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
情人節賀文啦可惡XD








D
r
o
p
s







  碰咚、

        碰咚。

  

  他幾乎是,不耐煩的用腳踏著木質的地板。

  「…被那傢伙聽到八成又要囉唆了。」終於意識到自己製造出的噪音後,皺眉思考一秒,赤裸的足再次抬起的時候稍微放慢了一點速度,突然卻又狠狠像是賠了本要撈本的賭徒一樣加倍用力的跺下,看著四處散布在房間地板的酒瓶以及食物殘渣。

  「喔我管他這麼多做什麼,反正他又不在。」

  無視那巨大的悶響、以及地板上微微的裂縫,他伸手抹抹臉,似乎自己找到了一個滿意的答案,繼續著那聽來不耐煩的急躁腳步、半彎下腰撈起地上的垃圾。
  
  那好像是,昨晚因為一個人太無聊,所以製造出來的混亂。
  
  「時間還早…」抽空看一眼牆上的掛鐘、稍稍鬆一口氣,撿拾的速度從容了起來。

  『喀恰。』
  聽來是鑰匙打開門鎖的聲音。

  「!」驚嚇,然後不可思議的轉頭確認時鐘走動正常,驚慌的加快動作粗魯抄起地上的垃圾塞進懷裡,單手抱緊單手開門轉身以最快的速度衝奔向樓梯,目標放在廚房後的垃圾桶,然後剛從沉睡中甦醒的踝骨反應不過來這出奇不意的動作、肌肉突然扭轉後摩擦的骨骼發出悶脆抗議聲,阻礙了主人流暢的動作。

  「啊嘎-----!!」

  「…幹什麼?」維吉爾才剛開門,就看到自己的弟弟豪邁的自樓梯上滾下來,旁邊還飛散著酒瓶以及一些食物的殘渣與包裝,疑惑的翹高了一邊眉。

  不是用來迎接他的表演吧?這未免太拙劣。
  
  「好痛…。」撞到牆壁才停止了翻滾的但丁,表情呈現一種超脫的平淡。

  「這點痛對你而言不算什麼吧?馬上就會消失了。」繞過地上碎玻璃以及雜屑,伸手拉起怨嘆著自己英俊臉蛋被碎片刮花的弟弟、順帶看了四周。「這片混亂是怎麼回事?不是早跟你說了屋內至少要保持起碼的整潔---」
  「停停停---」放開對方扶持的手、拍去頭上的玻璃屑,被告有滿腹委屈理由要傾吐。「這不是我的錯,誰叫你這麼早到。」豎起一根手指往牆上時鐘一指、理直氣壯的回答。

  「竟然早到了兩個半小時!這樣我當然來不及整理完不是嗎,搞什麼?今天沒有笨蛋小惡魔找斯巴達之子麻煩嗎?」

  「我也不解為何今天路上一點阻礙也沒有。」
 
  「喂喂、是你的錯耶,偶爾也表現出反省的樣子吧。」
  明知道結果會無效還是要抗議。

  「在約定的時間以前到達是基本禮貌,小孩子都懂。」聳肩,維吉爾挑起但丁髮中一片沒撥乾淨的玻璃片,順手往旁邊一丟。

  「 ---Thank you, sweetheartˇ 」
  但丁伸手、抱住他的頸項,送上一個法式深吻。

  「好吧,既然你早到了,我也醒了。」喘口氣,享受那平常有條不絮的呼吸被他賦予的輕微錯亂,挑釁的提議。「不如把握時間來做?」

  「把握時間?」

  維吉爾優雅的微笑,手搭上肩、將對方拉離自己。
  
  「這點時間不夠讓你滿足、也不夠讓你這拖拖拉拉的傢伙盥洗乾淨…我可消受不了你事後的抱怨,不如早點出發、或著整理好這裡。」食指方向與地面垂直,意思很明顯是二選一。

  「嘿---兄弟,你真的有點潔癖。」舉起兩手表示投降。「出發就出發、這就走吧。」
  然後站起來就是往門外踏去。

  「笨蛋、至少穿個鞋子吧。只穿一條褲子到處跑連鞋子也沒有像什麼樣?」
  著涼似乎不在考慮範圍內。

  「外面在下雨?」他好像是現在才注意到維吉爾肩上的雨滴,還有玻璃窗上橫爬的亂七八糟的水跡。
  「下了一段時間了。」

  「 Shit!! 」慌慌張張轉身,踩著份量非常足夠的腳步飛奔上樓。

  維吉爾嘆了一口氣。
  猜的到一定又是趁著這幾天沒事,把鞋子洗一洗後就晾在陽台好幾天都不理會吧?





