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廳的落地窗總是無法乾淨。
  
  不但有手賤的情侶在上面畫愛心跟情侶傘、滿頭髮蠟的礦男怨女把頭靠在上面裝憂鬱、怕地震天垮的軟骨杞人們離不開玻璃如媽媽子宮般安心的感觸,半靠在上面,最討厭的就是3~14歲這年紀的死小孩,動不動就拿食物在上面亂畫、之前某教壞小孩的廣告甚至還給我在上面用口紅麥克筆亂寫。

  夏天,火熱的季節。周杰倫的舊歌『斷了的弦』因為跳針了所以不斷的重複著斷了斷了的,但這個再加上冷氣也澆熄不了店裡面成雙成隊的男女、男男、女女們十指交扣的熱情。
  我想到阿毛之前說的,想把情侶全踹到水晶宮去滾這件事,一邊思考要不要跟他合夥,一邊哀怨的擦著玻璃。

  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我用力再噴了一下穩潔。
  怎麼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我看著自己的倒影。

...那不是我的倒影,而是剛剛的躺椅怪人跟我做著一樣的動作,在玻璃的一端對我笑。
  我實在不想理他、揮動左手用力的以穩潔噴出的噴霧為中心順時針擦拭。然後那個神經病竟然就把手擺在外面的玻璃上,像鏡子一樣作出跟我一樣的動作。
  「您姨太太的…」我堅持著罵人也要有禮貌的原則,怒瞪對面的他。
  他只是嘻皮笑臉的,比了比他手劃過的地方、然後指著他的頭。

  玻璃沒有出現手印,所以這傢伙剛剛是在耍我就對了。我一邊放了點心,一邊順勢看向了他的頭。

  …貓理隔壁,這傢伙為什麼要把髮型弄得跟我一樣!!

  「阿拿,幫我一下~」就在我抬頭怒瞪這個無聊的傢伙的時候,娃娃臉店長天籟般的聲音在耳邊傳來。
  「喔,來了…」我抄起穩潔跟抹布,再看了一眼躺椅神經病,接著轉過身去,爬上店長搬來的鋁梯。
  
  我換著燈管,根本來不及反應他跟我長的很像甚至是一模一樣的這件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