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曼德低咒一聲,快速的向左邊灣道一閃,溫熱的鮮血劃濺而出。「竟然連念治癒術的時間也不給

  緊追在後的大群巫婆發出高亢的笑聲,騎著掃把伶落的甩尾過灣。

  「臭老太婆、都人老珠黃了還穿什麼小白兔內褲,鼻涕也不擦一擦!」一手按著左臂上的傷口,一邊沒目標的奔跑、眼前一個又一個彎不停的出現───

 

  ───*───一個小時前的分隔線───*───

 

  「果然是前世殘留嗎?」約書亞看著康葉的臉、想起剛剛曼德的推測確率竟然高達百分百。

  「肯答應會幫我交給她的。」他像是夢囈般喃喃自語。

  「交給誰?」

  「伊薇特。」

  「那是誰?」

  「即使死也必須守護的、我的伊薇特。」

  戀人是嗎

  曼德有一種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喂!!!」約書亞實在很不想出聲,但他不得不。

  

  劈趴!!!!!!!!!!!!!!

  鞭子抽過的響聲劃開了大地。

  「───他媽的。」雖然及時避開、但曼德的左肩卻已出現一道極深的傷口,撕裂的痛楚讓他罵出聲。

  背著巨大十字架的闇神官攻擊成功後,立刻快速的後退至陰影中消失。

  「───混帳!」曼德不理會自己的傷、抽起牆面的數隻火把往闇神官消失的地方扔去,火把的光芒沒有照出闇神官的蹤跡、反而讓碎牆的陰影更加深顏色。

  「曼德!!」康葉快速的上前將曼德拉回。「你怎麼回事!?竟然被這種事氣得失去了冷靜!?」

  「不是曼德失去冷靜。」約書亞的額際滲出汗水。「你看。」

  有黑暗籠罩的地方,彷彿經過熱氣的蒸隴一般,晃動了起來。

  「剛剛那傢伙叫了其他東西來!」曼德大喊,自渡渡的背包拿出雄黃酒以及火材、酒精灑上書本紙張然後撕碎。

  「快點!!把火把和易燃物丟在地上燃燒!!越少有影子的地方越好!!它會從影子裡出現,注意自己的腳下及斜後方!!」

  「嘖!」康葉一回身,石磚影子裡衝出的無數黑影立刻被他劈砍成兩半。

  「可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兩人快速的揮起火屬武器劃過方才曼德淋上揮發物的紙片、瞬間爆發出不少的火光、點燃地上潑濺的酒精。

  乾燥的空氣很快的擴大燃燒範圍、將影子裡蠢蠢欲動的東西燒下,三人則在火炎的正中心,環視著防備突如其來的攻擊。

  攻擊並沒有緊接著而來,只有幾聲越來越近的尖銳叫聲喊叫著,然後、一陣綠色的狂風拌著叫聲快速的繞過梁柱,吹熄前一刻還熊熊燃燒著的烈火。

  「風靈巫師」曼德咬牙。「真是該來不該來的都來了───可惡。」

  火焰一熄,連帶光線也暗沉了下來,瞬間每一處都冒出半透明的陰影。

  「嗚呼,」約書亞發出詭異的聲音。「我們又被誤認成英雄了。」

  「這已經是第三次囉。」曼德扳起手指計較。「真想按次數收費。」

  成千上萬的惡靈、綠腐屍以及幽靈,包圍著三人。

  「十字驅魔你要念多久?」約書亞看了一眼曼德。

  「兩分鐘。」

  「太久,撐不了。」

  「那真是抱歉喔……」本來就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嘛

 

  魔物快速的逼近,康葉與約書亞交換了一個眼神、迎向敵陣。

  在腐敗血水與腐蝕汁液之間,這是生與死的戰爭。

  

  一張張腐爛的臉出現在他的面前。

  「那是」康葉握著劍攻擊的手,不穩了起來

  他們的身體空洞的攻擊著自己,即使手斷、腳裂、耳飛、心碎、腦破、腸流也毫無意識。

 

  那模樣既悽涼,又悲哀。

 

  噴飛的綠色汁液究竟是不是他們的淚?

 

  是誰害他們變成這樣的?

  

  他下不了手。

 

  「曼德、康葉!」約書亞注意到他的遲疑,拋下原本負責的方位趕了過來殺出一條血路。

  「又遇到舊識是吧」曼德念起祈詞,抵擋追上約書亞的屍群、一邊輔助著兩人,左肩方止血的傷又再度裂開。

  

  已經無法讓他們免於死亡,為什麼必須要讓他們再經歷一次死亡?