I don't like to be alone in the night  

And I don't like to hear I'm wrong when I'm right
 
And I don't like to have the rain on my shoe 

But I do love you, but I do love you






  天空被雲遮蔽著,顯得沉重而灰暗。

  「其實根本沒有意義。」
  但丁兩手伸直、掌心朝上,像所有躲在屋簷下想測量雨的大小好決定要不要冒雨的行人、也像是想接住雨滴的夢想家。

  但他站在雨中,輕抬著頭微瞇著眼看雨絲呈放射狀自天空落下。

  「什麼沒有意義?」維吉爾就站在附近的高處,警戒的看著四周。

  「我根本沒必要搶救我的鞋子,」但丁放下雙手、改而拉了拉被雨淋濕而吃重下滑的褲頭,左腳輕抬,用彷彿面臨世界上所有苦難的語氣。「結果還是泡的濕答答,討厭的天氣。」

  踢水,嘩啦嘩啦。

  「的確是很討厭。」原本往上疏理的銀髮被雨打的溼透而凌亂,過長的瀏海和不斷低落的水珠讓維吉爾視線不清、不習慣的情況加上工作上的不順心連帶情緒也惡劣起來。「該出現的傢伙們不出現,這表示要進入長期抗戰。」

  「我恨透耐心等待。」但丁。
  「我恨透跟你一起耐心等待。」維吉爾。
  「等等,跟我一起等有個伴不是有趣多了嗎?」搶問。
  「跟個沒有耐心的人一起等待一點也不有趣,反而會躁鬱。」速答。

  「你說這話好傷我的心。」
  但丁戲劇性的大力轉頭伸手一指。

  「就算心臟被捏碎,也只要五分鐘就會恢復原狀了。」
  維吉爾顯然是已經太了解對方的臉皮厚度。


  「再說,你也不喜歡等待吧?」
  然後,用一貫平淡的語氣這麼說。
  「所以你可以滾回去睡覺了,我一個人就夠了。」


  「---對,我討厭等待。」


  但丁嘻皮笑臉,兩指擺上唇、拋出飛吻。
  「可是我喜歡你,所以我要跟你一起等,就算你擺出臭臉這麼說。」


  「這下糟透了,因為我討厭你。」
  他抽出刀,果決的將看不見的飛吻劈成兩半。

  但是卻放縱丟出飛吻的那個人,翻過牆來到他的身邊、將唇印在他的唇上。

  「那就殺了我吧?」

  但丁稍稍將唇從交吻中分離一點吸吮空氣的隙。

  「如果是由你動手,過程一定比做愛更刺激,我會好好享受的。」
  然後伸舌勾住對方的,繼續沉溺。





I don't like to see the sky painted gray  

And I don't like when nothing's going my way

And I don't like to be the one with the blues 

But I do love you, but I do love you 

Love everything about the way you're loving me  

The way you lay your head Upon my shoulder when you sleep
 
And I love to kiss you in the rain 

I love everything you do, oh I do
 
 




  相對於但丁誇張耍帥的大動作,維吉爾從容優雅的從惡魔中走出。

  連刀光都還來不及覷個真切,閻魔刀就已經穩穩的回到劍鞘裡,惡魔的身軀隨著身邊雨水切出數道圓片的方向衝裂,砂崩的同時又被沖刷入渠、旋捲進路旁的排水溝。

  「三十四隻!」但丁在他旁邊落地,自信滿滿且炫燿的將雷貝理翁在手上轉了一圈後收回。「這次可比你多了吧?別想耍賴,我算過你這邊的量、足足少了我兩隻。」
  「想來你疏忽了一件事。」維吉爾遺憾的微笑。「有隻蜘蛛是母的,避免傷感情就不要追究她肚子裡有多少隻吧。」

  「太卑鄙了!維吉爾!」但丁不可思議的大叫。

  「彼此彼此。」想來把雙頭的惡魔算成兩隻的傢伙是沒有資格抗議。

  「…你該不會認為我會這樣算了吧?」臉龐湊上、表情放大,但不是為了吻。

  但丁咬牙切齒、像在跟維吉爾的微笑作對。

  「好吧,我請你喝一杯。」

  「不夠。」
  「兩杯。」
  「小氣鬼。」

  他用鼻尖輕蹭維吉爾的。

  既然臉龐都已經如此靠近,又何必浪費機會?

