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CP為敏蒼HE後妄想衍生文

※下篇 玫瑰色的你 <5> 為SUKAKIYU的部分,請直點連結前往A_A
※然後那個萬年強烈跪求敏蒼粉啊.... 

 

 

  營帳裡因為外頭燈的光芒,保持著一種清楚但還是略顯昏暗的可見度,內部鋪好的被褥和枕頭是搭建時就順便擺上的;因為帳篷是比較特別的款式,蒼葉學了幾次才能搭好,成功的時候自己得意洋洋的轉頭看向Mink,本來想聽他說些什麼,迎面撲來的卻是他送上的寢具──雖然沒有得到褒獎,不過剛才為止還一直盯著自己指導的Mink直接進行了下一步的動作,就像早知道他這次會成功一樣,莫名地為這種無聲的贊同覺得有點高興。

  「傻笑什麼啊,快進去。」見他脫了鞋後卻擋在門口遲遲不進去,Mink伸腿直接往臀部踹下。

  「喂喂、用不著踹人吧──」跌跪在地上,他邊抗議著邊手腳併用爬到了帳篷的內部,脫去外套,將背包安置好後鑽入屬於自己的那側被窩。

  「那個…晚安。」這還真是第一次兩人一起進帳篷裡過夜,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讓自己面對帳壁。

  「嗯。」Mink悶聲應了一下,背後衣物摩擦以及拉開被毯的聲音傳來,巨大的身軀在自己的身後躺下後,周圍的溫度上升了些。

  剛才才睡了一陣子,蒼葉的精神還很好,即使此刻昏暗的光線和嗅覺交錯著想讓大腦接受這是睡眠時間的暗示,他依舊張著眼。

  突然看見了和外套一起放在旁邊的背包,裡頭是幾天沒有啟動的蓮。蓮的電源已經幾乎耗盡,因為身處人煙罕至的地方,近日來幾乎是露營,舊型備用電源的容量並不大,僅能稍微撐個幾小時,因此他讓蓮進入休眠模式,只打算在必要時啟動;然而跟在Mink身邊的時候,他總是靠著地圖、或是身為新型同時前陣子才換過機體的Tori導航就能找到路,所以一直沒有機會。

  本來每晚都會說說話的,還真不習慣…他想著,雖然想把蓮抱出來摸摸那令人安心的絨毛,卻又不想被看見而決定作罷,翻過身試圖換個姿勢讓自己更容易睡著。

  轉身看的見Mink還醒著,單手墊在頸下倚靠墊高的枕臥坐,似乎還不打算睡,聽見蒼葉發出的聲響時往他看了下。

  營帳外似乎又颳起了風,但跟剛才的風暴比起來小得多,帳壁輕輕地抖動,打在帳上的野營燈光左右搖晃讓光影變得十分恍惚,眼前的Mink緩慢的眨了眼,身體側向蒼葉、手橫越過他的臂側,粗壯的手臂就這麼擱放上身體。

 

  「明天會到設備比較齊全的城鎮,在那邊投宿就不用擔心充電的問題。」

 

  「……嗯。」沒有前因後果的話語讓蒼葉突然感動得淚水盈眶,於是他用力點頭掩飾不斷眨著的雙眼,明明努力不讓自己因為無法跟蓮說話表現出落寞,一切卻都被看在眼中。

  有記憶以來上一次被這麼攬著是小時候的事了吧?橫在身上的手令他不太習慣,不過帶著肌肉的厚實手臂給予的是很舒服的重量,此刻輕拍他背的動作到底為什麼跟Mink的形象如此違和?他邊想著邊湊近對方懷裡,搶眼的粉紅色羽毛落在眼前,伸手捧住,是他一直很在意的Mink髮上的裝飾品。

  這個是…捕夢網嗎?應該是吧,跟印象中的相比,中心並不是網狀,雖然不清楚是否還有種類的分別,不過和以前自己收過的禮物有八成相像。

  因為一直在意著所以他好好打量過,各色皮繩相間纏繞成圓,中間交叉的褐色皮繩上鑲著一顆珠子,下方連接著和Tori同色的兩枚淺粉紅色鳥羽,繫在Mink泛紅色的髮尾上很是搭嘎。

  看著粉紅色的羽毛,想到Mink以前也曾經在身上裝飾著類似的東西,這麼說來…他似乎很常使用粉紅色的配件…?

