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 before the night】

DMC5 雙子一般向


  「維吉爾,天花板的角落好像有蟲。」

  快要進入夢鄉時,弟弟的聲音從他耳邊響起。
  「我想去抓…只是偷偷開燈一下的話…?」

  「別胡說了,但丁,那只是窗外樹影的投影。」
  況且、被母親發現的話。
  「會被罵的,明天點心的草莓聖代也會取消哦。」
  年幼的哥哥看也沒看,母親雖然溫柔,生氣起來卻很恐怖,他實在不想承擔這種風險。

  「快點睡吧,我明天還要早起呢。」
  「可是,他們在動,像蜘蛛一樣。」
  身邊的但丁細聲嘟囔著,兩相權衡之下看來是放棄了。
  「我討厭蜘蛛,腳那麼多,全身都是毛。」
  蛛蛛是節肢動物,不是蟲。
  壓著這句話沒有說出口的維吉爾背過身,他知道那樣做但丁就會認為確實沒什麼而跟著不再去追究。

  那是惡魔,他感覺得到。
  維吉爾沒有告訴過但丁,開始研究父親留下的書籍之後,某天他對於他們的身份以及力量有了自覺,從此能看到的東西也多上許多,但這些都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至少這數個月來都是如此,這次他也沒打算說。
  聽見但丁將自己裹回被子裡的聲音後,維吉爾用眼角餘光偷瞄——它們在吊燈的陰影處蜷伏著,但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附於沙塵的輕微惡意,還不足一公分、無法自在活動更不用提對他們不利,不去理會就會和之前一樣消散了吧。
  他知道因為父親封印的關係,惡魔無法輕鬆現界,僅能從時空的裂縫滲出魔力附著於塵沙取得形體…或許是天花板結了些難以察覺的蛛網並沾染了塵屑所致吧。

  明天——維吉爾想,這種小事不用勞煩母親,到公園或院子撿隻長點的樹枝回來把它給清掉吧。
  即使知道自己擁有什麼力量,身處貪玩年紀的他仍然忍不住地、以明天要趁輪到但丁替母親做家事時的時間,好好獨佔公園那隻綠色的木馬這件事為主思考。

他們都沒想到再也沒有然後。


***


  「維吉爾,天花板的角落好像有蟲。」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早就知道自己會得到什麼答案。
  但丁並不是真特別想抓那些蟲,要抓的話院子裡的樹上有更多有趣的蟲子可以抓,母親也教導過,不該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隨意把蟲子帶離他們的生長地。
     
  「我想去抓…只是偷偷開燈一下的話…?」
  他只是,想要維吉爾跟他一起做點什麼——最好是那種有點調皮搗蛋,會讓兩個人一起責罵的事情。
  他們的母親很公平,從不會在教導時說出哥哥應該做為榜樣、或是弟弟應該禮讓的話,總是誰的錯誤便誰承擔;有時候但丁甚至覺得母親實在太公平了,雖然大部分時候問題的確出在他。
    
  自從維吉爾開始看混帳老爸那些破書之後,就漸漸不跟他一起玩鬧了。
  雖然他們兄弟總是互相搶奪東西,但這種好像自己偷偷知道了什麼秘密不再分享於他的感覺…讓他覺得煩躁。

  「可是,他們在動,像蜘蛛一樣。」
  說不出是什麼,但他知道有什麼奇怪的事情正在發生,那些蟲一樣的東西也是,不知從何時開始會躲在黑夜中,伸長他們噁心多毛的觸手,將什麼擴散開來…
  「我討厭蜘蛛,腳那麼多,全身都是毛。」

  如果維吉爾…還跟他一起為了愚蠢的事玩鬧、挨罵,或是在這時候說那他們就把蟲趕出去,讓他知道維吉爾還跟他所知的哥哥一樣,有些假正經,但大多時間仍和他志趣相投,多少就能讓他感到安心點吧。
  但維吉爾已經轉過身不再理了,看來今晚是沒戲唱了。

  ——而且他說的對,草莓聖代…嗯、一個禮拜一次,作為幫忙家事獎勵的母親特製豪華草莓聖代,很重要。

  但丁捲起被子閉上眼,想著他得找個別的點子;最好是在吃完草莓聖代之後,維吉爾那時應該也回來了,那個時候,憑他聰明機靈的腦袋應該就能想出一個跨時代的點子不露痕跡地扯他下水,等到母親都把他們罵上一頓後,維吉爾就不會那麼奇怪了,然後,然後、

他們失去了許多年關於彼此的然後。

 

***
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角落時爬起來用手機寫的文(爆
掃把什麼的也好語意混亂什麼的也好 其實只是想寫哥哥拿樹枝跟玩木馬這段
還會玩公園器材的維吉爾想想也才十歲左右吧TT 實在有夠可惡嗚嗚嗚
DMC5半魔雙子真的很可愛 讓我直接從前幾代的雙子夢女變成雙子阿罵只想守護他們疼他們給他們幸福嗚嗚嗚嗚QQQ
希望大家都來寵愛他們!!!!
上一次來發5代發售紀念的小說時還有點擔心
現在只覺得雙子真的很神聖他們都是天使(語無倫次)謝謝5代團隊我等了12年啊嗚嗚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