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暗、潮濕、死寂與惡臭。

  康葉安撫著顯得焦躁不安的渡渡,一邊嗅著淤滯僵硬的空氣。

  與地摩擦的靴音、渡渡微喘的低鳴、空氣流經肺部再回到鼻腔的嘶聲、迴響在前方一望無際的黑暗,甚至是血液在脈搏下的伏流聲也清清楚楚。

  

  似乎不該這麼安靜。

「沒想到我是第一名啊」他有些不知是好的苦笑,原以為會看見兩位祭司邊打呵欠邊抱怨他動作太慢,沒想到最先到達的反而是自己。「之前老是最後一個到,現在第一個到反而不知道要怎麼辦呢

 

   ───悉唆悉悉唆悉唆唆悉唆唆唆悉悉唆悉悉唆唆悉悉唆唆悉───

  「誰!?」驚覺於突然出現的拖行聲,康葉倏地轉向聲音來源拔出了劍擺出攻擊姿勢。

  『啊───』從黑暗中踏出腳步的一具腐屍,綠色的汁液自洞空的腹部和身上多處開孔流出、枯槁的綠色屍身拖著無生命的呻吟和斷朽的殘肢,慢慢走向另一端。

  「原來是腐屍」他稍稍鬆了一口氣,。

  『啊啊───!!』腐屍腐爛的眼突然轉了轉,看見康葉的存在後發出了淒厲的叫聲,以意想不到的快步衝到他的眼前。

  「嘖!」他翻身跳上渡渡,揮劍攻擊。

  『啊-啊-啊-啊……』腐屍伸出僅存乾皮的手,緊緊的抓住劍,無牙的嘴露出詭異的笑容。

  「怎麼可能!?」急忙棄劍才免去被拖下渡渡的危機,康葉後退了幾步抽出另一把劍,震驚著自己所經歷的事情,「腐屍怎麼可能會抓住人類的劍?」

  『啊-啊-啊-啊……』腐屍放下了劍,不斷的張嘴說著什麼,看在眼中極像是嘲笑。

  「嘖,不管了!!」康葉加快了速度,直衝腐屍打算速戰速決。

  康葉揚起手上的劍,藉著速度用力的往腐屍劈砍。

  腐屍似乎沒有預料到對手會突然攻擊,抬起了頭向著自己而來的銳劍。

  『啊-啊-啊-啊……

  

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眉眼耳鼻口───

  

  『啊-啊-啊-啊……

  

  劍停在腐屍的額上───

  

  康葉瞪大了雙眼,冷汗自頰邊滑下───

  

  腐屍重複著無意義的語助詞───

  

  光芒的雜影快速在他眼前閃現過───

  稀疏的眉疊著濃密的眉───

  

  腐爛的眼疊著藍色的眼───

  

  凹陷的鼻疊著直挺的鼻───

  

  乾扁的嘴疊著愛笑的嘴───

  

  頰邊滑至下顎的不是汗水───

  

  「肯……」他喊著誰?

  眼淚滴落地面爆開成白色的碎片───

  『啊-啊-啊-啊……』腐屍的雙眼似乎溢出腐臭的屍水,腐屍手快速的往他臉上招呼劃下一條傷口後、黑紫色的指甲直搗他的心窩。

────────────鏘!!!!!!!!!!!!

  「請汝賜予吾等神聖的力量、將已去之亡者回歸,治癒術!」曼德大喊的聲音在顫抖著空氣。

  『放開我!!肯!!』

  『這個,我會幫你交給她的。』

  『喂!!』

  『希望,我們能再見面。』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在聖者吟詠之下───

  ───繁榮神聖的古老國度熠熠光輝───

  「康葉!!!!!!」他看見了曼德模糊不清的臉龐,用力搖著他的肩。

  「醒了」約書亞念著緩和情緒的祈詞安慰渡渡,鬆了一口氣。

  「怎麼回事?」他發現自己的手還高握著劍,僵硬的擺著方才攻擊的姿勢。

  「我們才想知道呢,一進來就看見你發呆不動、差點被那傢伙做掉。」曼德拭去臉上的冷汗,扶他下來到一旁坐好,快速的在傷口上賜福除去可能有的詛咒。「你到底在做什麼?!」

  「我不知道」康葉這才發現自己流著血,拼命想拭乾卻發現怎麼也停不下來。

  「康葉,肯是誰?」約書亞將渡渡牽至角落,刻意的問。「剛剛,你喊了這個名字。」

  「肯?」他反覆咀嚼著這個名字,想起什麼一般,抬頭看向腐屍殘留的遺骸。「剛剛那個

  