  「Mink,你喜歡粉紅色嗎?」搞不好會被揍,但忍不住就是想問。

  「看著挺順眼的。」Mink毫不猶豫的回答。

 

  忍不住笑了出來,並不是因為對方喜歡這個顏色,而是對那坦蕩的態度,自從再見以來,他一次又一次的發現了Mink出乎意料的一面。

  除了部下對他推崇的事蹟以外,蒼葉第一次知道Mink手意外的巧,是在撕裂舊痕據點看到的裝飾品,民族風味濃厚的瓶罐、雕像、牆上的壁飾,到繪製在森冷廢墟角落裡的圖騰,據說都是他打發時間時的作品。

還有團員表示曾在生日當天回到房間時,發現桌上放著沒有署名只是簡單包裝的禮物…他甚至懷疑過是否連現在蓋著的被毯都是Mink自己織的,Mink只是一臉冷漠的跟他說哪來這麼多時間,織布在他們族裡是婦女的工作、男人想做的話可會被罵著嫌礙事趕出去的──想來也是,不過他還是懷疑其他幾張毯上的染色圖樣作者就是熟識的人。

 

   「吵死了。」雖然不知道蒼葉在笑什麼又有什麼好笑的,但心裡莫名的就是想打他,於是Mink真的伸掌往他頭上一拍。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粗壯手掌斟酌過的力道並不是很痛,挨揍了他卻莫名的笑得更開心,甚至有些停不下來。

  對於這無厘頭的反應,Mink鮮有的感到棘手,只能把不斷笑著的他壓入懷中,這樣多少能減少一點噪音吧。

  「…吶、Mink。」頭靠著結實的胸膛,蒼葉好不容易才收斂起了笑,雖然此刻可以說兩人是相擁而眠,但仔細一想,卻似乎沒有看過他睡覺的樣子。

  「你會做夢嗎?」

  「是人都會吧。」Mink低頭看了他,蒼葉被埋在臂彎裡看不見他這麼做,不過可以感覺到他動作時身體肌肉的運作。

 

  「那麼…你有想要留下來的美夢嗎﹖」

  記得沒錯的話,捕夢網的作用是將惡夢擋住,美夢則會穿過網、沿著下方的羽毛流下,在網上結成的寶石則是夢留下的知識──

  「──哼…」不知道是吐氣還是嘆息的聲音從挨著的胸膛傳來,如同講述一族信仰時那般遙遠。

  這個人顯然就不是會輕易入睡的類型,但他依舊好奇著Mink會做怎麼樣的夢、如果是惡夢的話,當初在暴露裡窺見的景色想必是其中之一吧,在報完仇的現今那依舊困擾著他嗎?回到了故鄉的Mink,應該還是掛念著以往故鄉尚未被破壞前的美麗吧,那會否就是他想用這個捕夢網抓住,好好的刻在心中的美夢呢?
  …這個部分依舊是被Mink埋葬在深深的土壤裡,無法輕易觸及的事情,如果想要理解這個人的話,就必須動手掘開那座死墳。

 

  「聽說過用途,卻沒看過你帶著所以才好奇,難得有機會聊聊、剛剛又說過可以隨便問,但如果這是你不想回答的問題的話我可以理解…只是既然現在睡不著──」

 

  他沉默不語,而他喋喋不休。

 

  「Mink…你在生氣嗎?」

  蒼葉不禁有點膽怯,抬頭看向Mink,是不是太得寸進尺了呢?

