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Out Love]


***


  風格外的悶濕,再多的白雲陪襯藍天也只顯得陽光更加強大,深黑色的柏油路滲出一攤灘軟泥般的黑油,上方的分子因膨脹扭曲著原本平直的視線,馬路上呼嘯而過的車輛(尤其是開著冷氣的)掀起的不是清涼的解脫嘆息而是一句句可能問候到商朝的招呼,為大地帶來生機的黃色光芒毒辣的濃厚,若是抬起頭來,更會覺得自己看得到輻射在大樓玻璃間反射、反射、反射…再反射似乎要反射到人爆腦神經,附加屬性更是刺眼的可以…行人拼命低著頭無奈的躲進間斷的樓房蔽蔭,穿插在其中的小吃店散不去人潮、年老的店長不住的以肩上水分蒸發大半的毛巾拭臉,金屬製的爐灶上蒸騰的大鍋冒出氣泡撞擊鍋蓋、咕嚕嚕的聲音跟著香味擴散在空氣,這樣的情形讓人說話時音量更不自覺的提高------------好熱!!!

  該死的夏天、該死的熱島效應。


  「亞克,你認為什麼是愛的定義?」隔著一層玻璃看向外面,吸乾了杯底最後幾滴果汁,這種天氣鬼都不想待在外面。
  「…我有但我不相信的東西。」似乎是因為坐在送風口下,半瞇著眼看來充滿睡意,杯裡的冰塊被攪拌的喀喀作響。
「我懂你的意思。」並沒有直視著對方而是再度看向窗外,一手沾染桌上的水漬在窗上畫下大大的一個笑臉。

  叮---------------------------------
  (前一刻還在交談的兩人話尾一落、店內被認為是壞掉的音響突然發出了聲音,輕漫的水晶音樂在明非常不期望的情況下攻佔了亞克的耳朵。然後攪拌著杯中冰塊的手很明顯速度驟減滑到桌面平擺,本來就只睜開一半的眼眸也乾脆的隨之閉上。)

  「亞克!醒醒!!不要聽-----」
  見大勢已去,瞭解對方入眠之後要叫醒他比讓蟑螂絕種還不容易,明飛快的伸出雙手撐住要往桌上叩去的首級(?),奮力搖了幾下後才阻止他的入定。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雖然一睡便不醒但一醒卻能馬上清醒,亞克將位子移離原本的極圈帶繼續剛才的話題。
  「你對愛的定義?」明重複了已經得到答案的問題。
  「你是故意的?」不高興的語氣不是因為睏而影響情緒,而是本人確實非常厭惡的眾多事情之一。「明明知道我討厭連續回答一樣的問題。」
  「是是是…是我不好。」攤起雙手,知道自己觸犯了禁忌而很識相的道歉。

  「特地把我約出來-----你想說的就是這些嗎?」
  「不、不是。這只是突發奇想的小問題。」
  「你應該知道我不喜歡聽廢話。」
  「別生氣嘛,再怎麼說我們的交情-----」
  「我沒有生氣、明,直接說重點。」
  「我只是想說我們一樣。」

  咚----------------------------------
  (新的音樂是神秘的中國風歌曲、有鑼聲是正常的,絕對不是小當家的美味音效,當然也不代表任何人任何事的內心狀況。而這種音樂光聽到就好像染上一層大紅色一樣喜氣洋洋成這鬼樣八成也不會有人因此睡著…背景好像還有嗩吶南胡半月琴不停的配合著節奏一長一短吹奏,三號桌的人客從一進來就想著怪哉這家店怎麼沒一首音樂正常。)

 「……我們不一樣。」亞克腦裡快速閃過一些東西、他將手交疊著放置在桌上,這是他今天第一次真正對明表現出冷淡。
  「你所謂不一樣是指?」知道著對方很不高興,明從容以手抵著下顎。
  「本質。」
  聽到這句話明不禁笑了出來,他搖搖頭後再度抬頭正色看向亞克,而後又再一次的嗤笑出聲。
  「……」面對這種反應,亞克選擇以沈默應對。
  「哪裡…不一樣了?」
  明扶著桌緣慢慢起身,附在他的耳旁低聲說著。
  「明明一樣都是那麼…令人作噁的東西。」

  咭--------------------------------------
  (那在之前被判定死亡的音響在迴光返照之後又步入死亡,也許是線路燒掉也不一定、空氣中有一些焦掉的塑膠味,但是誰知道呢?搞不好是那個新來的又把胡椒連蓋一起下鍋煎了,不過奇怪中國風音樂停止後,在場至少有一半顧客開始高高興興的遺忘小當家、傳說中的廚具和黑暗料理界。)

  「別鬧了……」他不是不願意正視明所隱喻的、而是想到這件事他就感到一陣空虛和難過。「那對我們而言,是一輩子也達不成的願望…我寧願…」
  「…你要逃避嗎?」看著對方的表情,明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他想說什麼。「能的話我也想逃避…可以讓我隨行嗎?」
  「我逃不了。」亞克閉上眼。「逃了…就再也看不到她,我沒有辦法。」
  「看鏡子吧。」明微微一笑。「真巧,我也是呢。」那是在他仰慕者(奇妙的少女組織)裡公投最陽光的微笑,在亞克的眼裡看來卻不是那麼開朗。
  「所以說,你的目的是把我約出來讓我們感到挫折。是嗎?」亞克發現他們始終都沒有說到主題。
  「我才沒活得那麼不耐煩。」雖然自己是少數不會被亞克報以冷漠打進寒冰地獄的人之一,但這不代表他有資格影響他的心情。

