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體貼懶的把已經隨著電腦重灌死的小愛重畫的我的昭明太太給我的喔XDˇ
還分成ALICE BLUE版跟彩色版真是太貼心了ˇXD
昭明太太人很好是個好人所以大家有空要多去昭明太太家玩喔ˇ(毆死)
ˇ昭明太太家ˇ
我把彩色版放在最下面ˇ大家可以跳過文章不看直接拉到底啊XD

***

  和認定自己是敵人的其他魔物奮鬥了不少時間,直到快要天亮魔物的數量們才減少而終於能夠喘口氣的康葉靠著實驗室的門,連抱怨的力氣也不太足夠。卻還能向站在一旁塔樓上袖手旁觀的浪人以及賢者蟲施予無力的碎碎唸攻擊。「可惡的傢伙,我們是來幫忙愛麗絲的,你就不能幫我們告訴你朋友們這一點嗎?你也不希望他們受傷吧?」
  「沒辦法,這是你們自己的問題。」經過賢者蟲翻譯後,浪人一手壓著刀鞘、一手握著刀炳,居高臨上的潑冷水。「我只說了我們不會攻擊你們,沒說其他不會,如果解決不了的話,就是你們太弱了、怪得了誰?」
  「啊--聽到這樣的話真是讓人一肚子火啊…」聽著賢者蟲翻譯出來的話語,曼德灌下補充魔力的藍色藥水,舔舔嘴角、繼續施放著輔助咒語。

  唰--!!

  突然湧出的幾隻傀儡娃娃和鏡妖一起攻擊了過來,力道之大促使康葉跌倒在地。
  「你先休息一下吧。」毫無疲態的約書亞將雙刀橫在胸前,俐落的劈開不知何時出現的飛行魔書、接著在自己身上施予攻擊力增加的祈福,朝下一隻魔物展開音投攻擊。
  「研究過兩個職業的人真讓人羨慕啊…」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下後,康葉一瞬間抱怨的聲音大了許多。「好累好想睡啊啊啊…」
  「大哥哥那是有練過的,小朋友不要亂學啊。」跟著蹲下沒多久又站了起來,曼德也開始抱怨、適時在約書亞受傷的瞬間施放治癒術以及其他祝福和讚美。「可是到頭來最辛苦的人是我啊。」
  「黎明了。」解決完最後一隻鏡妖、讓鏡面破片飛散後,約書亞收起了雙刀,看著東方逐漸明亮的天空。
  「這樣等會出現的魔物數量會降低到一兩隻吧、總算是可以真的鬆一口氣。」曼德深吸了一口氣,收起藍色藥水往前想曬曬陽光。

  「…痛!」
  卻突然發現腳上一陣疼痛。

  「啊,你的腳,」康葉指著他的左腳,上頭插著一塊破碎的鏡片、鮮血不斷的溢出。「你都沒發現嗎…」
  「剛剛根本就沒有感覺啊,不過你一說,還是真痛…」曼德蹲下身想細看,但牽動肌肉的同時也牽動了痛覺神經,他皺眉、一臉哀怨。「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件事,如果我沒發現就不會痛了啊!」
  「最好是不會痛…」約書亞蹲在他旁邊,發現傷口不淺。
  「那隻可惡的鏡妖、死了還拉陪葬,下次不要讓我遇到…」看著鏡片,曼德罵道。
  「你再也碰不到他了啦。快點治癒你的腳,我可不想用公主擒抱法把貧血的你抱回家…」知道約書亞絕對不幹、聽說沒那能耐,康葉擔心著一定會降臨到自己頭上的事情。
  「你是笨蛋嗎?」曼德臉孔微微扭曲、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想把鏡片拔出來。「不把碎片拔出來的話,直接使用治癒術醫治好了它還是會卡在那裡、那不就跟沒用一樣!」
  「啊--看起來好痛啊!!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康葉看到他的動作不禁大叫。「等我把頭轉過去你再拔啦!」
  「誰管你啊!你以為插著就不痛嗎!?」不等他轉頭,曼德咬著牙一鼓作氣的把鏡片拔了出來、將沾滿血跡的鏡片丟向一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好痛、痛痛痛痛!!」康夜歇斯底里的抱著頭驚聲又尖叫。