  「回答一聲啊…」視線是盯著自己,但心思卻不在,這種感覺讓人格外焦躁。

  「你,睡不著?」不是回答反而是發問,突然其來的問句帶著迷濛,然而Mink的聲音並不讓人感覺是犯睏,是邊思考著而無法全心表達語言的含糊。

  「嗯…」不小心說出來了才覺得有些丟臉。

  「…當是睡前故事,說說也無妨。」雙眼不是看著蒼葉而是帳棚邊角的黑暗,Mink抬起放在他身上的胳臂想收回又停住,手指輕輕玩起蒼葉落在背上的髮尾。

 

  「那種東西當然是沒有,與其說想留住什麼美夢。」

  Mink停頓,整理著思緒想著該如何開頭,又該如何述說。

  有一段時間Mink幾乎連眼也不眨,只是直盯著蒼葉,視線從雙眼下移到他的鼻、唇,像是要把整張臉好好記住般的看著,讓蒼葉有點無所適從,接著又往下落到頸根的時候,Mink卻別開目光,眉頭的紋路更加深了些。

  每當夜晚逐漸沉寂,過去的亡靈總會從陰影處冒出緊緊纏著自己,一但閉上眼,所見到的就是被火光燃亮的夜晚、四處奔跑逃竄的人們哀號聲不絕於耳,空氣中濃郁的死亡的味道令人幾乎窒息──光是想起一族滅亡那天的景色,心臟就像被緊緊的拉扯;蒼葉侵入自己的腦中時,他面前的也是顯現那副景象吧。

  也因此,他開始極度抗拒睡眠,拒絕看見那幅光景,即使復仇後的現在已經不再將他壓的喘不過氣來,卻也依舊不時在腦海裡重複著,像是永遠走不出來的迷宮。

  「想讓它停止,這麼說比較正確。」

  說話的同時,Mink雙眼又慢慢的移回蒼葉的身上,凝視著他。

  光是這樣,和Mink一同看過那個場景的蒼葉也知道他所指的是什麼。

  「那個夢總是千篇一律的重複著,熟悉的程度到了可以直接預測下一秒會發生什麼的地步。」Mink知道他理解,所以只是簡單的帶過。「只是,在那之後稍稍有了些不同,雖然是模糊不清瞬間閃過的畫面,在夢裡還有另一個場景。」

  蒼葉困惑的抬起了頭。

  「──在你要我活下去之後,那個畫面開始出現。」

蒼葉似乎看到他嘴角上揚,是曾看過的笑容,不過很快的又消失。

 

  「…人體中,最神聖的便是頭部,靈魂就寄宿在其中。只要保護好頭、連惡魔也無法奪走靈魂──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要帶走的便是最重要的東西:也就是靈魂。」Mink斟酌著話語,手順著髮而滑到他的頸上,描繪輪廓般單手輕捧起蒼葉的臉頰。

「那個畫面,就是一切失敗時的情形,能夠守護住、與我同行的僅剩下被我所奪取的,你的靈魂。」

  那是已經無法得到救贖的自己渴求共鳴靈魂而強取的畫面。

 

  脈搏在指掌下終止,溫熱鮮血的味道和潑濺在臉上的感觸、使力撕裂骨肉的手感…真實的不可思議,雙手甚至能記得重量,還有體溫迅速降低變冷的感覺;在那個時候,懷裡抱著的蒼葉的頭顱卻是唯一的救贖。

  Mink碰著自己的手沒有使力,但蒼葉卻能感覺的到被勒緊的窒息,沒有直說出來的畫面自己好像真實體驗般在腦裡鮮活的上映,脖根隱約傳來一股熱痛,空中誰惡意的嬉笑聲迴盪,光想就令人寒毛聳立。

  「雖然只是夢,但卻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看著蒼葉的表情變得有些難過,Mink收回攬著他的手撐起身體坐起,像是下一秒就會從這麼離開--所幸他並只是在原地像剛才那樣仰望蒼葉。

  「你是還擁有未來的人,不應該再被牽扯進來。」

  『不像活著卻不感到喜悅的自己。』背著光的臉龐沒有表情,卻像在這麼說。

 

  「這就是你一直逃避我的原因嗎──因為怕會變成那樣?」

  …這種睡前故事誰睡得著啊?蒼葉苦笑。在Mink心中看見的景象還歷歷在目,就連鏈條碰撞的聲音以及碰觸鐵鍊時的冰冷疼痛也還記憶猶新,那個房間裡的一切都明確沉重的散發拒絕的意志,然而Mink的確是設下了心防拒絕、拒絕的對象卻不是他,而是他的『深入』這件事,那時被驅趕出Mink的腦中,是為了免於讓自己的意識被破壞,故意說出令人反感的話也是──分別前的那句抱歉還印象深刻,原來是這個意思。

