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DMMd/MINK蒼
本來想畫成長條突然發現台詞太長so麻煩  (爆



0511


  「哈哈,這樣嗎?碧島的大家還是一如往常哪。」

  青年的聲音在客廳中迴盪著,伴隨著談笑的是有些深了的夜幕。

  「不,就算您這麼說也…」看著螢幕中熟悉的長者,他苦笑,對最親的外婆而言,不管自己長到幾歲都是有忍不住讓她掛心的地方,但正是兩個人感情好的證明。

  「啊,是啊…差不多是他回家的時間了。」雖然是透過視訊的面對面,但久久才一次的相處讓他有些捨不得掛斷通話,盡是找些不著邊際的話題閒聊,反而是遠在彼端的外婆理智的提醒他時間。

  『好了吧,不是在這裡閒聊的時候了。』螢幕上的多惠外婆雖然這麼說,也沒有馬上掛斷通話,又多給孫子嘮叨上了幾句。『我一個人輕鬆快樂,不用煩惱笨蛋孫子睡過頭、門也都有好好鎖上,反而比以前安全的多了--你還有事情沒做吧,別又老是拖到時間到才做。』

  「是是是--馬上就會去做的。」即使是隔著幾萬公里,也依舊是贏不過外婆,蒼葉陪笑允諾,然後調整了下坐姿,認真的看向外婆。「那麼,外婆要好好保重身體。」

  『我的身體好得很哪,還輪不到你這個睡覺還會踢被子的小鬼來操心──掛了,再見。』
「嗯,再見。」
  幾乎是同一刻,對方那邊的影像就消失了,外婆一向是這樣豪邁的個性。
  不過他並沒有聽漏外婆緊接在道別後那句要自己也保重的話語。

  『蒼葉,通話已經中斷了。』
  「沒辦法,外婆還是老樣子…」
  『那表示她的身體很硬朗。』
  「嗯,這樣是好事。」

  按下結束的電源,回想剛剛對話時外婆的樣子跟說話的方式,蒼葉稍微陷入了沉默。
  「……」
  『蒼葉,沒問題嗎?』
  「啊,沒問題的,晚餐已經準備好了,接著只要熱一下就行,Mink也差不多快回來了。」
  『不,並不是那個意思,而是──』
  蓮的話還沒說完,外頭就傳來了熟悉的車聲。

  「啊,說人人到。」他沒有遲疑的就立刻離開電腦,將大門的鎖解除,向外頭的人打了個招呼後便直接走向廚房。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辛苦了,晚餐馬上就熱好。」
  「謝謝。」

  蓮稍稍停頓了一下,便踏著腳步走向自己的坐墊。

  晚餐後,他們並排著整理碗盤,一邊閒聊著。
  「碧島那邊,花送到了嗎?」
  「嗯,能如期送到太好了呢,本來還擔心時差的問題會延誤,不過想想畢竟是直接在碧島的花店訂購的啊,根本不用擔心這點。」這話說出來連蒼葉自己也忍不住覺得挺犯傻的。
  沖去盤上的泡沫,用乾淨的毛巾擦乾、然後交給對方;Mink將餐盤分類擺好,收入較高的廚櫃。這是他們收拾的一貫流程。

  「所以不是說了不用緊張嗎。」面對蒼葉這種偶爾會少根筋的反應,他倒是很習慣了。
  「啊,說到這個。外婆收到花之後,難得的來了視訊,說什麼別浪費錢,花這種東西一下子就會枯萎了,而且母親節不是送花給外婆的日子,但是我的媽媽可不在家啊,對我而言外婆跟媽媽可是一樣重要--不過我覺得她應該也不討厭。」

  「這點我十分贊同。」Mink只是簡短的回答,那位婆婆的口是心非連他都時有耳聞。
  「而且啊,因為視訊一向是由我這邊打過去的,所以外婆忘了該怎麼撥號,聽說還跑到紅雀那邊要他幫忙傳訊息讓我打過去。」
  聽到另一個名字男人微微皺了眉,不過這細微的動作並沒有被轉過身關上水的蒼葉發現。

  「一通話就被外婆劈哩啪啦的罵了剛剛說的那些,好久沒被這樣罵了,莫名有點懷念。」拿起一旁的手巾擦乾雙手,他看著淨空的水槽。「說起來,小時候常常想幫外婆洗碗,不小心弄破盤子受傷了,外婆也是一邊罵我不小心一邊幫我包紮,之後卻又會做甜甜酥給我吃。」
  