 

  「啊啊啊---來不及了!?」
  赤腳、半濕的毛巾還披在頭上,水珠不斷的自髮稍滴落。

  滴滴答答滴答答。

  但丁收回落在點唱機上的拳頭,聽著歌曲的最後一個音被廣播人員的甜美聲音終止取代,發出了受傷野獸般的怒吼聲。


  「別為了這種小事情大呼小叫的。」看著站在點唱機前抱著頭的弟弟,維吉爾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將手中的報紙翻過一頁。

  「那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耶。」懊惱,搞笑般的把毛巾往頭上一包,用摔落的方式倒在維吉爾的旁邊。
  「想聽的話,你不是有專輯嗎?」無奈接受沙發突然的受力帶來的震動,維吉爾放下手中報紙,將濕答答靠在肩膀上的但丁推開、而後抄下毛巾,往但丁頭上擦拭。

  「聽廣播跟專輯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嘟著嘴這麼說。

  「哪裡不一樣了。」將但丁靠近自己這一方的濕溽部分拭乾後,很快的失去了耐心,往旁丟回毛巾。

  無視對方的白眼,傾倒上身直接躺上大腿。
  「你不懂,這是搖滾樂的浪漫啊…明明是雙胞胎的說---」

  「從授精卵分裂那一天開始我就不懂也不想懂你了。」額頭直擊。
  「你不想懂也得懂。」沒有因為那記暴栗而退卻,他反倒轉換方向伸出雙手環抱住維吉爾的腰、頭埋在對方腹胸間笑的好開心。

  臉側感覺的到體溫,透過衣物確實的傳達來暖意。






I don't like to turn the radio on 

Just to find I missed my favorite song  

And I don't like to be the last with the news 

But I do love you, but I do love you






  「笑什麼?」雖然不是真的拿他沒辦法,卻也沒有採取任何動作。

  「…味道。」但丁依舊躺著,悶聲這麼說。

  「什麼…?」

  「維吉爾身上有跟我一樣的味道。」
  好像那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一樣的高興語氣。

  「廢話、用的是一樣的沐浴乳不是?」

  「還有體溫,」
  閉上雙眼,出口的字句像是要睡著的緩慢囈語。
  「暖過的味道,很溫暖…」

  維吉爾的味道。

  「你可別這樣睡著啊、要睡自己走到房間去睡。」
  他拍拍但丁的臉,力道毫不節制。

  「……呼。」
  呼聲。

  「……滾上去。」
  語氣平淡但是青筋浮現。

  「…好嘛…」
  認命睜眼站起來。

  「不留下來嗎,已經超過你的上床時間了吧?」


  「留在這邊還能睡的成嗎?」

  聽到回答後,但丁同意的嗤笑。

  「白天補睡回來不就得了?」

  「明天還得早起去搭機呢。」
  向牆上的鐘瞄過一眼,拿起藍色的大衣穿上。

  「等等、哪來的這回事!?」
  原本還在抓頭拉褲檔打喝欠,一瞬間停下所有動作瞪大眼。

  「一個月前翠絲就確認過預約了。」
  稍微抬高了頭,思考了一會。

  「為什麼我不知道這件事!」
  「因為我似乎忘了跟你說。」
  「所以我得在我不知情的狀況下,剛工作回來又得出門去?」
  「反正你就算知道了也會忘記。」

  「…確實是沒錯。」意外的了解自己的個性。

  「那麼就當作是提醒吧。」

  「…但是我討厭最後一個得到消息…」

  「別說的好像鬧分手的情侶一樣。」維吉爾笑了出來。


  雨還是在下著,映在窗上的倒影像是在雨中接吻一般。

 

 
Love everything about the way you're loving me 

The way you lay your head Upon my shoulder when you sleep  

And I love to kiss you in the rain

I love everything you do, oh I do  

And I don't like to be alone in the night 

And I don't like to hear I'm wrong when I'm right  

And I don't like to have the rain on my shoes  

But I do love you but I do love you 
But I do love you but I do love you

 





【E】

***

使用曲目: BUT I DO LOVE YOU(女狼俱樂部)黎安萊拇絲這次真的可以點XD

沒有什麼劇情可言只是想灑糖,因為其實本來只是情境練習:P(情人節嘛,別在意太多(喂))
對話佔大多數敘述句缺乏其實是不太好的一件事情,不過偶爾也想試試這種簡單的方式(好吧其實是我最近敘述細胞短少OTZ)

附帶一提,兄弟有在一起的文其實我的時間點都是在3代一年前這樣…
突然思考起我是不是該把18R的文搬進裡(少做這種拿舊文填新坑的事情)
有點趕所以有錯字歡迎舉證嘿(去死)ˇ


附帶一提我14號不在家嘿嘿嘿嘿ˇ(炫燿什麼啊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