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蒼HE後妄想衍生文
※跟玫瑰色的你系列是同樣設定的短篇

 

 【Kissing A Fool】

 

  想不起第一次想吻他的念頭,是在什麼時候什麼情形產生的。

  要說的話,現在也並非是想吻他或著什麼,只不過看著對方的瞬間腦袋突然的浮現了這個問題。

  為什麼想吻他?
  Mink對自己突然有這個疑惑感到不解,從來沒有思考過這件事情,只是感受到情緒時就吻上罷了。
  要說的話他並不認為自己是什麼調情聖手,迄今為止的人生一半中也被復仇填滿,起初,強迫性的侵犯只是為了讓人服從的手段,即使肉體接觸再深,也未曾吻過對方,當時對自己恨透欲絕的蒼葉想必也不會有想吻他的念頭。
  或許正如人所說的,時間會化解一切也改變一切。

  在同一空間的兩人關係已經跟過往不同,如今他吻過那張唇,那張臉,那束髮,那雙手,也會獲得回吻、甚至對方的主動索吻。

  蒼葉將自己經手的髮辮撩至耳後,藍色的長髮紮成馬尾隨忙進忙出的身影晃盪著,以他的說法是是想要煮最喜歡的菜色讓自己嘗嘗,因此他只是乖乖地坐在沙發上等待而沒有幫手。
  吸了幾口煙斗讓精神澄明些,搜尋起記憶。
  是在初識後即使以暴力施壓,他卻依舊不放棄抵抗的時候嗎?不、那股勇氣值得讚賞,但將復仇擺在第一位的自己僅是更加想使他屈服罷了。
  就連另一個人出現的時候,心裡也未曾有被觸動,不過覺得比預期的稍稍棘手罷了。
  那麼是,在他苦撐著頭痛也要握住自己的手腕要他活下去的時候?…雖然確實對於將無關的蒼葉扯進自己的事情抱歉,也感受到了什麼,若說是感情卻又太過,Mink不著痕跡的扯動了下嘴角。
  …那個時候,那傢伙的慘樣可真夠嗆的。

  或是──在故鄉見面時他一股腦的那番熱烈告白嗎?那是他能夠搜尋到印象最深刻的幾次之一。

  …是什麼時候呢?
  手中香料系的菸草和滿溢在室內的食物味道十分相襯,空氣因為燉煮的爐火和香氣而顯得暖烘烘的。

  他緩慢地吐出最後一口煙,無法確定,不過已經下了結論──就算想不起來又如何?這不過是等待期間打發時間的胡思亂想罷了,那對他而言一向不會成就什麼。

  「喂。」像是平常那樣的呼喊,不過音量稍微大了點,
  「怎麼了嗎?」在廚房裡的蒼葉極有默契的回過頭來。
  「蒼葉。」邊說的同時,Mink已經走至身邊。

  「嗯…欸?」除了在床上以外,鮮少被Mink呼喚名字,忍不住就疑惑了起來,不過他依舊領會了那個動作的意思。
  Mink已經將煙斗遺棄在菸灰缸上,從他身側伸出一掌向上攤著,蒼葉自然的將手放上。
  洗淨的手上還殘留著醬料以及食料的味道,接住的同時體溫傳遞過來,Mink裹住他的掌背,輕輕的將蒼葉擁入懷裡。
  在一起不短的一段時間,他當然知道Mink的意思,側過身閉上眼,熟悉的吻就落了下來。
  唇舌稍微交纏,卻沒有太過挑逗的舒服輕吻,途中他甚至有點分心鍋裡燉物發出的滾動聲,不過馬上就被發現般地被抓回去。

  大概五秒不到就結束,不同閉上了眼的自己,Mink似乎一直看著,眼神像在思考什麼。

  「原來如此。」沒頭沒腦的語言,顯然並不是與他的對話。
  「欸?」
  「嗯,沒事,你繼續忙吧。」

  與其去探討無解的問題,不如直接確認能夠得到的答案──剛開始的想法有偏差,雖然沒有發現,但就是因為有了想吻蒼葉的念頭,所以才會引發起起那個無聊問題的思考,就是這樣子吧。
  Mink將手放開,確認心思果然已經不再被那個無聊的問題纏繞,便直接掉頭走了出去。

  「什麼啊,這個人…」
  蒼葉皺緊了眉頭,雖然已經熟悉了和Mink相處的模式,但這類的突發事情往往讓他措手不及…用著極度溫柔的表情看人,卻說那種沒頭沒腦的話,實在叫人拿他沒辦法,不要說犯規啦,這樣根本就是球員兼裁判吧?

 

【E】

---

...好想親MINK啊(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