  「痛的人是我又不是你。」曼德把碎片丟到一旁,快速的施放治癒術。
  「無法徹底的治療呢。」察覺到有點不對的約書亞發聲。
  「嘖,大概是因為這算是一種帶有特殊魔力怨念的關係吧…」傷口只是止血且癒合一點皮肉,他不滿的咋嘴,發現似乎除了外傷之外好像也扭傷了腳踝。
  「抱歉,我沒注意到。」約書亞露出愧疚的表情、先是試著施放祝福的咒語發現沒用後,將頸上的圍巾扯下撕成長條包紮起他的傷口。「先暫時這樣緊急處理吧。」
  「跟你無關,」隨意的用沾滿血的手在康頁的披風上擦抹、無視對方的怒瞪,曼德淬了一口。「是那面鬼鏡子沒事耍心機輸不起、你不要又想太多了。反正對我而言這也沒什麼,死不了人。」
  「不要把事情看的這麼簡單,要是真的怎麼了怎麼辦啊你這笨蛋…」約皺眉,加重了包紮的力道。
  「好痛、不要這麼大力啦--你那樣包血液會無法流通的…」無法反抗的傷患一邊大叫,一邊用手擺出各種奇怪的扭曲動作轉移腳痛的注意力。
  「都快三十歲的人了,不要像個小孩想吃糖吃不到一樣大吵大鬧的…」
  「快三十歲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男人啦--啊!好痛…」

  「抱歉打擾你們啦,新婚小夫妻…」康葉無奈的拎著沾滿血跡的披風,蹲在一旁看著奇怪的早間肥皂劇場。「不過小的覺得好奇怪啊,聽說那小子到底修好愛麗絲了沒啊?他說不用幾個小時,可是一進去就是早上了耶…」說到一個段落他摸摸肚子,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我好餓好想睡,好想回家吃早餐喔…」

  「你說的也對,」聽這麼一說,才想起這一切的導因還在實驗室裡跟可愛的女孩(還是萌系的女傭機器人)獨處,搞不好還會上演青少年漫畫的戲碼,曼德配合著康葉的叫法,搭著站起身的約書亞的肩回歸主題。「這要怎麼辦啊,媽媽?」
  「……進去看看吧?」對這個稱呼用零點三秒停頓小小反抗的約書亞投降。
  「媽媽說了算。」放下披風,牽起早就在呼呼大睡的渡渡、康葉站起身抓上了門把。

  喀。
  像是在門後偷聽所有對話一樣,門剛好在結論剛出來的那一刻打開。

  「抱歉讓各位久等了。」聽說帶著點黑眼圈的笑容出現在門後。
  「黑眼圈…!」曼德驚愕一指彷彿聽了驚愕交響曲。
  「照一般流程,剛剛再相逢的兩人應該沒這麼快…」約書亞推論。
  「啊,我又不是沒路用型的或著天才懦弱型還是廢渣男主角、所以那種事沒在我身上發生啦。」竟然理解兩個人到底在說什麼的聽說似乎對某部分青少年漫畫男主角很有偏見。

  沒有人在意被門版撞上倒在地上的康葉的死活。

  「修理到剛剛嗎?看來愛麗絲的破損情形很嚴重?」約書亞正色問。
  「不,大概到三點就好了,愛麗絲走了之後我還小睡了一下。」
  「…喂,」曼德汗顏。「好了也不早點出來或是讓我們進去休息,我們是為了什麼這麼辛苦啊!」
  「啊哈哈哈,真是抱歉。」聽說用打哈哈的方式打太極,把問題終結掉。