   ───那明明是他熟悉的好友約翰、強尼、彼特、約瑟夫、安迪、雷恩、愛德華、安東尼、索爾、強尼、塞特、坎斯特、蘭斯洛、布魯斯、威爾、喬、文生、凱特、傑克、朱爾、卡尼爾、泰德、亞歷士、山姆、提姆、丹尼、強生、霍克斯、凱依、傑弗瑞、布萊得……───

  

  但他不得不。

  

 

  『請你一定要記得回來,撿拾我們的遺骨。』

  她最後的一句話,在山與城之間擺盪。

  『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的死亡。』

 

  ───莊嚴石柱上的明暗光影───

 

 

  他們撲向他撕抓啃咬,他們看著他的眼神只有空洞───

  「是這樣嗎?」

  他們張大了嘴,不斷的向前推擠───

 

  好像在控訴著:為什麼只有你活著?

 

 「抱歉,」康葉的淚自頰邊滑下。「我讓你們等的太久了。」

 

  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手起、劍落。

  康葉快速的揮劍、直接砍向腐屍的頸。

  一顆顆掉落的頭、扭曲的表情在接觸到地面的那一刻沒入空氣不見。

  然後軀體跟著消失。

 

 

  她的笑容隨著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不清楚。

  然而,她堅定的伸手指著前方。

 

  ───懸浮的香氣───

 

  「我必須到哪裡去。」康葉看著消失的屍體以及前方、伊薇特的影子。

  「找到目標了是嗎───」曼德。「約,這種場合我看你就別計較了、大方的脫吧。」

  「啊,真是的。」約書亞的心情顯得很差,自腰間抽出兩把短刀丟向曼德。「本來還想說應該沒有用到的機會呢。」

  「短刀?」康葉驚訝。

  「我沒跟你說過嗎?」曼德一臉驕傲。

  「在我當祭司以前───我的本行,」將上衣脫下後往旁一甩、內著黑色緊身便衣的約書亞伸了伸筋骨、拉高了遮面罩。「是職業刺客。」

  「而且屬於要價很高那種喔。」曼德附帶一句、將短刀丟回。

  「這種事情下次要早說啊」怪不得閃怪的技術一流

  「總之,這裡就交給我們吧。」約甩甩手,遮面罩下浮現出一抹笑容。

  「是啊,你就安心的去吧。」曼德在胸前劃了個十字。

  「交給你們了,混蛋們,別死啊!」

  「大不了地獄見!!」 曼德爽朗的笑聲、隨即被魔物的嘶吼掩蓋。

 

  ───*───一個小時後的分隔線───*───

  

  「嘖!!」曼德再度彎過一個轉角,卻發現巫婆已經早他一步到達那裡等著他,立刻又回過身轉想另外一邊。

  竟然被包圍了?

  巫婆對這裡很熟悉、但也不可能猜測到自己的動向的,何況他也一樣熟悉這裡的地理卻從來沒看過這個地方太古怪了,這裡真的是修道院嗎?

  不對!這是───!!

  「以神之榮光、袪除邪惡的幻影,治療術!!」曼德突然意識到事情的真相、停下腳步不再逃竄。

  眼前一個個綿延不斷的彎突然一瞬間併裂,一片片崩解在地。

  這個地方,只是一片廣大的空地。

  幻術怪不得她們可以包圍我。曼德停下腳步,疲累的喘息著。

  「不過即使知道了真相,又能怎麼樣呢?」他可不認為自己有辦法解決這些被自己罵而處在憤怒中的老太婆。

  「不能怎麼樣。」約書亞突然自他面前落下。「但是你可以躲到我後面療傷,順便輔助我。」

  「親愛的,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曼德一臉感動。

  「沒辦法、誰叫某個笨蛋被突然出現的巫婆撞下裂縫了呢。」約書亞聳聳肩。「偏偏我還一點也不意外……。」

  「八成被傳染笨蛋病菌了吧、乖,別難過了。」曼德拍拍他的頭,「快點把這些老太婆解決、我們去找笨蛋三號。」

 

 

***

雖然我對主角無愛………但話說這兩個配角會不會太搶戲了啊?|||OTZ…

那麼,接下來就是我最苦手的愛情戲部分了=_=|||…(我想寫吵架啊…T^T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