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blue

 ※DMMd/MINK蒼 超遲到夫妻日文(爆

  今晚安靜的莫名。

  沒有人開電視、沒有接到電話,連收到電子郵件的提示音也沒有,甚至連窗外都沒有風聲。

  晚餐之後,他們將碗盤清洗收納好,房內便陷入了極度的沉默,連蓮跟盧拉坎都像放慢了動作般毫無聲音,只有柴火在壁爐裡霹啪地燃燒著。

  他在Mink走進書房後終於有點鬆一口氣。

  一天的工作後好不容易在晚上能相處,他其實很想跟Mink聊聊。

  ──這並不是說Mink有表現出厭煩或是叫他閉嘴什麼的,回家時的招呼跟親吻都往常進行,也不是說話不會回答的情況,不過他感覺得出來,今天的Mink應該是希望能夠減少對談的。

  『就是知道』這樣子的感覺。

 

  雖然沒有風,不過依舊十分的冷,今晚稍微整理一下客廳就也去睡吧。
  才這樣想著,
Mink書房的門便吱呀的一聲打開了。

  大概是睡前的梳洗吧,蒼葉漫不經心地在沙發上繼續收拾著看過的報紙及書刊。

 

  「…蒼葉。」意外的喊聲卻傳了來。

  回頭時Mink正傾身挽起他的髮,細細的打量。「髮尾稍微有些長了,幫你修剪一下好嗎?」

  「嗯,那就麻煩你了…」

  他有些驚訝,雖然並不是沒有讓他修剪過,不過Mink很少用這種徵求同意的問句。

 

  怎麼了呢?

  在Mink為他圍上布時蒼葉不斷地想著。他如此沉默,連挽起袖子夾起上層頭髮的聲音都清晰的不得了。

 

  「會痛嗎?」銳利的剪刀在髮尾修剪,根根髮絲被剪斷的聲音都清晰入耳,Mink用相反的低音安靜地說著。

  「不會。」

  即使彼此都知道這是當然的,這段問答還是每次都會出現。

  因為只是稍微修剪而已所以一下子就差不多了,粗糙的手撥過他的頰際,將散落在肩上的藍髮輕輕拍落,鼻間傳來了充盈在Mink指間的菸草味。

  本來是淡淡的、長年抽菸而沒入他血肉裡的味道,隱隱約約卻又無法忽視,但今天聞起來卻比平常刺鼻了些…Mink剛剛抽菸了嗎?現在已經很少看到Mink抽菸了。

  Mink本來就是安靜的人,但今天的安靜卻如此叫人擔心。

  他沉默的在身後為自己整理著頭髮,細梳滑過髮間跟編髮的動作力度都溫柔到可以說是舒服,手順著自己頭髮的動作似乎比平常還頻繁。

 

  一次又一次的,Mink輕柔的從耳際的髮撫摸而下,然後將之編成了方便入寢的髮型,髮型處理好後,Mink一言不發的將臉蹭上他的後腦。

  「怎麼了嗎?」

  梗在心裡的疑問終於提出,蒼葉向後靠上他的胸膛,Mink的心臟安穩的跳動著,溫熱的呼息從頭頂傳來,Mink此時也跟他一樣閉著眼吧?

  「沒事。」

  低得難以辨明的嗓音十分的沉悶,記憶以來他幾乎沒有聽過Mink這樣子說話。

  「…嗯,沒事就好。」他握住Mink撫摸著自己髮辮的手。

 

  這個人,今天一定是十分的難過吧?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也不必問為什麼。

  他轉頭抱住對方,然後輕輕的吻上那張面無表情的臉。

 

  看到你就沒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