  「啊,愛麗絲呢?」自我振作的爬了起來的康葉看向門內,卻沒發現另外一個蹤影。
  「她先回去了。」聽說揉揉酸澀的眼。

  「回去了?」三個人異口同聲。

  「這次來的目的,我想已經達到了…」聽說走向渡渡、翻找起牠肩上的背包,拿出一顆蘋果。
  「那我們還在這裡幹什麼--?」康葉看到他的動作,像是受到什麼天啟一樣衝到渡渡旁邊,跟著翻出了幾顆蘋果大口啃咬,邊吃邊說話。「偶墳口不口倚耶佛器羅啊?(我們可不可以也回去了啊?)」

  「說的也是呢,」把蘋果遞給看來比較需要的康葉,聽說拍拍身上的灰塵。「那麼,我們走吧?」
  「那就走吧。」發現對方的表情寫著滿足,新婚夫妻檔(?)的爸爸點點頭。
  「康葉,」約書亞看向努力大啖的康葉,把他的注意力從蘋果裡抓回來。
  「不要,我不要抱他!」想也不想,他大叫。「我不想、也沒有力氣了啦!」
  「沒有人叫你抱我啦…」曼德擺出『我也不想讓你抱』的表情。「只是要跟你借一下渡渡而已…」
  「哎呀,曼德受傷啦?」聽說這才好像終於發現。
  「我自己也要坐啊…」他抱怨。「我打了一晚的架,已經沒力氣了啦…」
  「去你的,我可是傷患,體恤一下好不好。」曼德靠著渡渡的翅膀,已經準備爬上去了。
  「我整晚沒睡沒吃的,我不想死在路邊,你們一定會放我在那邊曝屍荒野!」康葉像是有過什麼慘痛經驗一樣搖頭、拉著另外一邊也打算擠上去。
  「那兩個人一起坐不就好了?」聽說微笑著拍手,投下一顆大家都想得到但是沒人想正視的地雷。
  
  「話有分該說和不該說的你知不知道啊…」兩人很有默契的說。


***
 

  「不過,這樣真的就好了嗎?」曼德坐在渡渡背上、背靠著正在打瞌睡的康葉翹著二郎腿。
  「嗯,這樣就夠了。」聽說在胸前畫了個十字,另一手牽著渡渡的韁繩。「倒是你,雖然檢查後確定並沒有詛咒在上面、傷口也在幾次治癒下完全癒合了,扭傷卻不打算處理嗎?」
  「扭傷這種東西就跟痔瘡一樣,說大礙其實也沒什麼大礙啦。」用著奇怪的比喻,曼德一臉悠閒,拍拍自己的腳。「我這個人的原則就是既然自己有恢復能力的話,自然痊癒才是最好最自然的,一天到晚都要依靠上面那個幫忙的話,祂遲早過勞死、再有本事的人也會變成依賴鬼。」
  「你得過痔瘡嗎?不然怎麼知道到底有沒有大礙啊…?搞不好有的人覺得很大礙啊,我記得忽老每次發作都一直咳嗽掩飾他的哀叫聲…」康葉自睡夢中醒來,模糊的插上一句。「你不把他治好麻煩的可是我啊。背這樣被人靠著熱死了也重死啦…」
  「要不是扭傷治癒術也治癒不了的話我也不想啊,不然這樣吧、你滾下去走,我一個人坐?」曼德一臉不悅的道出真相。「男人的背真是硬的豬狗不如啊,尤其是只有肌肉沒有腦子的,肉硬的都可以去當切菜版了,嘖…」
  「我才不--要!」康葉拒絕。「渡渡可是我辛辛苦苦當上真正騎士的證明,有本事的話你自己去考騎士!」
  「我們讀書人才不興在前方揮灑汗水當肉盾那一套啦、太野蠻啦。」曼德一點讀書人氣質也沒有的摳摳耳朵。
  「話雖這麼說,可是你每次帶服事都是自己很高興的往前擋啊,曼德。」約書亞吐槽直球攻擊。
  「那叫做文武並濟啦。」痞子祭司永遠有辦法回嘴。「這可是下里巴人學不來的。」
  「哈哈哈,和平真是不錯啊……」聽說哈哈大笑,看著天空。

