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那一天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

 

 

有人說,世界上有三個跟你長的一模一樣的人

 

而當其中的兩個人見了面,就有一方會遭受不幸,或著死亡

電影,小說,漫畫,電視節目不斷不斷重複著這樣的題材,甚至我寫下這篇雜記時,也是這樣的東西

其實我疑惑的是,那雙胞胎的話,不就有六個一樣長相的人嗎?那這其中如果又有雙胞胎,不就是個無止盡的迴圈?而且,雙胞胎這樣的話算不算兩個人碰面?所以說有些傳統裡雙胞胎不吉利就是這個典故嗎?雙胞胎的另一半算是在三個裡面、或外面?想到這些,我就不由得發自心裡的想吐槽,很多朋友總說我一定有某程度的妄想症跟反骨,可是不管怎麼說我覺得該是這樣的事情就該是這樣,不知道這算不算詭異的小市民正義呢……啊,不好意思扯題了。

我從來不認為上述常常提到的,長相一樣際遇卻大不同這件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人的際遇機運跟命運基本上就受到很多影響,即使長的一樣環境也不同,環境相同也不會一樣,總之我就是這樣固執的謬論派。

 

  然後那天,我看見了,跟我一模一樣的人

  說實在的,一開始我根本沒有發現,畢竟我認人的能力比狗還差

  我不過是走在打工的途上,聽著MP3,一邊跟著哼,然後─────

  我聽到這一輩子所聽過最理所當然最慢條斯理的髒話

 

 

***

 

 

  「幹。」

 

  那一聲國罵落字清晰、語調分明、字正腔圓,彷彿那是個紳士正優雅的拉開女士的座椅說:請。

 

  我的音量開的很大,因為經過我身邊的人都會看我一眼,我知道。可是那一個字卻像是在我耳膜上自體鼓動般的接近。

  我抬頭,因為聲音是從右上方傳來的

 

  罵髒話的人,穿著亞曼尼的春季西裝挑染的髮左分脖子上綁了一條看起來很貴的絲巾,長相斯文帶點憂鬱的氣息,姑且算是可以跟我比,坐在一張好像是傳說中的天鵝絨布面的豪華躺椅上

 

  喔不,正確來說,他是側躺在那豪華的我快掉下巴的躺椅上,墊著看來很高級的抱枕才對

  而且那個躺椅在薄薄的商店街招牌上,看起來卻很穩固

 

  「這是哪家店的宣傳手法…」我張大了嘴,真希望他快把傳單灑下來給我讓我知道到底是哪家店、什麼店這麼失心瘋。

  「哈囉你好嗎~」服裝品味好到像牛郎也像同性戀(在這裡向全天下的同志們道歉,這絕對不是歧視,只是單純覺得同性戀品味好的比較多)的那個人發現我在看他,突然開口唱起了某個卡通的中文片頭,神似度讓我不禁猜想他是不是那個配音員。

 

  …」我露出鄙視的眼神,別想我會接衷心感謝

 

  「你看的見我?」他一手撐著頭,慢慢的用氣音說。「本來不想讓你注意到的啊…」

  「我還抓的住你咧…」現在不是晚上不是七月半,我們也不是沒戴安全帽被抓到的情侶,說這什麼鬼話,何況那麼顯眼的在那種地方誰會不注意他。

  「幹,你長的好帥喔。」他說。

  「謝謝喔…」帥就帥,幹什麼幹啊…我回答,然後就繼續上路。

 

  看了看手錶,穿過商店街招牌,我只想著打工快遲到了

 

  「期待,再相逢~」他還是繼續唱著他的哈囉你好嗎。

 

  為什麼不追問他?太太您別鬧了,我可不想被扯進奇怪的事情裡

 

 
***
突然想寫的題材大融合!!
文章裡充斥髒話一直是我的野望啊XD!!
(謎:因為你自己滿口髒話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