  「啊,在碧島的時候,Mink沒有吃到外婆的甜甜酥吧?」說著這些往事總覺得心頭暖暖的,他轉頭,Mink結束了手邊的事情,專心的聽著他說話。
  「雖然你對甜食沒辦法,不過減少甜度的話應該可以吧?下次做給你吃吃看吧?」

  「…蒼葉。」對著自己笑的臉龐微瞇著眼,Mink本想伸出手,但還是作罷了。
  「怎麼了?」
  「想她的話,就找時間回去看看吧。」

  「嗯、欸?」突然的話語讓人有些錯愕。「沒有啊,剛剛才通過話呢,只是剛好想起了點舊事,我這樣太囉嗦了嗎…抱歉?」
  「不是嫌你吵的意思。」Mink嘆了口氣 。「親人…是很重要的。有能夠想念的親人,也是很幸福的事情。」

  這件事情,由Mink來說比誰都還有說服力。

  「找個時間回去看她吧。」Mink看著自己,語氣平穩沉靜,因為是如此理所當然的事情,幾乎沒有任何需要爭議的空間。

  蒼葉稍稍低下了頭沒有正視對方,說不出在心中的感覺是什麼,並不是愧疚也並非遲疑,雖然剛才藉機避開了蓮的疑問,也打算不去思考這件事情,不過他也很明白自己確實想念外婆,畢竟通話跟實際見面還是有所差距。

  「Mink。」他移回視線,對上距離不到一公尺的男人。「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情嗎?」

  「錢的話不用擔心。」手裡的積蓄其實還有一定的餘裕,他也早留了份這方面的儲備金。
  「不是那種事情。」蒼葉搖搖頭,然後伸出手向著他。「手,可以借我嗎?」
  「…做什麼?」雖然疑惑,但Mink依舊伸出手。

  「一分鐘就好。」蒼葉握住,然後用十指扣住他的,另一手從手背合攏上。

  那隻比自己大上一圈的手掌心十分溫暖,交扣住的指節強勁有力,手背上還留著點水氣,他一邊感受著這些,一邊閉上眼睛。

  「我確實,很想念外婆。」再度張開眼睛時他對上了Mink。「你說的沒錯,親人是很重要的。」

  「然而,你也是我的親人。」
  「所以,你也是我重視的對象,是我會想念的對象。」

  「即使捨棄我們…戀人的身分,」講到這邊像是感到害羞,蒼葉抿了下唇。「你對我而言也已經是誰都無可代替的親人。」
  無須親吻擁抱,只是那樣在同一個地方朝夕相處,甚至吵架也無妨。

  「你對我也是相同的想法吧?」說出的話語帶著遲疑,但是握住手的力道卻十分的堅定。
  「…」Mink只是伸出另一隻手,搭在蒼葉握住自己的手上。「──別那樣說話。」

  「…欸、啊?」握著的手被Mink拉開,蒼葉有些出乎預料。

  「我的意思是。」他抓那隻手將蒼葉拉近身邊,這次反而是他握住了對方。「你大可以不用詢問,想握手直接握住就行了。」

  「幾分鐘都給你。」

  因為是親人,所以不是借,而是給,需要的時候,他便會給他一切。
  ──是這個意思。

  所以他不用詢問,現在直接這樣撲進男人懷裡也是可以的,不過要接吻就有點困難了,畢竟手還握著,而且他暫時還不想放開。


  「那個啊…雖然現在氣氛正好。」靠在Mink身上,他卻突然想起了某件事。「就剛剛那樣說法的話…外婆也可以算是你的親人吧?」

「…這麼說的話確實沒錯。」Mink回答的有些慢,但還是沒有否認。

「其實…我希望你們能夠有機會熟悉彼此,所以偶爾也會跟外婆說些你的事情、或是跟你說些關於外婆的事情。但最近漸漸的發現啊──」越是說著這件事情蒼葉的語氣越是顯得有些無奈。

  「就她老是叫我別給人添麻煩這點,你的反應跟她完全一樣啊,總感覺你們搞不好會很合得來。」
  蒼葉皺眉,仔細想想這兩個人,是不是不該碰頭比較好?

  「這樣嗎?」Mink依舊是一副一號表情。「那麼找個時間,一起回去碧島吧。」

  「欸?一起?」腦袋裡像是有雷聲轟過一樣茫然。

  「嗯,說過了吧?關於你在這邊住下的事總是該正式登門拜訪的,也差不多是時候了。」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這種感覺,為什麼就好像要被人登門提親一樣?


  這下真的大家都是親人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ie
  • 登門提親XDDDD
    看來mink要多準備一點聘金,不然是沒有辦法把蒼葉娶回家的喔ww
  • 他都已經帶回家了不怕WW←

    aterry 於 2014/08/15 01: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