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 chip in porridge 0.3. 愚者


  我夢見藍天、萬里無雲的晴空。
  耀眼的刺眼的陽光像尖針般直刺入大地,寬廣無止盡的大地。
  黑夜永遠不會來臨,雙眼不曾閉起的虔誠凝望。
  即使盲者也無法不直視那耀眼的榮耀。
  
那是充滿光芒的,地獄。


  「好像少了一個人?」面對醫護房裡的傷病者,服事耶爾拿著醫療用品挑高了眉。
  「…反正他也沒什麼傷。」還未就職的莎妮雅回答。
  「該療養的,就是要好好療養才對。」固執的這麼說後,耶爾將手上的東西放置到一旁的小桌上。「我去找他。」
  「他應該在草原那邊。」顯得一臉從容、不在乎的莎妮雅熟稔的提醒。

  「大哥哥、再見!」穿過長廊來到連接聖堂外草地的外廊,幾個孩子笑著自他的身邊跑過,臉上還帶著盡興的紅暈。「明天我帶我朋友們一起來,一定會贏你!」
  「呵呵、我隨時奉陪。」這樣笑著回答的那個少年,背著光瀟灑的揮了揮手。
  「你是曼德…對吧?」陽光燦爛的讓他不禁微瞇起眼,看著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對方,耶爾帶著責備的語氣說道。「這已經不是你第一次跑出來了,不好好修養的話,身體可是不會好的。」
  「抱歉。」曼德笑著退了一步,改變了角度的陽光將他的面孔照耀了出來、那是一張總是堆滿笑容的臉孔。「我實在待不住。」
  「你們在玩什麼呢…?」耶爾看向他雙手捧著的眼罩,感到不解。「抓人?」
  「不是。」作勢將眼罩矇上眼後,曼德再度微笑大放送。「是像這樣把雙眼遮住,接著摸對方的手或臉猜那人是誰。」
  「…這樣好玩嗎…?」面對那樣開朗的笑容,他總是覺得其中有什麼不對勁。
  「如果可以…的話,為什麼不呢?」拿下眼罩後,曼德依舊閉著雙眼、像是自言自語般的細聲回問,隨著以一手側遮著陽光,慢慢睜開雙眼,彷彿剛才什麼也沒說的笑著。「看他們玩的這麼愉快不就知道了嗎?」
  「你說的沒錯…」不對勁、有哪個地方不對勁,從剛剛以來,他的直覺裡就有個聲音一直作響著,提醒他事情有點不對勁。
  「你是來抓我回去的吧?」曼德吐吐舌,放下手瞇著雙眼擺出心虛的表情。「抱歉,這樣麻煩你。」
  「-----…。」還是有什麼地方隱隱約約透著不對勁的氣味。
  「怎麼了?喂?」見對方似乎在發呆,曼德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發覺他依舊沉思著後,將臉龐湊上前去,觀察對方的表情。「你生氣了嗎?抱歉,我只是想出來活動活動…」
  「你…」看著曼德陪罪般的笑容,耶爾突然發覺了不對勁的所在。「…!你竟然…!」他憤怒的抓住曼德的領子,將他拉近自己。
  「哇啊、對不起嘛…」依舊以為對方是在為自己隨意亂跑這件事生氣的曼德被這麼一抓,賠笑著道歉也抱怨著。「不過是出來活動一下而已嘛,我沒有做什麼會傷害自己的大動作、不用這麼生氣吧!?」
  「你這個笨蛋…!!」無法抑止怒氣的耶爾,看著對方似乎還想裝傻的樣子、不禁加重了手的力道。

「你的眼睛無法直視稍亮的光線吧?為什麼這種重要的事情不說出來!?」

  「……」一週來未曾消失過的笑容,在曼德的嘴角遏止。

  「是在沙漠中直視陽光過久帶來的傷害吧?」依據對方當時被發現的情況,他合理的推斷。
  「…被發現了。」像是抓迷藏被發現的孩子一樣,曼德不正經的吐舌。「我還以為我藏的很好呢,你真是厲害。」
  「你根本就不打算治療是吧。」耶爾搖頭。「不管你願不願意,既然被我發現了這一點,我就會想辦法治好它、說不要也沒有用,現在開始由我看著你。」
  「可是…」他賠著笑,還想說些什麼。
  「沒有什麼可是不可是的,現在回去吧,不管怎麼樣你都要跟過來!」一點餘地也不留,耶爾轉身示意對方跟上來。

