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終於知道了,我連給一隻小狗幸福的資格都沒有

才兩個月不到,我竟然就讓牠離我而去

這麼短的時間內,我又讓一個孩子離我而去

我知道身為飼主我很爛很不合格,但我沒想到會糟糕到這種地步

那個孩子才剛來,明明說好了會給他幸福的,可是不到兩個月她就已經不在我身邊

她才剛開始要變的幸福的,我以為還有很多時間給她幸福,我真的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突然聽到聽到老弟說他一動也不動了,我整個跳了起來,瞬間不好的預感幾乎已經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衝下樓去看到她躺在騎樓一動也不動,父親在旁邊澆著花

他在旁邊像沒事一樣澆著花。


為什麼說了這麼多遍她還不會看車,那個人卻老是把她放出去就澆起他昨天下雨才獲得水分過的花?
為什麼耳提面命提醒了好幾次那個人那孩子跟妹妹不一樣,好幾次差點被撞到,
他卻還是認為在下班時間車很多、面臨馬路的我門家門口狗不會有危險?

天啊我感到好生氣,好傷心好生氣好憎恨
真的真的很生氣很恨他

聽說老弟發現她被那個人放出去時馬上去找,卻看到那孩子就躺在我家對面不到五公尺的地方
他想著為什麼她躺在那邊,叫一下她應該就會起來回家,一直叫一直叫,拍拍她的身體,但是她當然毫無反應

那個時候那個人才發現她躺在對面,才把她帶回騎樓躺著,然後澆花
直到我衝了下來,眼睛張的大大的她自己一個人在那裡躺著
天啊,我幾乎要趴在地上的看著她,眼淚不斷不斷流著,口水流出來也沒空管,只擔心滴到她身上
這麼小的她軟軟的躺在那邊搞不好都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天啊天啊天啊張口不斷的說著叫著她的名字,她當然不可能動起來,
雖然還抱著那麼一點點微渺的希望她只是瀕死
可是我沒有那個福氣,連讓她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看到身邊有人陪著的福氣都沒有

那個人繼續澆著花,用可惡的辭彙逃避我為什麼不看著她的質問,我很想放火全部燒掉
很想順便連他也燒掉,深刻的恨意恨意恨意跟怒意

連澆花時順便看看她也不行嗎?她明明就在這麼近的地方
當初說要養的是你,卻完全不肯負責,就連看都不看,澆著你的花

她才剛剛要開始變的幸福的,我要讓她更幸福的

說什麼隨便找個箱子他要埋了,或著明天垃圾車來丟了
這種話也說的出口的人,在他老年時動也不動時我是應該棄養他的吧?

最後我只能抱著裝著他的箱子回客廳,一遍又一遍最後一次的摸摸她
軟軟的,還有體溫,可是紅色的小耳朵已經變白,捲捲像兔子的尾巴已經伸直,吐出來的舌頭沾著泥土,紫色的紫色的紫色的
應該是被誰撞到了吧?小小的妳真的很容易不被看到
可是我摸遍了全身怎麼也找不到,到底是哪裡受了傷呢,沒有任何地方被壓扁的痕跡
但是血就是從小小方方的鼻子伴著水慢慢留了出來,只有一點點,
流到瓦楞紙箱上,排泄物的味道其實跟死亡的味道也差不多

箱子還是妳很喜歡吃的梨子

那個人卻喊著這麼大的箱子他要怎麼挖洞

不用挖了,要挖就挖你的腦吧
我會帶她去給醫生火化,至少最後一程要得到尊重好好的走
因為診所內還有其他人不能把盒子打開,等候的期間不斷的看著紙盒內的她,
這已經是第二次我看著紙盒裡的狗狗,除了哭什麼也不能做了...

今天早上她才鑽進我的懷裡撒嬌,剛剛她才跟我討著玩,早知道多跟她玩一會不要讓她下樓去
早知道就不要敎她上下樓梯,早知道就不讓她去迎接剛回家的爸媽
早知道就把叫老姐帶她上去陪BEAR玩幾個禮拜的玩笑當真
早知道就極力反抗帶她回來,讓別人領養的話她應該還能活的更久更幸福
或許我早就知道了,不該對那個人抱著任何期待
醫生第一次看到我的狗狗,竟然就是要送她離開,他應該會覺得奇怪這家人怎麼老要他幫狗送終
他檢視了她的狀況說著看的出她在我家是過的很幸福,安慰著這其實是意外,要我不要怪那個人
可是我怎麼能不怪他?明明就是他故意不管她,明明是可以避免的意外,只要他轉頭看一眼!!!怎麼可能不怪怎麼可能?
要不是老弟覺得不妥去找,那孩子不知道要到幾點才會被發現?那個不負責任的人只會把門關上等狗兒自己抓門啊
事後才避重就輕的承認自己不對已經太遲了,上次之後那個人完全就沒有得到教訓

為什麼我又這麼大意...

回家後躺在床上看書試圖轉移注意力,
卻還是感覺到寂寞起來,這個明明時候她應該已經吃飽了在我懷裡坐著,兩個人一起熱到爆的啊


太天真了,我竟然現在才發現這個家已經沒有任何殘存的幸福可以供給,就算那只是一隻小小的狗狗
太天真了,我竟然有所期待,太天真了太天真了


太天真了,我是個這麼糟糕的飼主

想不到昨天隨手用手機拍的很醜很醜的睡姿竟然會成為最後一張照片,
天啊對不起,對不起,一路好走,對不起說會明明要給妳幸福的。
DSC00271.JPG DSC00269.JPG
下次BEAR回來,不知道會不會奇怪她的玩伴不見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