯樹枝給妳玩嘛,好不好…」撒嬌模式啟動。
  「好吧,那這些蛋我就拿去餵野生波利吧ˇ」打波利掉波利蛋,真是夢幻。
  「喔喔喔~好期待看到小初心打出一堆蛋時的表情啊───」果然還是變態。
  兩個女人加一隻叫做鳥嘴大的大嘴鳥,就這樣聒噪的慢慢走出洞穴。


**********


  「謝謝光臨。」耶米特對剛買走”特價五萬”的藍箱的少女微笑,用閃亮的笑容和白牙鬆懈她的嚴謹。「美麗的小姐,希望妳再度光臨喔。」
  「奸商…你竟然用你的臉迷惑人家的心智,賣假貨給她!」曼德蹲在賣花小妹的旁邊,不齒的看著他。「乖喔,不可以學他喔。」
  「呵呵。」賣花小妹笑著,和耶米特交換了一個眼神。
  「嘿嘿嘿嘿…這叫做物盡其用。」耶米特吸了一口菸,擺出不同於剛才陽光燦爛少年形象的姿勢。「你不知道的地方還更黑暗呢。」
  「…啊啊啊社會好險惡啊…」曼德滴下一滴冷汗,慶幸自己認識對方。
  「那邊,好像有什麼騷動…」許久沒出聲的約書亞突然指向遠方。
「似乎是有人在玩枯樹枝。」曼德看個幾個逃亡的人,一臉興趣缺缺。「真是,到處都有這種愛給人惹麻煩的傢伙。」
  「好像很有趣,我去看看。」耶米特站起身、快速將貨品收進手推車中。「帥哥,麻煩幫個忙吧?」
  「好好好~」曼德無奈的跟著站起,「天上之音地上之歌降福於此,天使之賜福!!等風之迅乃天之羽翼之詠歌,加速術!!凡屬我者,於此刻、此地,吾父之威嚴之下、母神之慈悲之下,以聖之名予以歌詠,皆無人可侵犯,霸邪之陣!!」
  「謝啦!」耶米特拉著手推車,消失在街角。
  「祝你好運拉,帥哥。」曼德學著他的表情揮揮手。
  「……帥哥…」約書亞似乎是有意見般的念念有詞。
  「囉唆。」他嘟嘴,人家好歹也不是什麼醜八怪啊…


**********

算是中央放怪的揭幕?前面一大段腐女的怨念基本上是可以跳過不看的…
這段其實只是寫好玩的XD…
有點參考平常發生的事改編一下,不過夏天本人是沒有這麼跋扈的
(附帶一題:偷薯條是夏天想做但沒做的事之一)
斬雪這名字在我的伺服器已經有人用了所以小怨念
(看起來還不像活人是重點...||||囧rz…)
不過想想我根本是開男角啊要這女人名幹麻?XD
話說我真的只受綠蒼蠅喜愛啊(泣),除了一次抓綠蒼蠅平手以外,沒一次抓寵贏過那個寵物女王…
PS.幸好是平手,不然處罰可是要到朱諾放枯枝放到幽波然後追殺它到死才能停的…
(經歷過一次就不想再來了|||OTZ…媽媽,朱諾好大,人類好渺小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