  約書亞回過頭,看著塔台上自天亮以後就幫忙阻止魔物攻擊他們的浪人以及賢者蟲爺爺,輕輕的點頭示意。

  放晴的天空裡沒有一片雲,藍的不可思議。


***

  衪既然親自經過試探受了苦,也必能扶助受試探的人。
  聖經上,手抄的字體是這麼寫的。


  陽光,百年來如一日的射進克雷斯特漢姆已無窗櫺的殘口,在陰暗的城內,拉出一椎明亮。


  戰爭開始了,魔物不斷的湧入。
  率領的小隊已經將所有投擲瓶準備好了,但我依舊嗅到不安的味道。
  我們會輸,我不斷這麼想著,然後止不住自己的顫抖。
  但是必須奮戰。


  愛麗絲側著身、一手斜擋在眼前,瞇著雙眼適應突兀的光明,身後的影子忠實的呈現她的動作、上下兩處同色的髮絲隨著她輕微的動作以及風吹擺蕩著,引出些許的光澤在空氣中閃動。


  失敗了,所有的防線都被突破了。
  騎士團已經殲滅了,只剩下在最高層圍牆的我們苟活著而已。
  趁著魔物攻勢暫緩的時候,得趕快把愛麗絲藏好。


  在光芒下,腐朽著的磚岩不停落下的細砂,明顯的刺眼。


  對不起,愛麗絲,說好我馬上回去的。
  妳還在等我吧?
  真是對不起,對不起。


  「妳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呢?」她想起那個賢者,在月光下,用一樣溫柔的雙眼注視著她。
  「……」她抱著書,什麼也沒說。
  空氣悶悶的,門外傳來打鬥的聲響、魔物嘶吼著,不是浪人大哥跟賢者蟲爺爺吧?

  親愛的愛麗絲。
  我已經離妳而去。


  「這樣嗎?」他垂下藍色的眸子,笑的很寂寞。「妳還是希望繼續在這裡等待?就算知道他已經死了?」
  「……」搖頭,她依舊頑固的什麼也不說。


  我回不去了…
  

  她將手擺回另一手中的掃帚上,已經適應光線的瞳孔看向外頭,無境的晴空。
  「喵--…」輕細帶著甜膩的貓叫聲,在她腳邊響起。


  妳要好好的活下去,用妳自己的方式。
  還有,對不起。


  「你是哪裡來的呢?」她低頭,看著的黑色小貓摩蹭著她腳撒嬌。
  「喵--」頸上繫著紅色緞帶的小貓用前腳洗了洗臉,叼起了地上的石子。
  「你要幫我忙嗎?」愛麗絲摸摸小貓的頭。「那就一起來吧」
  「喵……」


  風自縫隙滲過,在克雷斯特漢姆裡偷偷的吹動。
  桌上攤開的書本像是有人翻動般慢慢的翻到了最後一頁。

  早已離去的人的班駁字跡下,一行剛寫上的字體,墨漬未乾。

  歡迎回來…


  愛麗絲嘴角綻出一抹清淺的弧度,轉過身、繼續著從未間斷的清掃工作。


  我終於等到你了…


  【Fin】



***

 

 

ˇ昭明太太家ˇ

咩啦,字雖然只有一萬二不過對我而言已經是大爆字啦OTZ

雖然是沒有結局的結局,不過它的確是結局喔(汗)

一開始我就打算讓他成為沒有結局的故事,

然後這樣淡淡的過去

這就是。ALICE。,廢材斬的愛麗絲的故事,感謝觀看(拜) 
然後照慣例正經的故事是不會有NG的喔(笑) 
所以期待NG的太太您就別費心了一w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