 

  「聽我說。」

  蒼葉跟著爬起身來,在他面前坐好,然後拉住Mink的手腕不想讓他真的這麼離開,看著垂落在Mink胸口上的髮飾繼續發言。「捕夢網的作用就是擋住惡夢、留下美夢跟好的部分,對吧?所以,既然它在這裡──把我殺了頭扭下來那種惡夢,全部都會被阻擋,那些事不會發生,我也不會讓它發生、所以誰也不會死,我不會你當然更不會。」

 

  他並不是無法從裏頭走出來,而是不願背棄那段過往,Mink可以繼續抱著這段記憶,只是──在那裏頭的深切傷痛必須停止。

  「剩下來的只會是好的部份:我的靈魂當然會陪伴著你、與你同行,但是以活著的狀態。」

  ──現在彼此都活著,就是最好的證明,所以蒼葉擅自做了結論。

 

  「我們已經一起破壞了那個可能,接下來就是新的開始。」

 

  「…」

  「喂、回答我啊…」Mink不發一語,無法確定他是否贊同。剛才沒有多加思考就一頭熱說出的那些話,經過這段寧靜的過濾,蒼葉才發現內容簡直就像是在告白一樣。

 

  沒有回答,Mink只是持續的看著他,久的讓人以為他張著眼睡著了。

  然後──

  Mink的眉頭越皺越緊,肩頭緩緩動了一下、接著第二下,整個身體顫動,Mink竟然瞇細了眼無聲的笑了起來,相逢以來第一次看到他除了生氣以外如此大的情緒起伏、蒼葉還來不及反應,頭就被手胡亂的揉住。

 

  「笨蛋啊。」跟在帶著笑意的罵聲後是前髮被撩起的感觸,然後是烙在額上的一吻。

  貼在額上的唇既溫柔且專注,像是每晚Mink低語的禱詞般慎重,腦袋一片空白,只記得Mink剛剛說過,棲息靈魂的頭部是很神聖的。

  …簡直就連靈魂也被獻吻了般,比起接吻,竟然更讓自己錯愕。

  被吻的同時也被壓進懷裡,視線中最搶眼的依舊是造型獨特的捕夢網,身體如此靠近時他才發現到,在網中交叉的皮繩上鑲著的是和自己髮色極度接近的藍色寶石,好像暗藏著什麼訊息。

  唇離開,替換的是Mink的額,輕輕地和自己的碰著,映入眼前的是他刻劃著歲月的臉,帶著深邃刻痕的雙眼閉著,沒有甜言蜜語沒有更親密的表示,僅是這樣相觸就足以傳遞的比言語更多,蒼葉並沒有一同閉上雙眼,只是看著Mink一點一點地把這個景象刻入心中,有什麼比體溫更溫暖的滿溢在心中。

  像是察覺他的心意般,Mink緩慢的張開眼。

  熟悉的肉桂香味被掀起、金色的瞳孔裡火光搖曳著,蒼葉一怔。

 

 

--------------

阿歐巴依舊白目一直線(幹

玫瑰色的你 5 是 SUKAKIYO的場合A_A!!! 傳送門在此 
嗚嗚嗚S的Mink大大好帥喔喔喔喔喔喔喔舔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夏因廚→佐脩
  • 喜歡ㄉㄉ的敏蒼...QQ!!!(已哭
    文筆跟內容都很喜歡嗚嗚!!!
    敏蒼超少人耕的,也超冷的QQ
    看到ㄉㄉ的文章有如沙漠的綠洲...!(醒醒

    求更多敏蒼文了!!!!
  • 感謝XDD
    MINK蒼在本篇真的是如同沙漠啊,
    不過發文後就遇到越來越多喜歡MINK蒼的同好了好高興啊,
    之後更新也會放在這邊的,請多多指教

    aterry 於 2013/09/06 19: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