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dream】

 ※DMMd/MINK蒼 
 

  『啪搭。』

  安靜的夜裡突然響起了東西掉落在地的聲音。
  這陣子天氣冷得要命,他總是央著Mink一起睡,因此當聲音開始擴散成數個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同時從被窩裡探起身。
  是掛在桌前的捕夢網掉了下來,看來是先落在桌上又滾到了地上吧,砸在木板地時上頭的珠子跟裝飾品碎了開來,滴滴答答的彈出不大卻很明顯的響聲。

  繫在上頭的皮繩斷了,Mink率先下床撿起來查看。
  「大概是時間久了,皮繩脆化。」
  他一臉淡然的推測,看來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

  蒼葉知道這當然並不是當初製作時沒有處理好的緣故,以Mink的個性也不可能隨便對待這些東西。他點燃了床頭的燭火,蹲下撿拾因為衝擊散落四處的貝石跟羽毛,平時沒特別注意,不過這麼細看、石子的顏色似乎黯淡了許多…這裡的空氣很好,所以應該不是染上了髒汙,而是氧化了那樣失去光彩的感覺,色澤紋理依舊,就是不再那麼亮麗。
  試著用袖子擦了幾下,依舊沒辦法讓它們回到以前的樣子。

  「讓我來處理吧。」
  Mink將皮繩纏繞住網子的本體,然後伸手想接過他手裡的東西──似乎是打算直接扔掉。

  「欸,無法修復嗎?」
  蒼葉有點抗拒的握住了石子,他親眼見過Mink瞇細著眼將這些貝石打磨穿洞的模樣,那並不是個簡單的工程,這麼丟了令人有些可惜。
  「──這麼一摔就連裡頭的網也斷了,看來線也多少變質了吧…用久了也沒辦法,與其修復不如換個新的。」
  Mink解釋。
  「既然本來是一體的,就讓它們完整的離去吧。」
  「嗯,可是…」
  蒼葉遲疑著,他能夠理解,只是──從他第一次到這個房間以來,牆上就是掛著這個捕夢網,多多少少感覺到有些捨不得。

  「…放心,並不是要把它扔進垃圾桶裡。」
  Mink嘆了口氣,在蒼葉身旁蹲下,剝開他握緊的手指,然後將掌裡的貝石一顆顆的挑起來攢進自己手裡,表情十分的溫和。取來所有的部件後Mink從抽屜裡拿出了牛皮紙,將網以及珠子仔細的包好。

  「你夢過惡夢嗎?」
  「‥嗯?算是有吧,小時候還會在半夜裡哭著醒來呢。」
  蒼葉皺眉,小的時候、難過的時候,以及聽到那個聲音的時候,總是會有許多令人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妄想的情景在腦海裡閃現,實在不是什麼舒服的感覺,那個時候奶奶總會抱著他,哄他入睡。

  「現在呢,會嗎?」
  「現在,好像很少…不、沒有做過什麼惡夢了。」
  蒼葉思考著,越是回想越覺得有些驚訝。
  難怪總覺得那是有些遙遠的記憶,自從在這裡生活以後,不知道是因為忙碌還是因為夜裡氣溫低的關係,其實挺好入睡的。
  「那麼,它已經盡到它的職責了。」
  Mink落下這句話,拿著包著網的牛皮紙走出了房間。

  為了不讓房內外溫差太大,客廳的壁爐依舊留著火,不過基於安全的考量火勢並不大,Mink來到壁爐前蹲下,用火鉗將網推進了中央。
  溫吞的火苗遇到易燃的紙張瞬間大了起來,他稍稍後退便將隔熱門關上。
  蒼葉拉過沙發上的毯子披上Mink的肩,鑽進他旁邊的位置坐下,和他一同看著網燃燒,毛皮燃燒的味道傳了出來,石子在裏頭受熱而膨脹爆裂,碎片噴撞著金屬的壁爐,發出劈啪的爆炸聲。
  Mink似乎輕輕說了句話,但聲音十分的輕所以聽不清楚。

  「那個啊,會掉下來,該不會是因為擋住了太多我的惡夢…」
  他靠著Mink,一臉認真也一臉愧疚。
  
  「…我以前也常做惡夢,當時也沒掉過。」Mink看了他一眼。「時間久了什麼都會掉下來的。」
  …明明是個很虔誠也很浪漫的人,在這個地方卻莫名的現實呢。
  「不不,你那個時候根本乾脆不睡了吧…」
  嗯,不把握這個時候吐槽可不行啊。
  「有這回事嗎。」
  「嗯,是盧拉坎說的。」
  「多嘴的傢伙。」Mink似乎淺淺的笑了。
  「嗯…呵──」爐火烤的身體暖烘烘的,雖然被窩也很溫暖,不過烤火又跟那有些不同,蒼葉忍不住打起呵欠。
  「──呼,還很睏就回去睡了吧,明天還要工作呢。」受到他的影響,Mink也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嗯,走吧。」他拉住Mink。
  
  今天應該也會是個好夢的夜晚吧。


***
某天睡醒腦袋突然浮現"睡到一半有東西掉下來"這句話衍生出來的文
仔細想想我的Min蒼為什麼總是不是在睡覺,就是在前往睡覺的途中^q^!?

是否反映自己24小時都想睡覺這個心態(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