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在喇賽☆
※關於通販相關(雖然應該不會有(幹),請使用隱藏留言詢問ˋ( ° ▽°)ノ


 

 

 

 

 

「一邊說著我愛你,一邊殺死你,是我畢生的夢想。」

纖細的指在頸間收緊了力道,她笑道。

 

 

「殺死我這種事,妳一直都在做。」

他閉上雙眼,輕聲說道、像是夢囈。

「可是,妳從來就不曾對我說過愛我。」

 

 

「吶、你在作夢。」

坦白、大膽、而直接,名為殘忍的刻意笑容。

「那麼,你想蠱惑誰呢?」

 

 

 

 

妳。

妳。

妳。

妳。

 

 

 

 

像是眨眼一樣不急不緩的,一世紀也拍不完的紀錄片鏡頭,鏡頭、搖晃、搖晃、不穩。

闔上的乾澀的許久未曾分開的雙唇,欲說欲傾訴的同時,失卻水分而緊緊相黏、太過固執著硬是要分離便會撕裂出傷口,他睜開閉上的眸。

 

 

要繼續下去嗎?」

她朦朧的黑眸在髮絲後那張細緻臉蛋上,飄邈迷濛。

雪白的肩頭上披著血紅的緞帶與黑柔髮絲的交錯、聞來是血與淚的腐敗臭味。

 

 

 

 

「呵妳在乎嗎?」

 

 

「不在乎。」

就是要她將他殺了然後生吃下腹,她也毫不在乎。

 

 

「妳的在乎在別的地方。」

喘息,在他的唇邊溢出,他毫不掩飾,沉重的聲響回蕩在房內。

 

 

「不是完全不在乎。」

她笑的純真,和所做著的污穢行為完全畫不上等號。

「只是比不上對於的在乎。」

她沉靜的眨了眨眼,說出他早已知道的事情。

 

 

「我想過要毀了他。」

他坦言。

 

 

「你不會也做不到。」

她笑著替他接話。

 

 

 

 

「妳不需要我了,讓我離開妳好嗎?」

他鼓起勇氣,提出這輩子唯一的請求。

 

 

「對不起。讓你不被需要。」

 

 

 

 

 

 

 

 

 

 

 

 

 

 

 

 

「嗯,我會想妳。妳可以不必想我。」

 

 

 

 

 

 

他向天空伸手。

 

 

 

 

 

 

 

 

卷伏在他身旁的黑貓被這舉動吵醒咪嗚的喵了一聲,爪抓向他肩。

 

 

 

 

做了個,討厭的夢。

 

 

敞開的窗吹進了風把窗簾吹的老高。

 

 

 

 

「你什麼時候跑進來的

揮手趕去那趁著窗戶大開溜至他身邊的貓。

 

 

 

 

「不過睡了三天而已啊

 

 

月曆上最後一個叉與電子鐘上的數字中間只有三格距離。

 

 

 

 

滴滴、答答,

滴滴、答答。

 

 

 

 

 

 

「等會到HUGO去吃點東西吧

 

 

摸摸飢餓的腹部,亞克這麼自言自語。

 

 

 

 

 

 

 

 

 

 

【E】



其實只是我無聊(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erry 的頭像
aterry

+Dog Rose+

a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某昭
  • 戀妹情節, TERRY跟奇怪的東西?(炸)<br />
    喔媽媽我不知道我在說啥ˇ黑色風好棒ˇ
  • aterry
  • 總體來說的確是奇怪的東西XD<br />
    總之我愛死了這樣莫名其妙的預告式片頭ˇ<br />
    隨時可以開始又可以不負責任的結束,甚至不需要繼續XDˇ<br />
    黑色風好棒啊!<br />
    不過有的時候也會悶就是了:P
  • Garnet
  • 黑色風好棒啊啊啊~~~<br />
    我喜歡黑色風~~~<br />
    斬阿姨好棒啊~~~!!(歡呼)
  • numaigio
  • 「你不會也做不到。」<br />
    <br />
    她笑著替她接話。<br />
    <br />
    她笑著替她接話?<br />
    BUG(笑)?<br />
    <br />
    我是來找碴的(逃)
  • aterry
  • 哎呀是錯字XD(樂)(樂個鬼)<br />
    澤大以後其他的錯字也麻煩妳了XDDDˇ<br />
    (媽啦你還有臉要人家幫你找囧)