  有什麼東西,在發臭的衣堆裡反著火把的光芒發出溫亮。

  康葉撐起身,走向前撿起。

  是一枚雕刻著骷髏頭的銀色戒指。

  「骷髏戒指?」曼德自他身後探出頭「據說在克雷斯特漢姆滅亡前,銀工藝遠近馳名這或許是當時的作品之一吧。」

  「生前戴在身上當裝飾的嗎?」約書亞帶點感慨的說道。「然而死後,身上唯一不變的東西卻只有這個,還真是諷刺呢。」

  「好像」康葉的注意力不同於兩位祭司,喃喃自語著。

  「康葉,你說什麼?」

  「我好像,認識他」他感覺像在說自己也不知道的事一樣。

  「你是說、你認識這具屍體?」曼德不可思議的掏掏耳朵,怕自己聽錯。「他剛剛還想殺你耶

  「你的意思是,這個腐屍就是『肯』?」約書亞則是比較進入狀況。

  「總覺得我忘了很多事情」康葉有一種走進迷霧裡的感覺,尤其是進到修道院裡後,感覺更是加深。「但是,我的認知告訴我….我的確認識他,他是肯,我最好的朋友

  「不可能。」約書亞實事求是的態度顯的非常堅決。「他的衣著至少是一百年前的了。」

  「或許、不是這一輩子的朋友,前世記憶殘留什麼的不是沒有例子。或許、克雷斯特漢姆滅亡的現場,現在有個目擊證人了。」曼德聳聳肩。「但我看來你們的交情八成不太好

  「曼德,你聽的懂它們的語言吧?」意味到曼德語中的意思,康葉遲疑的問。「凱他剛剛說什麼?」

  「可以的話,我希望說我不知道,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曼德的臉難得嚴肅的微微一沉。

  「不是什麼懷舊感傷的話語───他說的是,死、死、死、死。」

  

  一字一句,清晰的殘忍。

  

  「……都是我的錯。」

  「什麼意思?」約書亞沒有放過康葉的低語。

  「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是我的錯……」莫大的愧疚感,壓迫而來。「變成這個樣子、他一定很恨我吧所以,才會要我也和他一樣。」

  自己認知中的好友,一心一意的要他一起死……

  「不要想太多了,」曼德說道,「變成腐屍的人早就不是人了,他們沒有任何的心智可言、唯一的意識就是殺了所有看見的人,然後一起墮入地獄的深淵、成為行屍走肉───慢著,那是什麼?」他指向康葉的手。

  「?」

  康葉看向自己手中,除了剛才的戒指什麼也沒有

  「這裡好像有字。」曼德伸手拿過戒指,微側著光源。

  戒指的內側細密的銀痕漂亮的書寫成一行字。

  『───死後也將永遠

  

  康葉靜靜的流下淚。

這下詭異了。事情好像真的很麻煩呢」曼德不解的皺眉。

  「嘖,認識你以後就沒遇過什麼好事」湊上前的約書亞嘆了口氣。

  

  『你要活下去。』她的臉龐在交錯的手臂若隱若現。

  『沒有妳,何必?』他朝著彼岸大喊,不停的試著掙脫。

  『那麼你當初就不該放棄。』

  她美麗的長捲髮在風中搖啊、搖啊……髮和淚和微笑都閃耀著寶石般的光芒、然後墬下,一切步入死亡。

  『請你一定要

  ───透過威嚴王者雕像,筆直的純白日照───

******

  有些時候、不斷的空行取得間隔是一種混版面的方法,但此時此刻的我絕對不是想混頁數才使用空行、而是為了效果(可以的話我是想空大一點的例如說一面一句那樣效果多強啊~XD但還是決定不要太過分),畢竟空行還有一點可以讓人迴蕩的空間,然而對我來說這篇的頁數已經大大跳脫預定的頁數了=_=||||,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可以說是在我寫的過程中這些角色都一一活過來、並且自己編織故事了吧───不過肯這名字好像髒話啊XD|||…原諒我沒有取名字的天份

  最近沒有灌點(所以才打的出文啊||||orz),所以對於戒指內側的字也不太確定,但我記的清清楚楚、我第一個打到的飾品就是這個鬼戒指XD|||…當初的確是『死後也將永遠』,不知道是不是改成至死不渝了?

  我喜歡『死後也將永遠』:)

  因為這篇字較多,所以話也多了一點呢。(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