  「可是我只要看的見黑暗,那就夠了…」他輕聲這麼說著,垂低了眼眸盯著自己的影子。

  我不想再一次的直視光芒,不想再一次看見光芒下那清楚的哀傷…

***

  「你是在打混嗎?」越過桌上成堆的書籍,耶爾的眼光停在對面的曼德身上。
  「沒有啊。」將最後一本書疊好,玩著書本疊疊樂的人這樣回答。「我看過了、這幾本裡面沒有我們要找的東西。」
  「…是這樣嗎?」看著對方桌上跟自己數量差不多的書籍,耶爾放下了手中的書、嘆了口氣。「試過無數的方法、找過無數的書籍,為什麼卻絲毫找不到一絲治療的線索呢?」
  「我看不如放棄了吧?反正我現在很好啊?」一個不小心,書本金字塔就這麼倒塌了。
  「不行。」銳利的瞪了一眼後,他將頭再次的埋入書堆中。
  「真是的。」曼德無奈的微笑,堆起第二座金字塔。

  這算是為了什麼的一個堅持呢?

  他從那一刻,就不斷的思考,這個人為了什麼可以替不相干的人做到這種地步呢?

  「耶爾…」
  「嗯?」失眠、青光眼、白內障,這些都不是他要找的東西…
  「你的目標是成為最高祭司嗎?」看著仍舊努力的少年,他輕輕開口。
  「你的意思是,所有神職的最高位.主祭司這種地位嗎?」耶爾表情認真的思考了幾秒。「說不是是騙人的,不過真要嚴格來說的話不如說我是以這個目標努力著的。」說完之後,他露出溫和的一笑。「那算是憧憬或著嚮往吧?」
  「是這樣的嗎?我啊…」曼德像是臨時想到的說。「我打算接受祭司長的建議,留在這裡修行。」
  「你是認真的嗎?」他皺眉。「我覺得你還是朝著自己真正想要的目標前進比較好。」
  「啊,夢想目標什麼的,那些都已經沒關係了啦,我沒有。現在我想做的就是這個了吧?留在這裡修行…」因為,自己的一切已經全部消失了,夢想、希望、朋友、記憶…已經沒有目標了。