  亞克一向會有幾次間歇性的不說話、那是他從小養成的習慣,這對他人來說可能會導致氣氛尷尬、但是知道的人就是知道那只是習慣,亞克會有這樣的習慣也不是為了什麼重大的理由還是什麼…他只是單純的覺得話沒有必要被接下去或是大腦懶的思考應付的言語。

  「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明的自言自語慢慢的滑過,聲音低的像是在說給自己聽。「那是自己的妹妹…」
  「事情都發生了。」亞克對於這一點早就想開了。「更何況她們並不是不知道。」
  「就是因為知道…才顯的殘酷。」看著對面桌慕司上的草莓,皺了下眉後招手向服務生點了一樣的。「默許卻絕不回頭。」
  「艾雅跟敏本來就是這樣的人。」說到自己雙胞胎妹妹的名字時,亞克的表情浮出一抹寵溺。「從一出生你我就應該知道。」
  「你說的對、除了你和敏不是雙胞胎以外,我們根本是一樣的。」亞克以湯匙挖走剛送來的慕司上那顆草莓、這舉動引起明一聲小小的抗議。「而且還很悲慘的,看著她離開自己。」
  「沒辦法…我阻止不了...應該說也不能。」明惋惜的看向已經失去草莓及一半吸引力的蛋糕。「至少…她現在是笑著的。」
  「是啊。」咀嚼著對方本來打算最後品嚐的草莓,亞克含糊的應答。「那樣不就夠了嗎?其實那正是我要求的…只要這樣。」
  「你這傢伙這樣就滿足了嗎?」明開始狼吞虎嚥已經失去價值(?)的慕司。「嗯?真的就這樣?」
  「不然呢?」對於慕司的下場亞克有點想為它哀悼。
  「你自己怎麼辦?有沒有想過?」把解決完的慕司往旁一推,看向把位子移回冬眠區又快神遊去的對方(手中的湯匙還滴著奶油。)
  「我自己並不重要…。」涼氣吹過他的背、肺部吸進的是舒服的冷風,髮覆蓋的後頸熱度被奪走之後,他的腦裡只有一個想法……啊…好想睡……
  「喂、亞克。」明發現亞克的眼神已經開始模糊,努力的在他眼前揮手。
  「…快點說。」他的頭越來越低,然後他就要直接倒下睡到客人走光店打烊老闆趕人都不管-----

  「我們兩個交往吧?」明終於切入主題。

  沙--------------------------
  (店內所有的顧客都安靜了下來,四號桌的女孩們一聽到這句話眼神開始閃閃發光,快速的抽出筆記本記錄,可愛的女服務生很識相,立刻退到她們的旁邊假裝點餐實際上卻聽著客人興奮的交頭接耳,不時的插上一兩句,有些特定女孩的特技就是讓你知道他們在討論自己卻永遠也不知道她們討論的內容。)

一秒鐘
兩秒鐘
三秒鐘
四秒鐘
五秒鐘
六秒鐘
七秒鐘
八秒鐘
九秒鐘
十秒鐘……

  「明…」亞克抬起了頭,精神回來了大半。
  「請說。」他笑嘻嘻的等待。

  「-----我可以揍你的臉嗎?」看著窗上那個欠打的人畫的欠打的笑臉、再看看欠打的人的欠打的笑臉,感覺像極了之後亞克好不容易才忍住打破玻璃的衝動(冷靜冷靜-----打破熱風會灌進來),轉向比較想打也比較該打的明。
  「不行。」他的仰慕者(也就是前提詭異少女組織)會哭的。
  「說這種白癡玩笑話…你很高興嗎?-----我要回去了。」他開始後悔自己幹嘛要答應出來跟一個瘋子聊天。
  「我不是在開玩笑。」明在亞克站起身來那一刻大聲說著。

  「……你有沒有搞錯?」亞克的表情非常的臭,像是被人連倒兩次會一樣不甘不願的回到原位。「我們之間一點感情也沒有,明。」
  「嗯,我知道啊。」悠閒的攤在桌上,明試著把背後的陣陣尖叫當作不存在。「就是因為沒有感情,我才希望你跟我交往。」
  「明-----」天氣太熱了嗎?這傢伙待在冷氣房裡還中暑了??「要玩培養愛情遊戲的話,麻煩你去找其他人。」
  「我也不要跟你培養愛情-----」明笑得好開心好開心。「我只是想試試看…沒有愛沒有感情-----你不想試試嗎?」
  「…你笑得好詭異……」心中目前評語。
  「不客氣。」知道對方開始軟化,明笑得更開心。「所以…考慮考慮?」
亞克的視線又映入了那片玻璃、他盯著外面來來往往的行人,深吸了一口氣。

  「……讓我揍你一拳我就答應。」
  「沒問題。」

  碰--------------------------
  (亞克的拳頭毫不留情、光只是聽到聲音都可以想像那有多痛,店內不知什麼時候變多的女客發出不捨的聲音,那張好看的臉上已經多了個拳印,亞克的拳結束後明帶著淚得意的起身,握著亞克揍他的那隻手(而他也真的讓他握了)走向櫃臺結帳離開,筆記本一本本的回到背包裡,一瞬間店裡的人潮銳減。)

***

裡面的兩位男主角是我國中時和朋友創的人物,
自創想怎麼想就怎麼寫所以寫的很高興。
不過為什麼是戀妹情節這樣的設定…
到底在想什麼啊?國中的我?

那麼,各位新年快樂,今年也請多多指教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