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星閃爍
毫無切割軌跡可求
相同時地將擁有巧合
在群星隕落
在灰黑無次元之丘
眾多思索
毫不考慮合理與否
平行垂直將失去座落
在驚慌失措
在古老的逝去之頌

***

【觀星師】


「感覺…實在是很不好。」不安的看向晴朗的藍空,位於漆黑觀星塔頂的觀星師領導者揪緊了眉。「這是我第一次希望夜晚趕快到來…」
「怎麼了?這不像是你平常會說的話?」想起天生擁有看透星象能力、自小便自願接受觀星師重職的對方平時總祈禱著能有一天在夜晚入睡,卻因星象多變而遲遲未從實現過願望時的咒罵,助手兼好友疑惑的問道。
「嗯…我也不知道。」眨了眨綠色的眼眸,觀星師年幼的臉上浮出一絲隨便。「管他的咧,反正我只負責預測又不負責預知。」
「尼爾、你這樣會不會有點隨便啊…」搔搔自己的一頭紅髮,派塔困惑著為什麼自己最愛的台詞會被這個好友搶走?
「你、認、為………」轉頭看著對方的觀星師即使是瞇細了鏡片後的雙眼,也可看到眼簾之中閃著清楚可見的危險光芒。「我自願當觀星師是為了什麼?當初不就是說待遇佳、年薪高、工作輕鬆我才接受,那麼為~什~麼~老子得天天熬夜心力交瘁還沒得睡?太爛了吧!?也不說清楚!我做到這樣已經是仁至義盡、仁至義盡了!你還要我怎樣啊?」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雙手架在兩人之間免得被砲轟兼挨揍,派塔識時務的點頭附和。
「而且更該死的是-----臭老爸送來的那個學徒!」抱怨一開始就停不了,年幼的觀星師揮著手杖努力宣洩不滿。「資質很高是沒錯,卻天天遊手好閒!」
「是啊、做這做那的…雖是受過高等教課的優等生,說是街頭無賴還比較適合…等等、尼爾你的手在幹嘛!?」
「那是我要說的-----!派塔你的手放哪裡啊!!」



***


【觀星塔第一學徒】

「兩位在討論我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齊聲大叫跳開後,兩人極有默契的轉向聲音來源。

「卡尼耶.達拉斯-----!!!!」

「嗯嗯,答對了。」收起擺在兩人頸後冰冷的嚇死人的手,被點名者慵懶的攤攤手。「是我沒錯。」
「你、你從哪裡鑽進來的!?」負責將所在的觀星處封鎖以免有人打擾尼爾的恩派塔伸手摸了摸仍完好無缺的在口袋裡的鑰匙,而後轉向緊閉著毫無打開跡象的鐵門不敢相信的問道。
「嗯…?從鑽進來的哪裡嗎?」將頭微偏向左邊15度角後,卡尼耶以小狗裝可愛的表情笑嘻嘻的含糊回答。「就是『那裡』啊。」
順著卡尼耶說第二個字時眼神飄過了一下的方向看去。哈利和榮恩不由得對那好像是某爬行生物才能通過、半徑10公分直徑20公分周長20π公分面積100π平方公分的出入口打了個寒顫。
…那好像…不是人類能夠進出…的吧?
「怎麼,還有疑問嗎?」好像自己才是導師般的自若,卡尼耶攤攤兩手看著比自己年幼的兩個要人。
「卡尼耶…!」由於非常想擺脫自己在腦海裡揣測的那個對方進來的方式,尼爾艱難的開口。「你來這裡做什麼?」
「你說到重點了。」卡尼耶戲劇化的一擊掌「我是來找你的,親愛的尼爾…喔不,師父。」。
「找我…?」第一次聽到對方這種稱呼法,尼爾疑惑的一頓。「找我做什麼?」
「這個嘛…」瞳眸閃過愉快的光芒,接著瞪向一旁的紅髮少年。「我想跟你單獨討論這件事…」
「-----那,我先走了。」眼見苗頭不對,國內最有威望的觀星師最要好友人派塔‧區夫考克.男.(15).未婚 ,揮了揮那雙曾與好友共度無數困境的手,帶著一背景的GOODLUCK MY FRIEND特效字和閃光小點描圓在零點一五九六秒內迅速開門鎖門奔下樓、彷彿自己是被蛇盯上的青蛙。
「等等-----」猛然發現那位肝膽相照、生死至交的好友背影比寒冬還嚴酷,想張嘴求援的尼爾發現為時已晚,不知何時出現的雙手早已滑上他的背。
「尼爾…」用著重低音慢慢說話的同時,卡尼耶就像漁夫收網般的慢慢將他拉近。「我們還有問題要討論呢……」
「你、你到底想討論什麼…!?」腦裡不知怎地就是只飄著一句『打蛇打七吋』俗諺的尼爾用力掙扎著。
「嗯嗯…」卡尼耶笑了,笑得好燦爛。「我最近研發了一種東西,想請你來看一下…」
「嘎啊啊啊啊啊------------給我走開!!!!!!!」
???

***

下集預告:
預言者的出現!?
吟遊詩人因為這兩篇太長將被卡掉!?
這絕對是馬路消息!!
上一次的預告沒實現是為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