  然後,傾盡全力幫助耶爾實現夢想。
  他反覆思考過後的結果已經出來了,如果這個人願意不為了什麼而這麼的努力的幫助他,那麼,他也願意。

  這是他唯一能找到的,活下去的理由和目標。
  他知道,自己依舊對當初的無能為力感到難過,所以才會用這個虛偽的藉口當作目標。其實只是為了自己而已-----

  「所以就請多指較囉。」不等耶爾回答,曼德任性的結束話題、拿起手邊有著紅色書皮的書漫不經心的翻閱起來,書本卻突然燃燒了起來。「啊…」

  嘩啦-----!!
  清冽的水流自耶爾那方傾流而下,澆熄了紅色書本的火炎、也淋了曼德一身。

  「如果你真的想這麼做的話,我會幫你告訴祭司長的。」闔上手中的水靈之書,耶爾看來有點怒意的這麼回答。


***

  「莎妮雅小親親,我是不是老了…」揪緊了一張臉,曼德一臉憂鬱的倚在窗旁嘆氣。「為什麼最近老是作怪夢?我覺得我白頭髮越來越多了呢?」
  「都26歲的人了,別裝可愛了。你的頭髮本來就是白的,多了總比禿頭好吧?」莎妮雅一點面子也不給,逕自喝著茶。「還有莊重點,別叫我小親親。」
  「莎妮雅不愛我了,嗚嗚嗚…」他趴上窗戶,用帶淚的語氣哭訴。「以前還會跟在我後面曼德大哥長曼德大哥短的,現在卻移情別戀了,嗚嗚~妳一定是愛上別人了…」
  「誰叫約書亞比你帥。」似乎越來越有女王架勢的少女莎妮雅.貝艾特麗契(18)優雅的這麼說。「對了,耶爾今天要回去了。」
  「嗯,我知道。」一瞬間回復正常的男人,看著殘留著昨晚打鬥過遺跡的長廊,離開了窗邊。「希望其他人不知道。」
  「你要去準備了嗎?」看著曼德的動作,莎妮雅拍拍裙子也打算跟上前幫忙。
  「我自己來就好了。」取下衣架上的聖職之衣披上,他揮揮手。「對了,如果約找我,告訴他我在廚房。」
  「你不會又打算培養小服吧?」她擺出懷疑的神情。
  「那是人家的興趣嘛。」曼德調皮的眨眼,接著消失在門後。


***

似乎好久沒動他了…XD
這樣下去不行啊!要振作!!
可是好冷啊…(死)
話說耶爾的戲份快要超越約的了(汗)

***以下是因為太多了所以先消耗一些的NG片段***

  「我問的並不是設計什麼的狗屁…」了解到曼德很明顯是在裝傻,約書亞咬牙。「而且聽說這套衣服是你指定給我的。」
  「啊,這個。」他笑笑,有技巧的反答為問。「你穿起來很好看、挺適合的呢,你的體格本來就不錯、這邊腰身的剪裁更是烘托了那種男性的魅力,胸襟的開闊(?)弧度展現些許的胸肌看來更有男子氣概、金色滾邊和袖口以及衣角、領口車飾的華麗紋飾多了一種高貴的氣質,再配上深黑色的長褲讓腿看起來更俢長,再加上一條十字架墬飾添增宗教般的神秘氣息、多了讓人想染指的聖潔氣息,紅色和黑色一向是很受歡迎的配色,很適合你的感覺、頹廢、雅致、獨特、前衛、時尚又神聖,真是太完美了…如何,客人?考不考慮帶一整套啊?看在你這麼帥,我可以給你打個七五折喔!」(有夠長Orz…)
斬:卡卡卡!你以為你在第四台賣藥啊!!怎麼不去賣按摩椅算啦!來這裡拍戲!? 平常忘詞忘這麼大,這種時候就說書似的說的很溜嘛!
曼:沒辦法啊~經濟不景氣,又有高官來白吃白喝兼白住,只好賣一下東西來補貼啊|||=▽=a~
斬:很得意啊?敢回嘴!!看我打爛你這愛說嘴的嘴!!
過場動畫:╬(o ̄皿 ̄)o╭╯☆(>#)3<)÷10㏄(血水加口水)!!
曼:妳打我?!連我爸媽都沒有打過我妳竟然打我!?還用鞭子(Q#口Q)!!?
斬:廢話!!你爹娘早就掛了啊!你是被祭司長打到大的(‵▽′)o╭╯☆嘎哈哈哈哈哈哈~叫我女王!!
瘋了。(笑)
***

「怎樣都好啦,」曼德不高興的噘起嘴。「反正我只要抬手然後唸唸『我親愛的神甜蜜的爹寶貝的父~請賜予我力量消災解厄啊啊~八拉八拉隨便什麼術!!』之類的就可以當無牌醫生了、又不用下手開刀,不用把人體器官搞那麼清楚啦。」
約:裝可愛…(指)
康:裝可愛!(指)
斬:你裝可愛!(肯定句)
曼:我沒有!!
約:有…(指)
康:有!(指)
斬:你有!(肯定句)

***
  「你們在玩什麼呢…?」耶爾看向他雙手捧著的眼罩,感到不解。「抓人?」
  「不是。」作勢將眼罩矇上眼後,曼德再度微笑大放送。「是沒有鬼的捉迷藏。」
耶:…等一下,這是什麼遊戲啊!?
曼:寫劇本的人在幹什麼啊一口一!?
斬:…最近O筆小新看太多了…OTZ
約:…(沒有戲份一3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